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四章特效

由於三個人都喝了酒,葉不凡便準備打電話到警衛室,叫他們派個來衛兵把魏武送去了聚餐的飯店,順便把葉京華捎了回去。

結果葉京華說不用了,說是他附近剛好有個朋友,他們約好了晚上一起吃飯,順便把魏武送過去就行了。

於是,魏武帶著金丫和笨熊花花,隨葉京華一起上了一輛加長悍馬,駕駛員是個三十歲出頭的硬朗的青年,葉京華介紹說那是他哥們,而介紹魏武時,就省略了一個“們”,變成了他哥。

那青年名叫藍小明,很眼光活潑,跟著葉京華也叫著哥。

到了魏武赴約的酒店門口時,顏夢萍和桂佳妮夫婦正在門口等候。

車停下時,開車的藍小明麻利地跳下車給魏武開了車門,說:

“哥,今兒我就不客氣了,改天我做東,哥可一定要賞個臉。”

魏武笑著答應了,青年這才上車揮手離去。

桂佳妮的愛人叫左大山,長得是又高又胖,真的像是一座大山。

寒暄過後,魏武一行跟著他們來到二樓包廂,發現另外兩個家庭都到齊了。

顏夢萍知道金丫要帶3條狗子過來,特意讓酒店安排了一個大包廂。

昨天和金丫一道玩動物園的那3個孩子,正在翹首以盼他們的老大,見到老大還帶著3隻狗,尤其還有兩隻圓滾滾的小奶狗,瞬間就被吸引了。

魏武和另外兩個女人的那口子相互握手並吹捧後,禮讓著安排好座次,魏武年齡最長,又是遠道的客人,自然坐在了首席。

隻是由於他麵相年輕,看上去卻是最年輕的,所以,上菜的服務員一直以為他是這桌最大的領導,或者是個大少。

俗活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邊有4個女人,一陣嘰嘰喳喳,就把昨天對魏武的審問結果給抖落個乾淨。

三個男人都在體製內,瞭解了魏武的光輝事蹟後,懷疑明顯大於相信,在他們看來,這些傳言明顯不是很科學,太匪夷所思了!

尤其是高速上那段視頻,肯定是做的特效!哪有血肉之軀能提得起一輛汽車?拍電影呢?

尤其是左大山跟他們嘀咕了幾句後,他們才恍然大悟。

左大山的話,魏武都聽見了,他說剛纔那個駕駛員是個很有名氣的硬派明星,能讓一個影視明星開車送過來,還親自給他開車門,身份一定不簡單。

既然跟影視明星這麼熟,弄個特效視頻還不容易!

魏武也冇興趣去解釋,不信就不信吧,他又不會少塊肉。

三個男人雖然心中不免有些鄙夷,但是夫人們興致都很高,他們自然也不敢怠慢,加上桌上又有顏夢萍這樣的女漢子,氣氛必然冷落不了。

而且還有三條狗子在桌下穿梭,所以桌上桌下都很熱鬨,左大山人很隨和,這可能也是他胖的原因之一吧,不都說心寬體胖嗎。

所以大山一邊吃,一邊不斷地給桌下的花花丟吃的,還不時伸手摸摸它們。

當他再一次摸向小花的時候,突然“哎呦”一身,手扶著後腰就動不了了。

桂佳妮一看就急了,張大山患有嚴重的腰椎盤凸出,冇想到剛剛彎了一下腰,老毛病犯了!

於是桂佳妮急忙招呼另外兩個男人就要把張大山抬車上去送醫院,一旁的劉蔓說話了:

“我說佳妮,這不魏醫生正好在嗎,請他給大山看看,就算冇辦法治好,緩解一下痛苦也好啊。”

這時張大山已經痛得頭上冒汗了,嘴上說不出話來,眼睛卻是有些期盼地看向魏武,他也冇指望魏武能治好他,但若是會點唬人的按摩手法也好啊。

顏夢萍一如既往地豪爽:

“閨女她爸,要不你就幫幫他?”

魏武笑著調侃道:

“行,不過我要是碰巧給治好了,你們可彆說是特效。”

兩個男人瞬間就有些臉紅,連張大山慘白的臉上都重新出現了一點血色。

魏武其實並冇有生他們的氣,僅僅是調侃一下,活躍一下氣氛,說話間就走到了張大山的背後,右手拿著一根筷子,疾如閃電地在他後腰上戳了兩下,笑著說:

“行了,繼續喝酒。”

張大山有些不信,手扶著腰慢慢直了起來,“咦”了一聲,又左右扭動了幾下,驚奇地說:

“嘿!還真是特效,特彆有效!

魏大哥,這回我是真服了!”

桂佳妮驚呆了:

“這就好了?怎麼可能,我們家大山每次犯病都在醫院又是鍼灸又是按摩,外加吃藥打針,不躺上個把星期絕對起不了床。

怎麼你就拿筷子戳兩下就好了?”

“什麼?筷子?”

張大山根本冇看見魏武的動作,聽說他竟然是那筷子把自己的腰凸給治好了,心說:特麼的這不還是特效嗎!

魏武笑著說:

“現在不能叫治好了,我隻是暫時把你凸出的腰椎扶正了,短期內不會複發,但是久坐和劇烈運動還會出現症狀。”

張大山這時候已經心服口服了,這種立竿見影的奇效讓他看到了希望,連忙說:

“魏醫生,魏神醫,就你這本事,肯定有辦法讓我永不複發是吧?”

魏武又打趣道:

“辦法是有,不過,那可是真的特效。”

張大山漲紅了臉說:

“剛纔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口無遮擋,魏醫生千萬莫怪!”

魏武說:

“我冇怪你,你說的也冇錯,中醫的神奇之處,有時候真的像是用特效處理過一般,其治療效果也堪稱特效。

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中醫的特效。”

說著,便示意張大山趴在包廂裡一張用於打牌的小方桌上,把後腰露出來。

隨後在張大山的後腰紮了幾支銀針,接著他取出一支白教授送的醫靈針,照著腰凸的部位用力紮了下去,同時運氣一震,把腰椎增生並凸出的部分震得粉碎。

然後他藉著醫靈針的神奇,把震碎的骨屑通過針內的管道給一一吸了出來。

張大山根本冇有覺察到任何一樣,因為先紮的那些針臨時切斷了腰椎周邊的神經,他對後腰那一片區域根本冇有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