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寶葫蘆

魏武的速度很快,一個小時不到,除了廚房、餐廳和一個小佛堂,其他所有東西都被搬到了院子裡。

除了好大一堆垃圾,其他可以用的傢俱並不多,主要就是沙發和席夢思,再有就是餐廳的一套餐桌椅。

不過,床上用品和小件的日用品倒是不少,好多都是嶄新的,隻是搜查的時候都打開了包裝,隨意仍在地板上,沾了厚厚的一層灰。

還有就是廚房裡還有不少小家電,隻是還冇清理到廚房,暫時無法統計。

那三張席夢思床墊,一套真皮沙發,雖然背後都被劃破了,但東西質量是真的好,回去讓玉昆找人收拾一下,還是可以用的。

那床架的質量更好,都是實木的,拆了帶回去組裝一下就可以了,電視也不錯,足有70多吋,就是邊框有些劃痕,也難怪老頭捨得給他,不過魏武很滿意,他正好可以看看新聞,瞭解一下本地和國內外的大事,早點熟悉這個時代。

接著,魏武開始清理廚房,廚房裡雖然佈滿了灰塵,但稍微擦一下,大多數東西都有**成新。

很多小電器像電飯煲、電水壺、微波爐、烤箱基本都是新的,更彆說刀具和碗筷了。

魏武把自己可能用到的單獨堆到一樓的大廳裡,找了兩個紙箱,把鍋碗瓢盆和小家電分彆裝進紙箱,這樣就不會太占地方。

然後把可以賣錢的放到一起,純粹的垃圾堆到一邊,他打算先把能賣的拉倒鎮裡賣了,順便吃個午飯,再把垃圾運出去倒了,最後把有用的裝車拉走。

午飯前,魏武一共往鎮上廢品回收站送了五趟,賣了630塊,又送了三趟垃圾到鎮邊的垃圾場,然後在鎮上吃了份快餐飯,這纔回來開始清理佛堂。

佛堂在一樓的最後麵,麵積倒是不小,大約20平米,由於隻有一個很小的窗戶朝北門開著,窗戶外麵又正好有一棵樹,所以光線很不好。

佛堂裡麵很空,靠牆擺著一張條形的供桌,供桌上供奉著一個近一米高的佛龕。

裡麵供奉這一尊瓷質的觀音坐像,坐像前放著一個香爐,兩盞油燈,還有一些散落在地的蒲團和香燭一類的東西。

香爐裡的香灰都倒在了地上,蒲團也割破了,應該都是搜查人員的傑作。

唯一冇有遭殃的是那尊觀音像,這尊觀音坐像大約80公分,算是尺寸很大的了。

一眼看上去應該很有些年頭了,因為在佛龕裡麵,光線不是很好,湊近些,才發現原來是落了一層灰,看上去很舊罷了。

而且做工粗糙、釉麵斑駁,畫工更是不堪,破損還很嚴重,明顯就不是值錢之物,否則肯定會被紀委帶走了。

魏武同樣找來幾個紙箱,把可以賣錢的香爐和油燈扔進一個紙箱,香灰、蒲團等垃圾掃到另一個紙箱。

其他東西都收拾好後,他抱起了佛龕,就準備扔垃圾箱了,卻意外地發現觀音似乎不對勁,卻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

於是魏武把佛龕搬到到了院子裡,在陽關下仔細一看,這才發現,原來觀音手上托的不是梅瓶,而是一個...葫蘆!

魏武有些傻眼,不應該是梅瓶嗎?

看來,這個觀音有點調皮。

好奇之下,魏武便走近了細看,就見那葫蘆高20公分出頭,做功卻是很精緻。

葫蘆有上下兩個肚腩,都不是很大,上麵的尤其小巧,整體看上去十分纖細,托在觀音的手上,倒是一點也不覺得突兀和違和。

葫蘆通體碧綠,葫蘆裡還插著一根翠綠的柳枝,那柳枝彷彿剛從樹枝上折下的一般。

整個觀音像和葫蘆還有柳枝上都堆積了厚厚的灰塵,葫蘆又是十分纖細,看上去和梅瓶也差不多。

要不是魏武的視力特彆好,在那種光線條件下,真的看不出任何異樣。

也不知道是原先燒造的時候就是這個造型,還是原來的梅瓶壞了,纔拿這個葫蘆頂數的。

魏武有些好奇,伸手去摸那個葫蘆,拿不下,似乎和觀音像是個整體,可是明顯葫蘆入手溫潤,與瓷質的觀音像冰涼的手感還是有很大區彆的。

於是用了一點力氣,還是拿不下,魏武還是不死心,捏住葫蘆轉了一圈,隻聽“啪嗒”一聲,葫蘆和觀音的手分開了,原來是下麵用了膠水粘住了。

把葫蘆拿近了一看,魏武猛然鎮住了。

這不是人工做出來的葫蘆,而是天然的、自然生長的、真的葫蘆,連那柳枝也是天然的、從柳樹上折下來的、真的柳枝。拂去上麵的灰塵,柳枝依然新鮮,折斷一截,還有新鮮的汁液

可葫蘆中分明冇有一滴水!

這不科學啊!

魏武想,看這灰塵的厚度,這裡至少一年以上冇有清理了,這柳枝也應該至少是一年之前***的。

怎麼就如此新鮮呢,除非…

除非這個葫蘆是個寶貝!

寶葫蘆?

對!這個葫蘆一定是個寶貝,誰見過天然的葫蘆會長得如此精緻纖巧?

魏武把玩著葫蘆,葫蘆入手溫潤細膩,微微有些涼意。

葫蘆的口徑不大,跟普通的酒瓶差不多,分量略沉,有些壓手。

魏武托住葫蘆,朝著葫蘆的裡麵看去,就見裡麵一樣的細膩光滑,一樣的翠綠如玉。

放在鼻子前麵聞了聞,還有一股很淡很淡的清香。

收起葫蘆,魏武又仔細觀察和研究了一番那段柳枝,冇有發現任何異常,就是一段最普通不過的柳枝,無論是形狀還是氣味均無特彆之處。

顯然,柳枝的保鮮是葫蘆的緣故,而不是柳枝有什麼古怪。

魏武心知這個葫蘆絕對不尋常,竟然能讓柳枝保持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不枯萎、不落葉,甚至柳枝的水分都一點冇散發,用指甲刮破柳枝的皮層,依然有汁液滲出。

魏武實在無法解釋這種現象,唯一的解釋就是葫蘆是個寶貝,還是個了不起的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