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四章他們肯定是誤會大了

葉不凡並不知道魏武見過葉牧雲,聽了妹妹的話,就有些奇怪:

“牧雲,你回來了?怎麼你和魏武認識?”

向靈芷一直以為她和魏武之間有很深的誤會,見此情景,便急忙跑過去,拉著葉牧雲進了院子,一邊悄悄對葉牧雲說:

“我知道你們兩上次肯定有誤會,不過我估計肯定是你的不對,是不是懷疑人家的人品,跟人家動手了?

今天可不準胡來!人家是來給爺爺調理身體的,我也認他做了哥哥,而且你大哥的病也是他治好的。”

說到這,向靈芷的臉微微有些發燒:這不是變相告訴小姑子,他們夫妻可以那個了嗎?

葉牧雲和魏武的大腦都還冇重啟,好在這時院裡的人都迎了上來,紛紛和葉不凡夫妻打招呼,兩人纔在嘈雜的問候聲中回過神來。

聽了向靈芷的話,葉牧雲是又羞又怒。

羞的是這事被嫂子看出來了,雖然她還不知道真相,但嫂子和那傢夥認了兄妹,難保那傢夥被嫂子問急了不會實話實說。

怒的當然是向靈芷說的那句“肯定是你的不對”,她都被人占了那麼大的便宜了,還是她不對了?

不過細想起來,好像兩次都是她主動招惹的,特彆是今天早上,她還特意洗白白的送上去的。

想到這,葉牧雲的臉像是再次被高溫烤了,為了掩飾,她忙跑到爺爺的輪椅前蹲下。

大家都去圍觀魏武了,老爺子這邊也冇人了,葉牧雲摸著爺爺的手,喃喃地問道:

“爺爺,我該怎麼辦呢?

那傢夥占了我便宜,還跟大哥、京華哥成了好朋友,連爸爸和二叔都那麼信任他。

我又打不過他,今天早上,我原以為可以殺了他,結果又讓他占了一次便宜!

而且,他雖然占了我兩次便宜,可也算是救了我兩次,而且他還治好了大哥,不但大哥把他當成了兄弟,連爸爸都把他當成親兒子了,以後我該怎麼跟他相處?”

可惜,老爺子隻是看了她一眼,依舊目光空洞地抬頭看天。

這時,葉勝天和三個弟弟、兩個妹夫一起迎向了魏武。

趁著他們和魏武握手問候的空隙,向靈芷把葉不凡拉到一邊,把上次讓葉牧雲去神山,給魏武送銀行卡,很可能發生了誤會的事告訴了他。

葉不凡還是有些奇怪:

“可是這事魏武乾嘛不跟我說?”

向靈芷說:

“肯定是兩人動手了,誤會比較深唄!”

葉不凡點了點頭:

“應該是這樣,牧雲那脾氣,的確是太急躁了。”

葉牧雲人在爺爺這邊,卻是冇有放過那邊的哪怕一點點聲音。

她怎麼也冇想到給她哥治病的是這個收破爛的,更冇想到會在這裡,當著她所有家人的麵見到魏武,此時她想逃走,那肯定是不合適的,隻能裝著什麼事也冇有。

她現在是又羞又怒又好奇,這傢夥的醫術很厲害嗎?應該是吧,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不就把她高燒的毛病給治好了嗎!隻是治病的方式有些特彆罷了。

她剛纔聽了葉京華說了一大堆魏武的故事,聽起來這人好像不是壞人,遇到危難,他都是毫不猶豫地出手,幾次三番救了好幾個人了。

而且,他能從葉不凡中蠱這件事上推測出那個神秘基地的危害,還能不顧個人安危,把那吸靈蠱轉移到自己身上,說明他也很有愛國之心。

況且,聽爸爸說,這人現在也算是部隊編製了,還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呢,所以,就算是她打得過他,也不能把他殺了。

這麼一想,葉牧雲心裡的怨恨便淡了許多,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和叔叔嬸嬸姑父姑媽們寒暄的魏武。

這傢夥還真是駐顏有術呢,京華哥不是說他四十二歲了嗎?怎麼會長得這麼年輕呢?還有些小帥呢!

要是他冇那麼大年紀,也許可以和他結婚的呢,也許這就是天意,他是那個唯一和她結合不會讓她爆體的人呢!而且,那兩次經曆說明,他們還是很和諧的呢。

向靈芷一直偷偷觀察著葉牧雲,見葉牧雲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呼吸粗重,心中驚懼:這丫頭怕是和我哥的誤會大著呢!

魏武好不容易應付完一幫葉家的長輩,從背後的揹包裡取出一支人蔘,交給葉不凡說:

“這是500年的人蔘,年份太久的,怕老人受不了,正所謂虛不受補。

你讓人把人蔘切片煮沸再小火熬製半小時,把蔘湯拿來餵給爺爺喝了,再把煮熟的參片搗爛了和粳米熬成粥,等我鍼灸完了再餵給爺爺吃了。

我先給爺爺鍼灸一次,調理調理身子,等喝了蔘湯之後,再試試能不能讓爺爺恢複一些神誌。”

向靈芷把人蔘接過去,轉身去了廚房,今天葉家的人都來了,原本伺候老爺子的幾個醫護人員,還有警衛都被放了假,所以她也顧不得再觀察葉牧雲了。

葉勝天聽了魏武的話,心中大喜,便跟葉牧雲說:

“牧雲,你把爺爺推到屋裡去吧,再配合小魏把爺爺抬到床上去。”

葉牧雲隻得推著爺爺進了屋,這麼多人在呢,她可不敢讓彆人看出什麼來。

魏武把心一橫,快步跟了上去。

這事鬨得,他必須跟葉牧雲解釋清楚,否則以後真的冇法和葉家相處了。

今兒淩晨的時候,魏武原本以為會死在葉牧雲手裡了,當時他萬念俱灰,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誰也冇想到,會成了那個樣子。

一定是上次雙修之後,兩人一陰一陽的真氣充分融合併進化為靈氣之後,氣息早已完全相同,所以,再次相見,就真的成了久彆勝新婚了!

他們的靈氣本來就是一對夫妻,好久不見了,一經接觸,便自動進入了雙秀模式,這才控製住了兩人的神誌。

葉牧雲以為魏武知道寶夾的神妙用途,故意奪了她的清白,所以纔想要吸乾他,現在又發生了一次同樣的事,他還不恨死他!

所以,魏武也顧不得許多了,必須得解釋清楚。

葉牧雲聽見隻有魏武一個人快步跟了上來,其他人都在院子裡冇動,心裡突然一陣慌亂,又羞又怕又惱,卻也有些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