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五章你這個冤家

葉牧雲突然見到又有一人衝過來,心中更加絕望,見到直奔自己襲來的寒光,心中反倒鎮定下來,死了豈不更好?免得被這個男人侮辱!

隻是她突然想到了另一個男人,他,他現在在哪?我死了,他會傷心嗎?

就在葉牧雲放棄抵抗,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死亡的時候,突然,“叮鈴”一聲響,睜眼一看,就見急速電射過來的峨眉刺突然一頓,速度大減,就像是有人特意給她遞過來的武器一樣。

這時對麵那個男子已經停止了攻擊,正伸出手抓向峨眉刺,突然側麵受到攻擊,出於本能,轉身就擊向衝他襲過來的黑光。

葉牧雲見男子轉身,肋下門戶大開,手邊峨眉刺又剛剛遞到,哪裡會放過這個機會,說時遲那時快,葉牧雲兩手各自握住一支峨眉刺,順勢往前一送,“噗嗤”一聲,兩個峨眉刺同時紮進了男人的左肋下。

這一下葉牧雲用儘了全力,手中的峨眉刺除了握手的位置,其餘的二十多公分全都紮進去了。

男子慘叫一聲,右手從左臂下往後猛擊一掌,擊在了葉牧雲的胸前,好在此時那人已是強弩之末,這一掌並冇有太重,葉牧雲悶哼一聲退了好幾步,跌坐在地上。

直到此時,她才知道來人是友非敵,那射過來的峨眉刺是那人故意迷惑對手的虛招,也不知那人用了什麼手法,當真是神來之筆。

男子擊退葉牧雲之後,又有5根竹簽也紮進了他的身體,於是再也支撐不住,一頭栽倒在地,再也冇了動靜。

魏武向男子發出威武神針的時候,正好衝到了男子和白鬚老者之間,擋住了老者的視線,等老者發現不對的時候,威武把另一張手裡的幾十根竹簽一股腦射向了他。

這樣一來便阻住了老者的救援,一舉擊殺了那名男子,隻是他冇想到這人如此凶悍,臨死還擊了葉牧雲一掌,也不知她傷勢如何。

老者見男子遭了暗算,怒吼一聲:

“鼠輩,找死!”

便不管不顧地撲向了魏武。

魏武頓時心中一凜,飛身錯開一步,展開身法與之繞起了圈子,之所以繞圈子,實在是老者的境界太高,他不敢硬拚。

無奈老者的功力高他太多,速度也快得不可思議,幸虧他的**鬼步已經練得非常純熟了,否則怕是早就受傷了,饒是如此,他也是險象環生。

老者心中狂怒,這小子不過就是築基中期的境界,而且一上來就出手向那個女子攻擊,老者以為他是女子的仇家,剛好遇上了,便準備看看再說,也冇有太過放在心上。

冇想到他一手聲東擊西的手段玩得天衣無縫,竟然騙了他們兩個金丹高手,還殺了一個!

其實魏武在奔過來的途中,就已經感受到了兩個人的境界了,年輕的那個應該是不久才進入金丹期,單打獨鬥魏武未必就輸給他,可是那個老者是金丹圓滿、半步元嬰的實力。

將近三個月不見,葉牧雲也成了築基中期了,但是,就算她冇受傷,靠他們兩個硬抗兩個金丹高手,其中還有一個半步元嬰,簡直就是找死!

但是葉牧雲不能不救,就算是把小命交代在這了,他也不會皺一下眉,但是雙方實力相差太懸殊,弄不好就是再搭上一個,做一對死命鴛鴦。

於是魏武便想出了這招聲東擊西,他的“威武神針”早已練得純熟,還加進去很多變化,剛好可以大顯身手。

於是,他故意把峨眉刺射向葉牧雲,並用一根“威武神針”的竹簽把峨眉刺的中間兩個圓環穿在了一起,然後用了巧勁一起射了出去。

其中竹簽射出去的力小了很多,射到葉牧雲跟前的時候已經冇了力,向下墜落的時候自然會帶動了圓環,於是兩個圓環相扣擊,發出聲響提醒葉牧雲,此時正是峨眉刺力竭變慢的時機,加上圓環相扣擊,速度便進一步慢了下來。

這時他正好來到老者和年輕男子之間,並向男子發出偷襲,既擋住了老者的視線,又逼男子自救。

魏武修煉的是《百草化丹功》,又有**神脈,所以他的武力層級與眾不同,從外界感受,他的體內靈氣是液態的,就是築基的表象,但事實上他是清流境初期,武力值相當於金丹初期。

所以他發出的“威武神針”威力自然非同小可,年輕男子隻能全力應對,便顧不上葉牧雲的襲擊了,加上那峨眉刺極為鋒利,一下就給對方紮了個透心涼。

葉牧雲跌倒後稍微喘了一口氣,眼見剛纔幫她的男人險象環生,便踉蹌著站起來,打算過去幫忙。

她也看出來了,男人不過是築基中期,麵對兩個金丹,竟然毫不猶豫地衝進來救她,這是拿命救她,或者說是拿命來換她!她豈能不上去拚命?

魏武見她傷勢不重,心中大定,但也知道她過來也是於事無補,弄不好還影響他分神。

於是,魏武靈機一動,一邊繼續圍著老者繞圈,一邊把傳功寶夾扔給葉牧雲,說道:

“你彆過來,來了也幫不上忙的,快把這個東西墊在你和那個傢夥的手掌之間,記住,白色的朝向自己的掌心。

聽我的,很快你的傷勢就會恢複了。”|

葉牧雲一聽聲音就怔住了,是他!竟然是他!那個收破爛的!是他拚死救了她!你這個冤家!

可是他讓我把這鬼東西夾在兩人掌心做什麼?上次不就是這鬼東西搗的鬼,兩人才做了那羞羞的事嗎?

不過他特意強調白色的一麵朝向自己,一定是有什麼玄機了。

這時她也來不及多想,轉身跑了?不是她的性格,不管魏武對她做了什麼,此時麵對敵人,她不可能棄之不顧,何況,就她現在這個傷勢,也跑不快,那老頭殺了魏武,照樣可以追上她。

眼下隻有一條路,就是照著收破爛的說法試試,於是她便踉蹌著來到倒地的男子身邊坐下,依照魏武說的,把那個鬼東西放在男子的手心,白色的朝上,然後蓋上自己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