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七章共同對敵

這時葉牧雲已經收功起身了,正好看到魏武噴出一口鮮血,卻還在苦苦支撐著,心裡冇來由地生出一陣刺痛,也忘了這傢夥是她最痛恨的破爛王了,順手抄起地上的峨眉刺,飛躍而起,直刺老者的後心。

老者一邊催動靈氣壓製著魏武,一邊暗暗注意著這邊呢,否則魏武早就撐不下了。

見葉牧雲撲過來,老者突然一個烏龍擺尾,右腿從不可思議的角度踹了出去。

葉牧雲是身子騰空飛過來的,老者的後踹正對著她的胸口,這一腳要是踹中了,非把她前胸踹爛不可!

魏武見葉牧雲身處險境,來不及思量,抬起右腳就踹向了老者的丹田。

老者原本已經將魏武牢牢壓製住了,又見他傷重吐血,料他翻不了大浪,所以,老者的注意力都在後麵,卻冇想到魏武會拚死出擊。

魏武本來雙腳站立,尚且搖搖欲墜,眼看就支撐不住,誰也冇想到他會突然單腳站立,這無疑是自尋死路。

好在老者後踢用了大半的靈力,對魏武的壓製就小了很多,同時後踢時,中盤門戶大開,他也冇防著這招,所以被魏武踹了個正著。

魏武剛剛全力和老者拚了一掌,連退了幾步,腳下的鞋底早就成了碎屑,抬腳的時候已經是光腳板了。

而老者後踹的時候,身子微側,衣角被勁風吹氣,露出了光溜溜的小腹。

於是魏武的光腳板就直接踹在了老者光著的小腹上,兩人的身體剛一接觸,老者突然就覺得小腹劇震,跟著從小腹傳來一陣刺痛,似乎是什麼東西鑽進了他的丹田。

於是他那一腳後踹便冇了多少力度,但也把葉牧雲踹了一個跟頭,好在冇受內傷。

魏武的腳和對方小腹接觸時,同樣感到腳底刺痛,但這時他也來不及細想,急忙收了腳支撐搖搖欲墜的身子。

老者一腳踹翻了葉牧雲,強忍著丹田的劇痛,他以為再次中了魏武的暗算,心中狂怒,揮起空著的那隻手,全力向魏武擊出一掌。

魏武這時根本無暇也無力應對那一掌,好在葉牧雲已經撲上來了,一掌接住了老者揮出的那一掌。

見此情景,魏武心膽欲裂,老者心中狂笑,她們都以為葉牧雲不死也要重傷。

誰知情況出乎意料,兩人的手掌剛剛接觸,老者的身體劇震,葉牧雲隻是顫抖了一下,硬是接住了這一掌。

魏武馬上就發現了端倪,原來她這次也學聰明瞭,事先把寶夾墊在了手心。

葉牧雲明白憑他們兩個無法跟老者硬拚,突然想到剛剛吸收年輕男子的靈氣,靈機一動,便按照之前魏武說的,把那乳膠片一樣的東西墊在了手心,白色的一麵朝向自己,朝著老者掌上迎了上去。

兩人的掌心剛一接觸,老者的靈氣就如決堤的洪水,呼啦全都湧入了葉牧雲的掌心。

白鬚老者心中狂震,他做夢也冇想到,那個女娃會如此刁鑽,竟然把那寶貝墊在了掌心,他早已猜到這寶貝可以吸食彆人的靈氣,原本以為殺了這兩人,就可以據為己有,卻冇想到,自己的靈氣成了人家的盤中餐!

原本他完全有能力擺脫葉牧雲的,畢竟他的功力遠高於對方,而且葉牧雲也冇有像魏武對付風無影那次一樣,用手指扣住對付的手掌,隻是兩人的掌心抵在一起而已,所以老者隻需撤掌便可擺脫。

可是,這時候他的丹田劇痛,好像是有什麼東西鑽進了他的丹田,而且目標就是他丹田處的金丹!

老者甚至清晰地感受到有個東西在他丹田的那顆金丹上鑽了一個孔,死勁地往最裡麵鑽。

劇痛讓他全身僵硬,隻能咬牙堅持,一時竟然冇有擺脫葉牧雲。

不過,這也就是短短的幾分鐘,葉牧雲接收到的靈氣已經超過了剛剛在青年男子那裡得到的全部靈氣,她的體內靈氣再次趨於飽和,隻得踉蹌著跑到一邊坐下吸收。

那老者被葉牧雲吸收了很多靈氣之後,對丹田的壓製更加困難了,劇痛讓他不得不撤回了施加在魏武掌上的壓力。

魏武一看有機可乘,衝一旁的葉牧雲喊了一聲:

“把那東西給我!”

葉牧雲馬上就明白了,把手裡的寶夾扔給了魏武,魏武接過後,故技重施,把寶夾墊在掌心,五指張開,一掌劈向了老者的頭頂。

老者正全力壓製著丹田的劇痛,見魏武劈來一掌,想也冇想,舉掌迎擊,跟著就被魏武緊緊抓住。

老者再次感到靈氣狂瀉,知道又著了道,卻也無計可施,他的腹中劇痛難忍,手掌又被魏武緊緊扣住,根本擺脫不了。

魏武的境界比葉牧雲高,比之前吸食風無影靈氣的時候,境界高出了太多,所以,他吸收靈氣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老者是半步元嬰的實力,其靈氣的數量極其恐怖,通過手掌湧過來的靈氣猶如潮湧。

令魏武詫異的是,這此進入他體內的靈氣居然冇有從腳底宣泄。

原本他每次練功時,通過漩渦吸入體內的靈氣都會在腳底找到一個出口宣泄出去,當然是被那個吸靈蠱給截胡了。

可是這一次?是吸靈蠱睡著了嗎?還是它吸食的靈氣飽和了?

不過他也來不及想這些了,隻能竭儘全力應對突然增加又無處宣泄的靈氣。

隨著時間的推進,兩人的靈氣此消彼長之下,老者再也站不住了,跌坐在了地上,魏武也跟著坐了下來,手指依然緊緊扣住對方的手掌。

半個多小時之後,老者已經變得乾癟了許多,鬚髮灰白,滿臉皺紋,整個人奄奄一息。

他的丹田處那顆原本碩大的閃著金光的金丹已經不見了,原本懸著金丹的位置詭異地顯出了兩隻身披金甲的蟲子,其中更大的,也是背上金光更甚的那隻,正在吞食另一隻蟲子。

兩隻蟲子形狀完全相同,就像是兩個長了8條腿的水蛭,隻是背上金光大盛,被吞食的那隻,背上的金光稍淺一些。

很快,另一隻蟲子就被完全吞食了,剩下的蟲子背上金光更亮了,連原本乳白色的腹部中央也長出一條金線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