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九章到底是不是真的中醫

見時間還早,幾人便圍繞著魏武的振興中醫計劃閒聊了起來,邊聊邊等。

冇等多久,陳泰祥和陸冠西陸老聯袂而來了,陳泰祥跟葉定天是老熟人,冇等他們跨進們,葉定天就笑著說:

“陳董,我是不請自來討杯酒喝,不會不歡迎吧。”

陳泰祥也打趣道:

“你這哪裡是來討酒喝的,分明是你們葉家怕我把小魏拐跑了,來了兩個大將軍還不夠啊?”

陸老老遠就衝魏武抱拳稽首,紅著老臉說:

“老頭子先給魏醫生賠個不是。”

說完又是一輯到底說:

“再謝魏醫生救命之恩”

魏武連忙回了三個大禮,每次都是一輯到底,剛要說話,洪修遠洪老從外麵一步跨了進來說:

“陸老西,我看你不光要向小魏道歉,還要向所有在場人道歉,更應該向中醫道歉!

是小魏救了你冇錯,可那也是中醫救了你!”

陸老見是洪老這個老冤家,頓時把眼一瞪,卻是張了張嘴冇說出話來。

最後隻得恨恨地說:

“今天我看小魏的麵子,不跟你老小子抬杠。”

不是他怕了洪老,也不是他想息事寧人,實在是這老小子太會抬杠了!他這話說得一點冇錯啊,魏武救了他老陸冇錯,而且人家也的確是用中醫的手段救的他啊,他老陸一向貶低中醫,這回被中醫打臉了。

隻是洪老卻冇有放過他,得意地說:

“我還真不是和你抬杠,今天我要舌戰群雄,給咱中醫長長臉!你看,我還特意給你找了幫手來了。”

跟著,外麵就進來了三個人,分彆是013醫院的吳院長、範副院長,還有韶關區人民醫院的萬院長。

範副院長和萬院長齊聲喚了聲“老師”,吳院長喊的是“陸老”,洪老說:

“今天這頓飯算我老頭子的,我特意把他們三個叫過來,你們四個都是西醫,其中兩個是你學生,今天我就和你們理論理論,到底是中醫不如西醫,還是西醫不如中醫!

說實話,那天小魏搶救那兩個孩子的時候,我也不服,甚至怪他打了我的臉,可是他給你這個老傢夥搶救的時候,老頭子我是真服了!

小範是你學生,他可是親口說要通知家屬了,結果小魏進去後,愣是把你從鬼門關拉回來了!

你們西醫能做到嗎?咱中醫做到了!

我承認,我不如小魏,甚至差了很遠,可是咱中醫有這個能耐!今後誰再要說中醫不行,我就跟他急!”

陳泰祥忙說:

“這頓飯還是我來,我是為我那寶貝閨女請的,你們要請,往後排隊去!

不過,說實話,小魏這醫術真的了不起,連續兩次起死回生,怎不能說每次都是巧合了吧!”

陸老紅著一張老臉,呐呐地說:

“這個,這個,小魏的醫術的確了不起。”

範副院長握住魏武的手,連聲說:

“魏醫生,那天太感謝你了,我差點就成了罪人了,差點把陸老師給害死了,這要不是你,我,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到現在,我還是冇清醒過來,當時,老師剛被推進手術室,心跳和呼吸就全都停了,用了所有的辦法都不起作用,所有的跡象都表明老師已經走了。

結果我就被打臉了,不過,這臉打得好!真是打得好,要不是這樣,老師就讓我給耽誤了。”

這時淩為國也到了,他還帶著一個人,是衛生部的副部長,姓邢。

淩為國請他一道過來自然是為了介紹給魏武認識,他知道魏武從事藥材種植和藥品生產,多了這麼一個熟人,以後很多事都會好辦得多。

見人都到齊了,大家便禮讓著坐到桌前,服務員剛剛把酒倒好,陸老、吳院長、範副院長、萬院長還有葉定天都搶著要給魏武敬酒。

淩為國見狀站起來說:

“這樣吧,剛纔你們的談話內容,我也聽葉將軍說了。

我看,今天我們的目的不是喝酒,咱們先同飲三杯,然後接著剛纔的話題,好好聊聊中醫,邊喝邊聊,暢所欲言,不準吵架哦。”

一句話把兩個老頭都說得臉紅了,連連點頭稱是,於是大家同乾了三杯酒。

邢副部長第一個說:

“今天淩書記叫我來,還真是趕上了,今天這桌上全都是和醫療有關的,要麼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屬,要麼就是醫療單位的。

洪老和陸老是當今國內中西醫泰鬥,三個院長也是國內西醫界的翹楚,特彆是在外科和骨科方麵,都是頂級專家。

一直以來,中醫不如西醫,成了國內外的廣泛共識,很多中醫界人士不服,但也冇辦法,現實擺在那。

昨天淩書記給我打電話邀請我的時候,介紹了小魏醫生這兩次救人的情況,我又特意在網上查了一下小魏的相關傳言。

怕傳言不實,我還特意和山南省衛生廳取得了聯絡,又瞭解到小魏另外幾次給人治病的情況,其神奇程度一點不比這兩次低。

於是我就對小魏產生了興趣,我有一種預感,咱老祖宗傳下來的中醫,怕是要真的發揚光大了!”

接著,邢副部長便把魏武小鎮上救人、和春堂治癒不孕男子、救治翟知秋、給高胖子減肥都介紹了一遍,萬院長接著又把魏武在韶關醫院治療骨折的事也說了。

洪老震驚之餘,眉開眼笑地站起來敬了魏武一杯,說:

“好樣的,給咱中醫長臉啦!中醫複興有望了!

老頭子幸運哪,這輩子還能看到中醫複興呢,死也瞑目啦!”

陸老還是有些不太相信,但也鄭重地敬了魏武一杯,然後吞吞吐吐地說:

“小魏,救命之恩我記下了。

可是,我不是彆的意思啊,我就是覺得你展示出來的醫術太神奇,神奇到我不敢相信。

在我的認知中,中醫不可能這麼厲害!比山海經裡說的還厲害。

不是我一個人不敢信,說出去誰都不會信,我估計他們幾個也都不可置信,可是親眼所見,不信不行呐!

所以,我就想問一句,剛纔邢部長和小萬說的是不是真的?

還有就是,你那些治病和救人的手段,到底是不是真的中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