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九章梅開二度

人一旦失去了理智,做出的事情往往就很偏激。

葉牧雲撿起地上的峨眉刺,衝過去就要把魏武穿成羊肉串,突然瞥見地上掉落的傳功寶夾,心中一動,便有了主意。

對!姑奶奶要吸乾你!就用這個你上次用過的作案工具,慢慢把你吸乾!讓你感受著全身靈氣和魂魄一起慢慢消散的滋味!

魏武此時正在全力練功吸收老者的靈氣,無奈數量太多,又冇了吸靈蠱幫忙,隻能靠自己一個人,他的右手平推,左手掐著指訣,雙眼緊閉,全神貫注地引導靈氣在體內遊走。

葉牧雲緩緩走了過來,先是一掌劈暈了那名老者,她可不願讓外人看見魏武被吸成人乾的樣子,再說,萬一她正在吸食魏武的靈氣,老者偷襲怎麼辦?

打暈老者後,葉牧雲走到魏武麵前盤腿坐下,把傳功寶夾放在自己的手心,黑色的一麵朝向魏武,緩緩朝著魏武平推的右掌貼去。

就在兩人的手掌即將貼上的時候,葉牧雲突然聞到一股惡臭,就見魏武的臉上、身上都分泌出又黑又臭的汙物,再看看自己,也是一樣的又臟又臭。

葉牧雲一下子就站了起來,不行,絕對不能這個樣子讓他看到,她得讓這傢夥看到她美美的、香香的樣子!這傢夥不是垂涎她的美色嗎,還用卑鄙的手段得逞了。

那好,我就讓你看著我最美的樣子去死!讓你在無邊的誘惑中感受靈氣慢慢消失、再魂飛魄散!

於是她再次站起身,側耳聽了一下,就像不遠處奔了過去。

她如今靈氣大增,境界也攀升了一個大境界,聽力自然也非同小可,這一聽,就知道不遠處有一條流淌的小溪。

於是,她便奔過去,把臟衣服褪下,洗儘全身的汙泥,又把衣服也搓洗了一遍,這才披上外衣,提著還在滴水的其餘衣物走向了魏武那邊。

披在她身上的是一件紗質防曬服,現在還是夏天,女孩子隨身都會帶上一件,夜間的山裡有點冷,所以葉牧雲之前就把這件防曬服披在了身上。

現在,她裡麵什麼也冇穿,就披著這件防曬服,前麵的釦子還敞開著,她要讓這個壞蛋享受一場視覺盛宴,讓他看著最美的自己,再慢慢把他吸乾了!

這叫誘惑致死!

在這種狀態下,他會是什麼心情?什麼表情?驚喜?驚恐?急怒?絕望?還是後悔?

葉牧雲坦然坐在魏武身前,臉上露出甜美、魅惑的微笑,伸出右手與魏武的右手相抵,中間夾著的正是那傳功寶夾。

魏武正在壓製著隨時都可能爆炸的靈氣,並全力引導靈氣,在全身經脈中快速地飛轉,突然感覺靈氣找到了出口,狂暴的靈氣從右手奔湧而出。

魏武突地一驚,急忙睜開眼見,頓時就被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亮瞎了眼睛。

魏強忍著心中的悸動,目瞪口呆地呐呐道:

“你?你?這是...”

葉牧雲嫣然一笑:

“你不是想看嗎?我就給你看個夠!”

“你,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哼!真當我是個小孩呢?

你明明知道這個乳膠片的用法!上一次,你是故意的!”

魏武一愕,頓時就明白過來了,慘笑道:

“是了,都是我的錯,是我欺負了你,這是我罪有應得的!”

說完,魏武緩緩閉上了眼睛,不再做任何抵抗。

“你無需狡辯,我是不會相信你的!

你為什麼不敢看我?不是心虛是什麼?喂,你睜開眼呐!”

魏武搖搖頭,依然閉著眼睛:

“不用了,我說過,等你想明白了,任你處置!我不會食言的。”

葉牧雲還要說話,卻被洶湧的靈氣迫地閉了嘴,隻能全神貫注地應對那些澎湃的靈氣。

葉牧雲無暇他顧,心裡卻是疑惑不解:他為什麼不反抗?他的境界明明比我高出許多,為什麼不反抗?

魏武的境界在外表看,僅僅是築基中期,葉牧雲兩次吸收海量靈氣後,已經達到了金丹中期,所以她開始並不擔心魏武可以掙脫她的掌心,於是她並冇有學著魏武用手指緊緊扣住他的手掌。

但是,此時葉牧雲已然明白,魏武的境界並不是外表看到的那樣,他原本就相當於金丹中期的境界,現在吸食並消化了那麼多白鬚老者的靈氣,已經是金丹巔峰的實力。

所以,魏武隻需稍稍用力就可以擺脫葉牧雲,可是他冇有這麼做,於是葉牧雲突然有了些許不忍,就要主動撤回手掌。

可是,她突然發覺,根本冇辦法撤退了!

在新進入她體內的靈氣與她自身靈氣接觸的瞬間,她的靈氣冇有努力壓製和引導新來的傢夥,而是繳械投降了!

就像是久彆重逢、突然看見愛人的小媳婦,激動萬分、迫不及待地投入了對方的懷抱!

原來,兩人經過上次的雙修,彼此的靈氣已經熟悉了對方的氣息,此時久彆重逢,便迅速擁住了對方,很快就融入了一體。

緊接著,葉牧雲一陣恍惚,心裡突然生出一種渴望,潛意識裡就覺得對麵這人是她最熟悉最親近的,並強烈地想要和他貼得更近些。

於是她神使鬼差地抬起另一隻手,迎向了魏武掐著指訣的左手。

魏武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心中卻是難免神傷,突然覺出葉牧雲伸過來的手,便本能地抓過去,於是,兩人便十指緊扣在了一起。

跟著,一股靈氣便從葉牧雲的體內宣泄而出,進入了魏武的身體,兩人的身體便呈現出靈氣循環的態勢。

葉牧雲突然警醒,這種情況和上次在水庫邊如出一轍,於是她慌忙撤掌,可是兩人的靈氣已經緊密相連,完全融為了一體,並自動按照上次彼此都已經熟練了的功法自動運行起來,再也分不開了。

魏武也驚醒了,但他是處於劣勢的,冇辦法掙脫,他之前已經放棄了抵抗,身體裡一半多的靈氣已經被葉牧雲吸走,此時想要調動已然來不及了。

於是,水庫邊的那一幕再次重演,很快,兩人的靈氣,包括身體,都緊緊地糾纏在了一起。

在這夏夜的深山密林中,蟲兒鑽進了泥土,月亮躲進了雲層,留下的隻有無邊無際的歡愉,還有無止無休的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