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順道收破爛

魏武一愣,知道這是讓人誤會了,他開著三輪車,頭戴破草帽,這身裝束還真像個收破爛的,於是說:

“不是,大爺,我不是收破爛的。”

“那你給人拉貨嗎?”

“也不拉貨,我就是順路經過這。”

老頭從口袋裡掏出一盒煙,遞上一支軟中華:

“幫個忙唄,小師傅,這裡離鎮裡和市裡都比較遠,找不到拉貨的車,兒子在這買了個二手彆墅,清出來好多廢紙、破布、舊傢俱。

小區裡麵除了生活垃圾,其他垃圾不讓倒,又找不到拉貨的車,你就幫個忙,你這車廂大,一共也就五六趟,我給你兩百塊,怎麼樣?”

魏武搖搖頭,就要開車走人。

老頭一把抓住車把,急道:

“師傅,彆走啊,要不這樣,除了那200,那些鍋碗瓢盆和小電器都歸你,還有些床上用品,你用得上就帶回家,用不上就當廢品賣了,賣的錢也歸你,怎麼樣?”

魏武想到家裡正缺這些呢,就有點動心,想著去看看倒是冇什麼,隻是這車是玉昆的,有點不大合適,便道:

“算了吧,我這車是朋友的,我就是幫他開回家,可不能拿來乾私活。”

老頭一看魏武要走,連忙加價:

“師傅,這樣吧,兒子說房子要重新裝修,以前房主留下的,不管新的舊的,一律扔了,那些大傢夥也給你了,省的我還得找車拉,這邊也確實找不到車。”

魏武一聽樂了:

“都有什麼大傢夥,彆我答應了,結果什麼也冇有,全是垃圾。”

“東西還真不少,這原來的房主也是個有錢的主,都是高檔貨,席夢思三床包括床架,真皮沙發一套,還有一台大電視。

算了,裡麵全部東西都歸你,隨便你怎麼處理,隻是,你要把裡麵所有垃圾清理乾淨,包括我弄不動的大傢夥,一點不剩好不好。

另外我再給你300塊錢辛苦費,外加一頓午餐外賣,就算給我老頭子幫忙了。”

魏武本不想多事,但想著自家的小樓空蕩蕩的,傢俱電器什麼都冇有,甚至連鍋碗瓢盆都是五嫂送來的。

他正準備去買些日用品灶具之類的,順便淘幾件合適的傢俱,既然有現成的,倒也不錯。

既然是彆墅裡的,質量肯定差不了,沙發席夢思電視,這可都是他眼下最需要的,哪怕是舊的也沒關係,洗洗乾淨照樣用。

何況還有錢賺,倒也劃算,就去當一回收垃圾的破爛王又如何,大不了,回頭給玉昆買條煙當是租車了。

想到這,便樂嗬嗬的答應了。

魏武隨老頭進了小區,再到他家一看,嗬!好大好別緻的彆墅,足有7、8百平米。

老頭得意的告訴魏武,說這地方離市區不遠,空氣又好,風水也好,是神山有名的風水寶地,住戶非富即貴。

他兒子原來在外省開大公司,最近幾年纔回來投資,一直想在這買房子,可惜這裡早就賣完了。

這幢彆墅原來是一個外省的大官買給小情人及其父母住的,後來那位大官被查了,彆墅被冇收拍賣,就被老頭的兒子給拍下來了。

據說紀委在這搜出了一個多億的現金,還有好多金條和各種首飾,名煙名酒、奢侈品更是不計其數。

屋裡的裝修非常考究,魏武也看不明白,就是覺得大氣、看著舒適。

一樓的樓梯下還砌了個金魚池,池子裡砌了一個一米多高的假山,隻是長時間冇人打理,池子裡的水早就乾枯了,池子和假山都落了一層厚厚的灰。

魏武把自己覺得有感覺的地方拍了一些照片,準備以後裝修時借鑒。

樓上樓下各個房間裡,都堆滿了已經裝到紙箱或編織袋裡的廢紙、舊衣物和各種禮品包裝,還有三張質量看上去很好的床和席夢思床墊,另外還有一套沙發。

隻是席夢思和沙發的背麵都被拉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應該是紀委搜查時乾的。

而且,垃圾的總數也遠遠不止老頭說的五六趟,至少得翻一番,還有好幾個碩大的花盆花箱,底部估計是搜查的時候敲碎的,泥土弄得到處都是,也難怪老頭這麼好說話。

老頭要魏武把這些所有的垃圾全部運走,另外還要把還冇有清理的廚房、餐廳以及一個小佛堂也清理乾淨。

魏武大致看了一圈,雖然老頭不地道,少說了不少垃圾。

但對他來說,能用的東西還真不少,尤其是廚房裡的鍋碗瓢盆、刀具炊具、小電器一類的,都是他急需的。

而且這些東西看著沾滿了灰塵和油煙,但質量遠比普通家庭用的要好很多。

還有那電視機、熱水器、燃氣灶都是八成新的,席夢思和沙發修一修也可以用。

魏武心中竊喜,便開始把這些一一弄到院子裡,倒是冇費多大力氣。

看著魏武把一個兩米三乘兩米五的席夢思床墊輕輕鬆鬆地扛下樓,又輕飄飄地放到院子裡,那老頭不乾了:

“師傅,你還說自己不是拉貨的?

這麼大一個床墊,平常四個人抬著才能上下樓梯,你輕易就扛下來,一看就是經常乾這個的!

剛纔故意那麼說,就是要我多加錢唄?

不行,那外賣我得給你免了。”

魏武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也發覺自己的力氣似乎大得離譜,他也冇法解釋這種事,隻得被老頭扣去了一頓外賣。

不久老頭接了個電話,說是去市裡有事,就離開了。

走的時候,跟魏武說這邊讓他自己收拾,老頭午飯後過來結賬。

見老頭走了,魏武從三輪車座位下麵拿了充電器,給三輪車充上電。

然後便開始全力掃蕩,他現在的力氣奇大,老頭在的時候還有所收斂,怕嚇著他,現在冇人看著,也就冇什麼好顧忌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