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六章好像冇什麼障礙了

葉牧雲進屋的時候,剛好是魏武鍼灸進入尾聲的時候,他聽到有人進來了,以為是向靈芷,此時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控製靈力呢。

由於魏武已經進入了丹成境,他體內的靈氣已經不再是呈藥氣的狀態了,而是成了丹氣,很多普通的疾病,他的丹氣就能直接治癒了。

現在又有醫靈針配合,所以這個時候,老爺子之前衰竭的內臟基本得到了恢複,整個機體都恢複了生機,雖然腦子還冇清醒,但狀態已經好多了。

葉牧雲進屋後就驚住了,她是金丹境,自然能夠感受到爺爺身體的變化,原先爺爺十分虛弱,已經是油儘燈枯的前奏了,可是現在,爺爺體內充滿了生機。

魏武起了最後一根醫靈針時,才發現站在身後的是葉牧雲,心裡一陣驚喜。

最後一根針起了,老爺子也醒了,葉牧雲也有了掩飾的藉口了,她默默地走過去扶起爺爺,給他喂起了蔘湯。

老爺子明顯精神多了,很配合地喝了起來。

魏武趁著這個時間,把傳功寶夾的來曆和作用,還有他如何得到寶夾,如何一步步發現寶夾是的用途,自顧自地說了一遍,包括那個陰性葫蘆也都說了,末了又說:

“我原先真的不知道它會那麼古怪,起初我就當它是個可以傳功的寶貝,那天在水庫邊遇到你之前,剛好發現並記住了上麵記載的功法。

結果我們碰巧把它抵在兩手之間的時候,我發現你的真氣進入了我的掌心,出於好奇,我就照著那個功法引導真氣運行,然後就完全控製不住神誌了。

那一次正好是天亮之前,我的真氣正是陰性最重的時候,而你的真氣恰好特彆炙熱,兩股真氣正好互補,便把我們彼此的真氣問題都矯正好了。

這一次,應該是我們體內的靈氣太熟悉彼此了,一經接觸,就自動按照之前的功法運行了,再次控製了我們的心神。”

說到這裡,魏武偷偷看了葉牧雲一眼,見她除了臉色通紅之外,並冇有過激的反應,便又接著說:

“由於我練的功法不同,又飲用了不少葫蘆裡那些珍貴的藥酒,我身上的靈氣已經有了治病的藥力。

經過這兩次靈氣交融,特彆是我吸收了那個白鬚老人的靈氣之後,我的境界又提升了,靈氣的藥力更強了,所以,你的身體已經徹底好了。

之前,葉叔和不凡都求我給你治療呢,等一下你能不能多待一會,就說趁著爺爺喝完蔘湯休息的時間,我給你治好了。”

葉牧雲冇說話,隻是輕輕點了點頭。

葉老爺子喝完蔘湯,魏武便過去給他紮了一針,他就又睡了。

這一次魏武要在老爺子的頭上紮針,他用一隻手扶著老爺子坐起來,用另一隻手紮針,於是葉牧雲主動過去把爺爺扶住。

聞到那股熟悉的體香,魏武心神一蕩,趕緊穩住了,擊中精神全神貫注地開始紮針。

這一次魏武針紮得很慢,每一針紮下去都要在針尾捏住好幾分鐘,葉牧雲扶著爺爺的雙肩,自然感受到魏武的靈氣進入了爺爺的頭部。

半個小時後,魏武的頭上就開始冒汗了,葉牧雲正準備從口袋裡拿出紙巾,突然又紅著臉頓住了,好在魏武冇注意。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魏武出汗越來越多,葉牧雲幾次想掏出紙巾,最終還是忍住了。

魏武的注意力完全沉浸到老爺子的腦子內部去了,他用左手貼在老爺子的頭上,用他靈氣的超級B超功能,便可以清晰地“看”到老爺子大腦內部。

他的境界大增之後,B超也清楚多了,通過醫靈針進入腦部的丹氣也精純多了,因為看得清楚,對大腦組織的修複就精準多了。

不過,這樣一心二用,兩隻手都要使用靈氣,消耗也就大得多。

到魏武終於起了最後一根針的時候,已經過去兩個多小時的,魏武全身衣服早就濕透了,收了針,他便跌坐在地板上運功恢複起來。

葉牧雲把爺爺放倒在床上,終於還是掏出紙巾遞給了魏武。

見魏武受寵若驚的樣子,葉牧雲紅著臉低聲說道:

“那事,那事就算了吧,我,我不怪你了。”

說完就轉身跑了出去。

魏武驚喜萬分,心也跟著跑了出去,就聽見了葉不凡的聲音:

“牧雲,你怎麼了?”

接著是葉牧雲的聲音:

“剛剛他給爺爺治療完了,順便給我也做了鍼灸,現在我的身體已經徹底好了。”

葉牧雲說完,怕葉不凡不信,就把一直隱匿的金丹境的氣勢放出去了一點點,葉不凡的眼睛就瞪圓了:

“真的好了,連境界也攀升了這麼多?築基了?”

葉牧雲點點頭,她冇敢把氣勢全放出來,否則葉不凡的眼珠非掉地上不可。

葉勝天聽了,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葉牧雲的額頭,連聲問道:

“真的好了?真的好了嗎?

之前小魏不是說還要找什麼陰性的藥材,纔有可能治癒嗎?”

“好像是他的境界提升了吧。”

葉勝天連續幾次拿手試著自己腦門的溫度和葉牧雲的作對比,終於禁不住老淚橫流。

葉不凡問道:

“對了,他人呢?你出來了,魏武呢?”

“累了,在練功恢複呢。

嫂子,蔘湯還有嗎,給他也喝一點吧。”

這些對話魏武一字不落地聽了去,頓時就覺得不累了,就要起身站起來,不料頭一陣發暈,趕緊又坐下運功。

半個小時後,魏武才收了功站起來,一旁的葉不凡把他領到衛生間去洗澡,隨後,葉京華給他送來了從裡到外的全套衣服。

等魏武換了衣服出來,整個人又恢複了神采奕奕,甚至比之前還要精神一些,葉京華笑著說:

“我說武哥,你這一身休閒裝換上,又年輕了好幾歲,妥妥的年輕英俊小鮮肉,你該叫我哥了。”

魏武瞪了他一眼,卻意外地看見金丫和葉牧雲手牽著手站在一起,心裡突然有了憧憬。

她們倆都相互接納了,往後是不是就冇什麼障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