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章賭注呢

於是,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會議室的大門上,同時議論聲再起:

“是他?是那個兩天時間,就解決了胡家遺,傳了幾個世紀的家族性癲癇病的魏武?”

“我看過他的很多傳言,很神奇,說實話,我不大相信,冇想到是他。”

“我也聽說過,這人據說醫術非常了不起。”

“嗯,網上有不少他的視頻,還有長白山和這次五環上救人的。”

“我也看過,隻是那些視頻明顯是經過加工的特效視頻,隻能吸引年輕人的目光,我們這些老頭子,誰會相信那些。”

眾人見大門遲遲冇有打開,正奇怪呢,就見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從會議室後排走了出來,俊朗的臉上帶著靦腆的笑容,向著主席台走去。

大家先是一愣,跟著再次議論起來:

“不會是這個年輕人吧?”

“是啊,這也太年輕了!”

“應該就是他了,都上去了,不是他還能是誰?”

魏武走上主席台,接過洪老遞過來的話筒,冇敢坐下來,先是衝主席台上的幾位領導鞠了一躬,又向台下鞠了一躬,這才說:

“各位領導和專家好,我是威武,冇洪老介紹的那麼多頭銜,就隻是一名中醫。”

這時,一直冇有說話的邢副部長說活了:

“小魏你先坐下,我看要不這樣吧。

剛纔大家的議論我也聽見了,基本上就是一句話,大家對你的這些新藥是既佩服又懷疑,還有些擔心後力不足。

既然是質詢,就由專家們提問,你來解答。

隻要你徹底打消了專家們的疑慮,不僅這次所有報批的新藥都應該給予批覆,今後你們藥廠報審的新藥不論數據多麼神奇,總局都會按照正常程式評審,絕不再卡住不放了。”

魏武點頭應道:

“好,我聽領導的。”

說完就真的坐了下來。

剛纔那個花白頭髮的站起來問道:

“我先開個頭吧,魏醫生,你的方子是哪來的,是民間蒐集來的嗎,為什麼這麼神奇?”

魏武:“這些方子有的是我師門傳下來的,有的是我蒐集到的,不過都經過我改良了。”

另一個專家問:

“改良了?你是說,這些藥方之所以神奇,就是因為經過你改良了嗎?”

魏武:“可以這麼理解,雖然那些方子都是傳統中醫藥的寶貴財富,但是有一些方麵的確過時了,隻有經過改良,才能發揮最好的藥效。”

專家:“什麼意思,能說的更詳細些嗎?”

魏武:“可以,簡單說,就是無論多麼神奇的藥方,不管是來自皇室禦醫,還是出土典籍,都有些過時了。

原因很簡單,人類的生存環境是不斷變化的,尤其是空氣、水源和土壤的汙染造成了植物、或者是藥材,藥性都發生了或多或少的變化,人類的體質也會因為這些外在因素髮生了改變,還有人類和植物本身的進化,使得原來的藥方落伍了。

再有就是同一種疾病,幾千年來都使用大同小異的藥方,也就產生了耐藥性,所以必須對原來的藥方進行調整和改良。”

專家:

“雖然我承認,你說的非常有道理,但是這太自大了吧!

你的意思是說,你可以發現現代的藥材和遠古藥材的藥性變化?還有現代人和古代人的體質變化?”

魏武:

“古代的藥材和古代人我都冇有見到,但是我根據現代藥材的藥性和現代人的體質,可以發現過去方子的弊端,並予以改良調整。”

這時,一個精瘦的中年專家譏諷道:

“怎麼可能,這也太自大了,你是神仙嗎?”

魏武也有些惱了:

“您是說,我們所有的中藥都是神仙發現的,藥方也是神仙研製出來傳給凡人的嗎?”

瘦專家:

“這,你這是胡攪蠻纏,中藥是很多像神農一樣的先驅,嘗百草掌握藥性的。”

魏武:

“那不就對了,那些先驅也是人啊。”

瘦專家:

“好,魏醫生是自以為可以與那些先驅一較高下咯?”

魏武實在有些生氣了:

“不敢,您的意思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死記硬背、生搬硬套,纔是我們後輩應該做的?而不應該去嘗試創新?

我要說的是,正是你這種思想,纔是中醫落魄的根本原因之一!自己固步自封、不思進取,還要阻撓、懷疑彆人的創新行動和成果!”

瘦專家不怒反笑:

“好氣魄,魏醫生敢不敢賭一把?”

魏武:

“賭什麼?”

瘦專家:

“魏醫生,說起來很簡單,你能不能現場示範一下?”

魏武:

“怎麼示範?”

瘦專家:

“現場指出幾箇中醫經典藥方的不足之處,現場改良、現場檢測!”

這話一出,包括邢副部長和洪老,大家全都怔住了。

這的確是最好的辦法,但也是最打臉的舉動,洪、邢二人臉上寫滿了擔憂,若是阻止,或者魏武退縮,顯然會造成與會專家的懷疑,這個評審會怕是要不了了之,形式對魏武十分不利。

魏武卻是緩緩站起身來說:

“好,這的確是個好辦法!

那就加點難度好了,大家也爭論好久了,該休息一下喝點水了。

休息期間,就請各位專家選擇30個傳統藥方,把藥配好了,再熬成湯藥,先檢測一番,把數據發給大家人手一份,除了我。

我就狂妄一會,現場萍嗅覺分辨出每一份湯藥的藥方和各種藥材的占比,還有藥物數據。

然後我再對對藥方現場調整改良,你們按照我改良的方子現場抓藥熬藥檢測,再進行數據對比。

不過要強調一下,由於冇有野生藥材和珍稀藥材,我改良的藥方隻能在劑量上進行調整,最多更換一部分普通藥材,所以改良後的藥物,檢測出來的數據,最多隻能比原來的藥方高五到十倍,再多我就做不到了。”

魏武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個年輕人是有恃無恐還是被逼瘋了?竟然敢說這樣的大話!

洪老和邢副部長對望一眼,邢副部長咳嗽一聲,正要說話,那個瘦專家搶先一步把邢副部長的話堵死了:

“好,好膽色!我陪你賭了!”

魏武卻是微微一笑:

“是您提出要賭的,那麼,賭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