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八章越獄偷嘴的吸靈蠱

這時,魏武主動撤了掌,一來他體內的靈氣已經太多了,就要壓不住了,二來老者的境界已經跌落到了練氣一層,他得給老者留一口氣,好好審審老傢夥。

魏武撤掌後便跌坐在一旁開始練功消化這些靈氣,這時,他總是明白了怎麼回事。

原來,就在他的光腳板踹中老者光溜溜的小腹時,原本被他禁錮在腳底假丹田的吸靈蠱趁機越獄了!

由於魏武硬抗半步元嬰,受了很重的內傷,全身的靈氣有都聚集在手上強撐著抵製老者,對腳底吸靈蠱的控製便弱了許多,加上吸靈蠱這段時間吸食了太多的靈氣,比之前強大了百倍有餘,便迅速突破了禁錮,鑽進了老者的腹中。

吸靈蠱之所以費儘心思鑽進老者的腹中,是因為它感受到了老者的體內也有一隻吸靈蠱,而且也是一隻金階的吸靈蠱。

吸靈蠱這種東西,天生就是吸食靈氣的,極其貪婪殘暴,遇到比它們品階低的同類,便會殘殺併吞食對方,這樣對方吸食的所有靈氣就都是它的了。

所以,吸靈蠱是絕對不能群居的,這也是幾乎所有蠱的共同特征,養蠱往往就是把蠱放在一起讓它們相互吞食而進階的。

吸靈蠱一般都隱藏在修煉者丹田處,練氣期的便是藏於氣團之中,築基境的則是藏在液態的靈氣水珠裡,老者是金丹境的,他身上的蠱便藏身在他的金丹之中。

所以,分彆藏身於兩個人身上的吸靈蠱是無法跑到一起相互殘殺的,除非兩人的小腹,也就是丹田,毫無阻隔地貼在了一起,這時候,它們中的品階更高的那個,就會迅速地鑽進另一人的丹田,殺死併吞食掉另一隻吸靈蠱。

巧合的是,魏武用鍼灸手段在腳底下製造了一個假丹田,當他一腳踹在白鬚老者的小腹上時,正好魏武的鞋底冇了,老者的衣角掀起來了,於是一真一假的兩個丹田毫無阻隔地貼在了一起。

魏武雖然比老者的境界要低,但他吸收靈氣的本領遠勝老者,老者是通過修煉來增長靈氣的,魏武則可以直接吸收自然界植物身上的靈氣為己用。

自從吃了引靈果,魏武每次練功都會吸收海量的靈氣,尤其是那次在黑色靈土上吸收的靈氣更是多到無法形容,還有任督二脈打通的那一次,新增加的靈氣也被吸靈蠱截胡了不少。

所以,雖然吸靈蠱在他體內的時間不長,但它吃到的靈氣,還是要超過老者二十多年來修煉增加的靈氣,所以魏武身上的吸靈蠱要比老者身上的品階略高,於是便發生了上麵的一幕。

魏武對半步元嬰的老者身上也有吸靈蠱這件事十分好奇,這才留下老者一條命,這事他必須要問清楚。

魏武開始練功不久,葉牧雲就收了功,她已經再次徹底吸收並消化了新增加的靈氣,這時她的境界已經升至金丹初期,全身筋骨血肉和臟腑也都經過了兩次淬鍊。

此時的葉牧雲就像是變了一個人,整個人的氣質突變,渾身散發出一股仙靈一般的氣質,當然是酷酷的仙靈,那種與生俱來的酷,自然是軍人家庭和軍隊中培養出來的氣質了。

葉牧雲是從基地過來的,那個基地就在這片大山中,隻是離這有點遠,這片大山連著整個太行山脈,綿延千餘裡,一直延伸到了晉中。

她在基地一呆就是近三個月,一晃眼就到了國慶假期,於是她便打算結束這此訓練,回家休息幾天,然後回軍校。

原本她是搭乘直升機出基地的,基地的一個教官接到命令,要趕赴軍部報道,於是她便搭了個順風飛機。

由於直升機要降落到這邊不遠的軍用機場,葉牧雲畢竟是搭乘順風機的,多少有些違反紀律,所以就讓飛機把她送到這邊密林中,把她放下後就飛走了。

那個教官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也是楊家人,不過他屬於學武非常有天賦的,所以留在玄天觀的時間要長得多,並有幸修煉了玄天觀的無上心法,成了築基高手,被派過來擔任教官。

教官之所以寧願違法紀律,也要答應葉牧雲搭乘順風飛機,完全是被她折服了。

葉牧雲原本隻是個古武明勁期,與魏武雙修之後境界大幅提升,真氣也發生了質變,變成了靈氣,於是她便一舉進入了修真的練氣境。

剛進基地的時候,她隻是練氣初期,境界也冇有完全穩定,那位教官是築基初期,比她高出了不是一星半點。

這兩個多月來,葉牧雲訓練地非常刻苦,由於自己的衝動和大意,神使鬼差地把最寶貴的東西送給了一個收破爛的,她的憋屈可想而知。

為了忘記這段傷心又經常回味無窮的往事,葉牧雲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訓練當中。

於是,她的各項訓練成績飛速提升。

武學境界更是攀升得快到嚇人的地步,七天後便進入了練氣中期,半個月後練氣後期,跟後麵一直就冇停過,並與上個月成了築基中期,比教官還高了一個小境界。

所以,教官在震驚之餘、疑惑之後、驚喜之下,把她當做了寶,教官是瞭解葉牧雲的,他以為是當初楊采兒和那個老前輩留在葉牧雲體內的真氣,終於被葉牧雲消化了,這纔出現這種狀況。

這裡離葉牧雲家也不過一百多公裡,她便打算在正片大山練一會功,等天亮的時候,再打個電話給老爹,讓他派個車來接她。

誰知她纔剛剛坐下來運氣一週天,就被一老一少兩個金丹大修士給截住了,然後就被那個年輕的傢夥一直壓製著調戲,幸虧遇到了魏武這個傢夥。

葉牧雲站起身,看見老者已經完全冇了威脅,魏武也跌坐在一旁練功,心裡突然又起了羞惱。

這傢夥明明瞭解那個乳膠片的用法,上次是不是故意的?

對,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利用這個東西和她那個,奪去了她的童貞。

這個念頭一旦冒出來,便再也壓不住了,惱怒之下,葉牧雲便失去了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