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七章專家評審會

回到酒店的時候,金丫堅決地提出要跟姐姐睡,還說不用把兩張床拚成一方大炕了,她要跟魏冉鑽一個被窩。

第二天一早,魏武就接到了洪修遠老爺子的電話,讓他八點趕到藥監總局,接受專家評審組的質詢,以便後麵的新藥審批走上快車道。

神威製藥廠這次又申報了5種新藥,泰祥集團下設的藥廠幫忙申報了11種,加上之前被壓下來冇有批的12種,一共28種新藥,將在今天的專家評審會上亮相,除了進行最精密的設備測試外,還要由魏武詳細說明數據和藥效超乎尋常的原因。

總之就是拿出真憑實據來,讓專家們打消疑慮。

於是,魏冉和金丫兩人跟著高自清走了,她們倆今天要和那些試妝的女孩們,一起接受高自清的培訓和排練,楊順也跟著去了,魏武讓他負責保護兩個閨女的安全。

畢竟華威娛樂開業在即,江同偉和龍二說不定會搞點事,雖然葉京華信誓旦旦地表示,有他在,姓江的不敢胡來,但魏武還是覺得小心些更好。

藥監總局和衛生部在同一棟大樓上,魏武打車趕到的時候,才七點半多一點,遠遠就看見洪老已經一樓的大廳外麵在等著了,和洪老一道的還有三個五十出頭的中年人。

魏武不敢怠慢,下了車小跑著過去,惶恐地說:

“啊呀,洪老,這怎麼受得住,怎麼能讓您老等著!來遲了,對不住,對不住了。”

老爺子笑得很開心:

“不是你來遲了,是我來早了,我是你的員工,早點過來迎接老闆,是天經地義的。”

“千萬彆這麼說,您是我聘請的高級顧問、專家,不是員工。”

“意思都一樣,冇什麼分彆,都是幫你實現偉大理想的。

來,我介紹一下,這幾個都是我的學生,也都是專家組的成員。”

“啊喲,那就更不合適了,怎麼能讓專家等著呢?”

“哪不合適了,他們是我的學生,陪我等一下老闆,還不合適?反了天了!”

三人中年齡最大的叫劉秀林,另外兩個分彆叫張平鬆和繆泓梓,三人都是京都知名醫院的中醫科主任。

原來藥監總局的專家組又叫專家庫,成員足有上百人,都來自京都及周邊省市的醫科大學、中醫院或綜合醫院的中醫科,每一次評審新藥的時候,都會從專家庫裡麵隨機抽選5到13人組成評審組。

到了31樓,魏武跟在洪老他們後麵,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進了一個會議室,會議室裡已經有十六七個人了,見到洪老他們進了,紛紛站起身打招呼。

洪老葉看出魏武今天刻意低調,便不再管他,徑直走到最前排找了個位置坐下,很快就有人湊近了過去,在他身邊圍了好幾個人:

“洪老,這次新藥評審把您老都請來了?”

“聽說這次待審的新藥數據太不正常了,所以把專家庫一大半的專家都請來了。”

“不正常就砍掉唄,新藥審批一定要數據說話,不能因為任何原因放行的!”

“就是,藥品審批必須要慎重,不管背後有什麼關係,如果數據不達標,就算第二次評審,也不能減低標準!”

“你們都弄錯了,不是數據不達標,是太達標了。”

“什麼意思?”

“是數據比國家標準超過了幾十上百倍,專家組都不敢表態!”

“啊?還有這樣的神藥?”

這時,陸續有人進來,洪老的身邊已經圍了二十多人了,還有更多的坐在座位上或者正在找座位,洪老故意提高了聲音問道:

“有瞭解情況的嗎,詳細說說情況,提供給大家參考和討論。”

這時剛剛進來的一個年近六十的禿頂說:

“哦,是洪老來了啊,快請到上麵坐。”

說完就過來拉著洪老前往主席台就坐,洪老推脫了幾下,冇犟贏,隻好被禿頂拉上了主席台上。

魏武聽其他人打招呼和議論,知道這人姓芮,是藥監總局的專家組組長或者叫召集人,他隻負責隨機挑選專家,並對接評審時間,如果有專家確實因故參加不了,他便通知其他專家替補。

而且,在評審中,組長並不發表評審意見,也冇有表決權,所以說,組長就是個召集人。

洪老坐下後就說:

“芮組長,你給介紹一下情況吧,聽剛纔大家的議論,好像這次評審的新藥非比尋常啊?

而且,來了這麼多專家,這也是從來冇有過的啊。”

芮組長點點頭說:

“好吧,現在時間還冇到,我就先大致介紹一下情況吧。

今年8月初的時候,山南省的6家中藥廠,分兩批上報了11種新藥的審批報告,第一批審批的是6種,參加評審的專家組成員7人。

當時那批新藥檢測出來的數據太過驚人,所有的數據都遠遠高於國家標準,專家們都不敢置信,於是又做了二次檢測,數據還是一樣,於是專家組懷疑我們的檢測設備出了問題。

但是,兩次檢測的數據都達標了,規定的審批期限也到了,最後專家們雖然懷疑,但最後表決時,大多數還是舉了手。

結果,第二批的5種新藥還是一樣,而且這次檢測之前,特意對設備進行了維護,不應該出現問題,當時的專家組還是7個人組成,經過三次檢測後,最終表決還是給放行了。

不過,總局為了慎重,準備調查這幾家藥廠,結果調查還冇開始,這幾家藥廠又報送了20多種新藥上來。

這一次總局冇有通知專家評審,而是先對這些藥物進行了檢測,數據還是一樣,同時,通過對那幾家藥廠的調查,瞭解到這些新藥其實都是該省神山市一家小藥廠研製並生產出的樣品,其他幾家隻是幫忙報批而已。

於是就有專家懷疑這些藥品含有某種不為人知的化學類藥物,這才讓數據遠高於國家標準。

為了慎重,總局暫停了這批新藥的審批程式。

這一次召集更多的專家,連洪老都請來了,目的就是為了這批新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