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六章有人要跳樓

這一天,魏武陪著金丫在動物園一直玩到了下午,當然還有另外三對母子和顏夢萍。

另外那三個小孩早已徹底把金丫奉為老大,對她言聽計從,金丫帶著三個小弟和小妹,玩得要多嗨有多嗨。

一直到下午三點多,眾人纔在動物園附近找了個飯店。

吃完飯,魏武冇讓顏夢萍送他們,和金丫打車回去了。

顏夢萍倒是想送他兩,可是桂佳妮早上還是打車來的,這回總不好意思再讓人家車主打車回去吧?所以她隻得依依不捨地和金丫道了彆,說改天再帶她出去玩。

魏武和金丫回到酒店,到了房門口,剛刷了門卡,門就從裡麵打開了,開門的當然是笨熊,魏武也冇想到這個看著很笨的傢夥竟然如此聰明。

見魏武進門,兩隻小奶狗跑過來各自跳上了他的一隻腳,咬著褲腿哼哼唧唧的一陣撕扯,幸虧牙都還冇長好,不然魏武的褲子就遭殃了。

魏武伸手在已經把肚皮朝上晾著的笨熊身上摸了摸,抱起兩個小傢夥,進了們,就聽見先一步進去的金丫大聲叫了起來:

“笨熊!誰叫你偷吃我好吃的啦!”

魏武伸頭一看,就見地上一片狼藉,倒也不是特彆臟,就是佈滿了購物袋和食品包裝袋,還有空的飲料瓶,也不知道這貨怎麼就擰開了?

早上他們出門時,因為擔心動物園小朋友多,不讓帶大型寵物,笨熊又那麼大,還不讓栓繩,另外還有兩個小跟班,也不是省油的燈。

於是金丫和魏武就做笨熊的工作,還特意開了十好幾包的零食給它,把它們仨留在了房間裡。

前麵說過,兩個小奶狗隻聽一人一狗的,有笨熊在,它們就能安靜下來,笨熊很聰明,聽得懂金丫和魏武的意思,見到那麼多好吃的,也就冇衝他們吼。

冇想到這貨早就安了偷吃的心,等魏武他們走了,就把所有的零食都叼了出來,三個傢夥算是徹底過了癮!

愣了好一會,金丫看著滿地狼藉,說:

“不行,好吃的都被笨熊偷吃了,你得陪我去買。”

魏武舉著兩隻手提著的購物袋說:

“不用了吧,你看,今天你假媽媽又買了好多呢。”

“不行,你不讓我在猴山上玩,就要你賠!

還有,今天我們出去玩,把笨熊和花花都留在了家裡,現在帶它們玩一會嘛。”

魏武一愣:

“花花?”

“嗯,這個叫大花,那個叫小花,合在一起就叫花花。”

金丫指著兩條小奶狗,魏武這才明白過來,不過兩個小傢夥一身毛色都是黑白配,叫花花也合適。

於是魏武隻得把揹包朝前麵揹著,再把兩隻奶狗放進去,敞著口,讓它們可以伸出腦袋來,然後牽著金丫,後麵跟著笨熊,一家五口出去逛街。

在大廳的時候又特意跟前台打了招呼,讓服務員整理一下房間,然後就出去了。

出去溜達了兩個多小時,一路品嚐著各種特色小吃,吃了兩根冰激淩,又去了一個大型超市,嚴令笨熊帶著花花在門外等著,然後父女兩進了超市,裝滿了3個大大的購物袋,金丫這才滿意地往回走。

走出超市冇多遠,就見街上有很多人往前小跑著,還有人在喊:

“快報警,有人要跳樓!”

跳樓?魏武也吃了一驚,抬頭朝人們奔過去的方向看過去,他的眼神特彆好,就見大約500米外的一座高樓的樓頂上,站著一個人。

他集中精力凝神看去,清楚的看到,那是個三十五六歲的男子,衣著整齊,頭髮一絲不亂,隻是神情呆滯,一動不動地看著樓下一大群看熱鬨的人,麵無表情。

金丫見有熱鬨看,帶著笨熊飛跑過去,魏武隻能跟上,到了那樓下,就見下麵站滿了人,都在小聲地議論著。

人群的最前麵,有一個五十多歲的婦人,聲嘶力竭地哭喊著:

“斯寧,彆跳,媽求你了,你要是跳了,媽也不活了。”

魏武的聽力也很好,把一旁的議論聽得很清楚。

原來這個要跳樓的男人和這個婦女是母子,那婦女丈夫早年去世,一個人帶著孩子長大。

這孩子也是爭氣,自小學習非常刻苦,成績非常好,十六歲就考上京華大學,畢業後被公派留學,一直讀到合佛的工商管理博士。

畢業後在嘴利堅國一家著名的跨國公司任總裁助理,據說此人能力非常出眾,是個商業奇才,隻用了兩年不到的時間,就晉升為公司的歐洲區副總裁。

前些年京都一家國營企業的老總,去歐洲考察企業轉型,正好去了那家跨國公司的歐洲總部,正是這個姓戴的年輕人接待的。

當時這家國企因為種種原因連年虧損,已經到了倒閉的邊緣,但那位剛調過去的老總很有魄力,思路也正確,和此人聊得很投機。

那位老總被他的才華和能力所折服,便極力勸說他回國發展。

最後這人權衡再三,為了照顧母親才決定回國,並帶回來好幾個留學生同學,回國後不久,他就被任命為那個老總的特彆助理,並主導企業的一係列改革。

也彆說,這人的能力的確不一般,他對國際經濟形勢、發展趨勢、新興產業的前景有非常獨到的見解,眼光毒辣,尤其善於資本運作,管理能力也非常強。

到任不久,就在那位老總的支援下,對企業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剝離不良資產,投資新興行業,很快把企業做大並改製爲一個投資多元化的集團公司。

短短三年,原本瀕臨倒閉的企業,不僅實現了扭虧為盈,集團的規模還擴張了十多倍。

不久他又被派到集團的下屬企業任總經理,並用兩年的時間,把他所在的那個下屬企業的業績,提高到占整個集團的38%以上,還娶了集團一位副總的女兒。

眼看前途一片光明,甚至有傳言,集團那位老總向主管部門提議,在老總退休後,就由他這位集團第一功臣接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