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二章新藥批文被卡了

聽完魏武的話,邢副部長追問道:

“你的意思是,這些問題對你來說,都可以解決?”

“冇錯,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

說完,魏武環視了一下眾人說:

“實不相瞞,我除了在我爺爺和我師父那裡學到中醫基礎之外,還意外得到了一整套三千年前的醫學傳承,包括完整的醫理、數千種神奇的藥方,還有一套修煉的功法。

我的真氣就是這樣練成的,同時我還練就了不可思議的嗅覺,和恐怖的藥性分析和辨彆能力,我可以根據現代人的體質變化、藥材的藥力變化、人類生存環境的變化,對那些藥方進行重新調整和改良,從而重塑中藥的神奇。

同時,由於我的這些能力,不僅可以深入大山找到更多珍稀藥材,包括很久冇有進入人們視線的,即將滅絕的藥材,甚至還能發現新的,從冇有入過藥方的新的藥材。

最關鍵的是,我找到了一種神奇的植物,它可以大幅度增加藥材的藥力,讓種植藥材的藥力媲美三十年生的野生藥材。

所以,我完全有信心有能力,生產出療效驚人到神奇地步的中成藥!”

眾人這才送了一口氣,邢副院長突然想起來什麼,問道:

“我想起來了,最近山南省那邊送來了很多中成藥的新藥審批申請,據說那些新藥的療效全都驚人到可怕的地步,是不是你研製的?”

“是的,那些都是我鼓搗出來的,交給了我的合夥人試生產並申請批文的,由於數量比較多,怕我那一家藥廠申請的速度太慢,不能滿足接下來新藥廠建成後的大批量生產,就找了各地多家藥廠幫忙申請。”

邢副部長恍然說:

“原來那些都是你的新藥呢,這就難怪了,這段時間,藥監總局徹底被驚著了。

山南省有好幾家名不見經傳的小藥廠,連續三個月提出了數十種中藥的新藥生產申請,藥監局經過檢測,發現藥效太過神奇,遠超同類疾病一直使用的各種中西藥。

開始的時候他們也冇有太在意,以為又是哪個藥廠找到了幾個奇特的民間單方。

後來發現這類新藥的申請數量太多,而且都是山南的,藥效也都超乎想象的好,藥監局便懷疑這些新藥新增了什麼不為人知的化學品,便對這些藥廠進行了更加苛刻的檢測。

經過多輪極為嚴苛的檢測,還是冇有發現任何化學新增物,也冇有發現任何對人體有害的物質。

後來藥監局又對這幾家藥廠進行了調查,發現這些新藥竟然全都是一家藥廠提出的,其他藥廠隻是給那一家藥廠幫忙。

於是藥監局更加懷疑新藥裡麵摻雜有違禁藥物,或者不為人知的有害物質,就暫停了這批藥物的批覆,並組織了很多專家進行藥理分析和有害物質篩查。

經過數十位專家最嚴苛的分析和篩查,最後得出的檢測數據,依然看不到任何有害物質,藥效也神乎其神。

專家們雖然被這些新藥的藥效震驚到了,但為了慎重起見,最終通過集體表決,還是決定暫緩批準生產,冇想到原來都是你鼓搗出來的。”

魏武冇想到這些新藥的審批被卡住啦,心裡就有些著急,語氣也有些粗重了:

“邢部長,那的確是我研究出來的藥方,我也不瞞各位,我的嗅覺超乎尋常,可以分辨藥材裡麵的任何成分和氣息,於是便對藥材有了全新的認識。

我可以分辨出藥材的陰陽之氣,還有五行之氣,憑藉超人的嗅覺,我將我所知道的藥方進行了糅合改良。

去除了藥材之間相互影響、剋製藥性的一麵,加大了對藥效強化的一麵,並完全消除了毒性和不利因素。

另外,這批新藥使用的藥材都是我親自在大山裡采的三十年以上的野生藥材,藥效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而且,剛纔我也說了,我找到一種可以百倍增加藥性的神奇藥材,並且培育成功了。

今後我種植的藥材,其藥力不會低於三十年的野生藥材,今後即使批量生產,也絕不會出現藥效下降的情況。”

陸老說:

“我說這幫狗屁磚家,自己不懂,還糟踐彆人弄出來的好東西,我看小魏說的中醫衰敗的原因,還少了這一條,這也是製約中醫發展的一大病根!”

淩為國也說:

“葉司令,邢部長,還有洪老,陸老說得對,我看我們幾個都應該通過各種渠道關心一下小魏的新藥。

讓這批新藥儘快的造福於民,早日揚我中醫威名,也可以使得小魏的中醫振興計劃更快地推行下去。

藥監部門這種自己弄不明白就一律扼殺的想法和作風,的確要改改了,那些專家也該反省了!”

葉勝天也氣憤地說:

“豈有此理,藥效好反倒成了不予批準的理由了,難道中醫就應該冇什麼藥效纔對?

他們自己就看不起中醫和中藥,還有什麼資格擔任中藥的評審專家?

這個事我要直接跟行政院反映,這簡直是誤國誤民嗎!”

陳泰祥道:

“好了,我看這樣,大家各自在自己的領域儘可能地推動一下,為小魏的計劃早日實現掃清障礙。

這種利國利民的大好事,我泰祥集團願意無條件支援,小魏以後有什麼難處,無論哪一方麵,隻要你開口,不,即使你不開口,隻要我知道了,必定義不容辭!”

洪老站起來道:

“淩書記和葉司令說的對,我明天就去向領導反映,專家評審組就不應該存在,不是有那麼多的現代化檢查設備嗎?

一切數據說話,要什麼專家組,數據冇問題了就交給市場來檢驗,比什麼都強。”

邢副部長說:

“不管這種新藥審批製度是雞肋還是障礙,之前定下的製度也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改變的。

要想重新製定一套行之有效的新審批方法,還不知要到什麼時候,估計小魏那邊也等不及。

我看這樣吧,小魏,我回去協調一下,安排一次專家評審會,你作為那批藥物的研製者,現場接受專家們的提問和質疑,讓他們心服口服,先把這批藥的生產許可拿下來再說。

這次評審會還要邀請洪老作為顧問嘉賓,你們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