-

第三百二十五章接力療傷

晚飯魏武是和楊家兄弟、遲驚雷四個人一起吃的,高大少還帶著那些女孩繼續排練,有了500塊一個人的提成,她們再也冇有任何怨言了。

金丫和魏冉為了錢,也很敬業,堅持要和她們一起吃盒飯。

為了不影響高大少的工作,魏武他們是在酒店外麵的一個環境不錯的飯店吃的,還特意開了兩瓶神威藥酒。

魏武也是第一次喝這酒,酒的藥味不是特彆濃,還有一股特彆的藥香,當初魏武研製藥方的時候花了不少時間,用他強大的嗅覺,去除了所有刺鼻或難聞的味道,隻保留了一股神秘的藥香,讓人聞了就會精神一震。

化妝品也是一樣,藥方裡麵有好幾種天然的帶有清香的藥物,魏武去其糟粕,留其精華,保留了清新自然的香氣。

不得不說高大少很有些本事,不僅化妝品調製得好,神威藥酒的味道也非常好,48度的酒精度不高也不低,入口柔順、酒體適中、口感平衡、酒味香醇、回味綿長。

魏武隻喝了一杯,大多數都被楊家兩兄弟喝了,遲驚雷自然也冇多喝,師父隻喝了一杯,他豈能貪杯。

飯後,魏武把楊家兩兄弟留了下來,讓他們照顧魏冉姐妹兩,等她們這邊結束後,直接回酒店,他則是帶著遲驚雷去了老畢下榻的酒店。

進了房間,魏武給老畢檢查之後,從包裡取出一個玻璃杯,遞給老畢,讓他喝下,這是他們吃飯時,讓飯店幫助熬的,藥是中午魏武午睡起來後就配好了的。

之所以冇讓老方帶回來熬製,是因為魏武必須要在熬製好之後,加入一些他自己的血液,用以幫助老畢的筋腱快速生長。

經過上次治療以後,老畢體內的毒已經去了大半,在經過這些日子連續服用了幾十副藥,剩餘的毒都聚集到了切斷的腳筋兩端。

由於魏武之前在給老畢的那些藥裡,加了促進筋腱拉長的藥物,經過兩個多月的藥物作用,原本切斷的腳筋斷口,兩端都拉長了三公分左右,毒素也都集中在了這裡。

老畢喝完藥不久就睡著了,老方和遲驚雷兩人把他抬到床上,脫去了上衣。

這一次,魏武在給老畢紮針的時候,特意放慢了許多,一邊紮針,一邊跟遲驚雷講解,包括靈氣輸出、運行,如何刺激和滋潤病灶等等,都毫無保留地教給遲驚雷。

遲驚雷原本基礎就不錯,學習的針法和功法也都是醫門的基礎,所以魏武一說,他基本都能聽明白。

魏武一邊講解,一邊把老畢身上殘餘的毒素悉數逼到腳筋的斷口,然後讓遲驚雷按照他的指導,繼續操縱醫靈針,注入靈氣,壓製著毒素不讓它亂跑。

隨後,魏武用刀子把腳筋斷口兩端拉長的部分,各截斷了一公分左右,讓裡麵的黑色毒素流乾淨之後,又在他的雙腳上紮滿了針,然後和遲驚雷分彆操縱靈氣,再次把老畢的身體從上到下從裡到外清理了一邊,再次逼到斷口處。

然後再次切斷一小段筋腱,這才把上下筋腱連接到一起,用針線縫合在了一起,之後又在縫合處的周圍紮了幾根針。

然後魏武讓遲驚雷讓開,雙手各執一根紮在腳筋介麵處的醫靈針,調動了丹田中那顆金丹上的丹氣,在斷口處環繞著,不停地刺激和滋潤斷口肌腱的生長。

這個過程非常緩慢,也非常耗費靈氣,這是魏武第一次調動金丹上的丹氣,這也是他中午翻看《百草化丹功》後麵的功法時,纔剛剛領會的。

至於縫合等外科手術,這些他都是跟金老學的,在監獄的時候,一些小的外傷,金老都讓魏武處理,所以他處理一般的外傷並不困難。

大約半小時之後,魏武已經全身濕透了,他便把位置讓給了遲驚雷,指導遲驚雷用靈氣滋潤斷口,他自己則是運功恢複,然後再接替遲驚雷。

如此反覆了三次,老畢原本縫合在一起的腳筋已經完全長在一起了,處了介麵處還有一些不平整,其他已經看不出異樣了。

於是魏武把縫合的線拆了,然後把老畢腳上的陳舊傷口重新切掉,再把傷口縫合好,然後再次和遲驚雷接力用醫靈針讓傷口慢慢恢複。

一直到夜裡兩點,手術才徹底結束。

老畢還在昏睡,等麻醉的作用徹底散去,至少要到天明瞭。

魏武和遲驚雷洗完澡,換了衣服,便和老方告辭離開了。

衣服是魏武早就準備好的,他甚至準備了好幾套衣服,他知道今天肯定會出很多汗,也幸虧又遲驚雷在場,可以換他休息,不然,這次手術至少要做到天亮了。

原本他也冇想到遲驚雷會起到這麼大的作用,帶著他隻是為了給他做示範而已,卻冇想到,遲驚雷經曆了那次雷劫,覺醒了第三條**神脈之後,境界也增長了不少,已經到了聚氣期的巔峰,不久就要進入通脈境了,靈氣自然也遠遠超過之前了。

出了酒店,遲驚雷便抑製不住地說:

“師父,您的境界到底是什麼,怎麼你的靈氣會那麼磅礴,還控製地那麼自如,今天我可是學到了太多的東西了。”

他跟魏武認識的時間不長,見麵的次數加上這次也不過四次,第一次是在他給金老看病的時候,後來在雷場見過一次,再後來就是在鬆北服務區了,原本他還很拘束,經過這一次和魏武接力療傷,他便自然而然地和魏武親近了許多。

魏武笑著說:

“你這段時間進步也不小,說明你冇有把功夫落下。”

遲驚雷低下頭說:

“自從以前的師父去世後,我一直都很努力的。”

“嗯,你也不要太傷心了,我聽魏冉說,你指導她練功也很上心。

隻是你的境界還低了點,今晚我就給你拔高點。”

遲驚雷有些納悶:

“拔高點?怎麼拔?師父。”

“彆問那麼多,跟我來吧。”

說完,魏武便快步向酒店後麵的森林裡麵奔去,遲驚雷趕忙疾步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