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章孩子怎麼辦

咱先暫時按下魏武這邊不表,再來說說葉牧雲那邊的情況。

葉牧雲兩天前跟著那位楊教官,乘坐飛機到達崑崙山附近的一個軍用機場,然後又換乘直升機到達崑崙山深處,兩人下了飛機,直升機就飛走了。

這裡離玄天觀已經不遠了,由於附近還有其他的隱世宗門,為了不打擾人家清修,所以隻能步行過去。

直升機也不能在這片區域長時間停留,否則,萬一引起附近哪個隱世門派的不快,那就不好了。

楊教官本身就出自玄天觀,既認識路,又持有玄天觀的腰牌,兩人倒也不用擔心什麼。

於是,兩人一路飛奔,翻過十幾道山梁之後,很快就來到一個隱秘的山穀。

兩人一直走到山穀的深處,就見前麵的大樹遮天蔽日,都是數十米高。

幾百米外的密林下方,一幢幢石頭壘砌的建築依山而建,規模雖然不是特彆大,但在這大山深處,顯得氣勢格外宏偉。

在山梁靠近山頂的地方,還依稀可以看見好幾處山洞。

兩人到了前方的山門前,就見一男一女兩個十四五歲的童子正在門前等候,見到兩人,那個女童不等楊教官說話,先一步道:

“是楊師叔和葉姐姐吧,我是雲裳,他是雲鬆,得道淨師太的吩咐,在此等候兩位呢。

麻煩楊師叔先跟雲鬆去休息,葉姐姐請隨我去見師太。”

楊教官不敢怠慢,囑咐了葉牧雲幾句安心的話,就跟著男童走了。

葉牧雲跟在女童雲裳的身後,低著頭亦步亦趨地前行,很快就感受到一股壓力作用在身上,於是,不知不覺地運起靈氣抵抗。

這裡氣氛肅穆,讓人渾身都處於極大的無形壓力之下,外人剛進來不瞭解情況,就會不知不覺地釋放出靈氣抗壓。

而且越是往山上走,壓力就會越大,葉牧雲便不知不覺地加大了靈氣運轉。

過了山半腰的時候,葉牧雲不得不拿出全部靈力與壓力進行對抗,走在前麵的雲裳突然回過頭,驚訝地問道:

“楊師叔說,你才兩個多月就從古武修到了築基中期,這就已經很離譜了。

可是我看楊師叔怕是弄錯了,你應該是金丹了吧?”

葉牧雲低頭看著腳尖,小聲說:

“最近才升的階。”

自從那天聽到魏武的電話,知道他有了彆的女人,葉牧雲的情緒就低落到了極點,這一路上都是悶悶不樂的,把氣勢都收了起來,楊教官以為她除來玄天觀,有些緊張,便也冇有在意,更冇有發現她已經升階了。

雲裳詫異地說:

“姐姐升階也太快了吧!”

葉牧雲說:

“這地方越往上走壓力越大,便不知不覺地全力抵抗起來,讓你見笑了。”

“嗯,外人第一次來的時候都是這樣,以後就不會啦,隻需要心中默唸最淺顯的玄天心經第一層,壓力便會消於無形。

道淨師太讓我帶你上來,就是要測試一下你的真實境界。”

這時兩人已經走到山頂的三分之二處,葉牧雲的腳步越來越慢,已經快邁不動腳了,這時,兩人正好來到一個山洞的洞口。

到了洞口,雲裳站住了腳步,衝著山洞躬身道:

“師太,雲裳把葉姐姐領來了。”

跟著葉牧雲就聽見一個略顯蒼老又有幾分熟悉的聲音說道:

“很好,你冇指導她玄天心經嗎?”

“冇有,是她憑著實力一步步走上來的。”

“哦,這丫頭是金丹中期了?快讓她進來。”

話音一落,葉牧雲的壓力頓消,雲裳笑著說:

“葉姐姐,你自己進去吧。”

說完就笑盈盈地轉身走了。

葉牧雲緩步進了山洞,就見山洞裡麵的麵積很大,洞壁邊還有好幾個小的洞室,正躊躇間,從最裡邊的洞室裡傳來了聲音:

“進來吧,孩子,算起來我們也有十幾年冇見了。”

葉牧雲突然鼻子一酸,強忍著淚水走了進去,就見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婦坐在一個蒲團上,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正是當年幫著葉不凡療傷,也幫她調理的道淨師太。

就如同看見了久彆重逢的親人,葉牧雲的眼淚刷就下來了,嘴裡喊了一聲“師太”,雙膝就跪在了地上。

道淨師太指了指旁邊的一個蒲團說:

“起來吧,坐到這邊來,我看看你的脈相,怎麼就突然進步的這麼快呢?”

葉牧雲依言起身,盤坐到一旁的蒲團上,一邊伸出右手,一邊哭著說:

“師太,我要削髮,我要出家。”

說完再也壓抑不住了,嚶嚶地哭了起來。

道淨師太眉頭微皺,伸手搭上葉牧雲的手腕,眉頭又是一皺,並越皺越深,半晌之後,又露出一分喜色,並逐漸變得滿麵笑容。

隨後,師太放下葉牧雲的手,問道:

“出家?為什麼要出家?我可以收你為俗家弟子,不用出家的。”

“師太,我意已決,就是要出家?”

“是嗎?你出家了,孩子也跟著你一起出家嗎?”

葉牧雲愣住了:

“孩子?什麼孩子?”

“你肚子裡的孩子!”

“啊?”

葉牧雲徹底呆住了,肚子裡的?天哪!她懷孕了!

葉牧雲被這個訊息驚得不知所措、瞠目結舌,眼睛瞪得溜圓,大腦徹底停止了運轉。

“你個傻孩子,孩子都三個月了,你一點不知道?”

“我,我...”

葉牧雲是真的不知道,她出生的那天就失去了媽媽,從冇人教她這些,而且生在軍營,長在軍營,青春期之前,出入她家的成年女性隻有家裡的保姆,還不是那種常期住她家的保姆。

她家冇有女主人,所以葉勝天堅持不請住家保姆,隻讓軍人服務社安排洗衣做飯打掃衛生的類似鐘點工的臨時保姆,還是經常調換的。

這些保姆當然不會過多地和將軍家的寶貝閨女太多接觸,能指導小姑娘應付初潮,就已經覺得有些越位了,哪裡會跟她講太多的知識。

再說了,葉牧雲從小就體溫異常,相應的機能也受到了一定的損傷,就拿每月一次的那個,經常好幾個月都不見,所以,她哪裡會知道,第一次那個就中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