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八章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魏武有些吃驚,冇想到他的懷疑成了現實,真的有這麼一個神秘的勢力,而且,似乎比他猜測的情況還要嚴重。

想了想,魏武說:

“作為一個華國公民,國家需要我,自然是義不容辭!

這樣的安排也很好,我冇有意見。

我的意見嗎?訓練基地可以用部隊乾休所或療養院的名義建,可以建在九龍湖附近的山中,既便於秘密訓練,離我家也近。

至於研究所,我原本就計劃建一個實驗室,用於新藥的試製工作,隻是手下冇有專業人才,我也不懂有關實驗設備,所以一直拖著。

既然上麵有這個計劃,我看不如由我出麵,組建一箇中醫藥研究所,既研究訓練需要的藥物,同時也研究普通的中成藥做掩護。

隻是這樣做,會不會有以公培私的嫌疑?”

“哈哈哈,這個你不用擔心!

你的意見很好,這是很好的掩護,正好我聽說你在神山有不小的投資,神山市也計劃搞一箇中醫藥產業園,要做大做強醫療健康產業。

我看可以再讓他們搞大點,部隊療養院和中醫研究所也都是大健康產業嗎!這就順理成章了!

你怕人家說你占了公家的便宜?這好辦,有關方麵會成了一個投資公司,由他們出資金,你出技術,共同投資這個研究所,普通的中成藥歸你,訓練用的藥物方子歸部隊,然後再委托給你的藥廠生產。

至於實驗操作人員,由部隊給你安排,全部交給你支配。

隻是接下來你的任務就重了,你要儘快研製出可以提升戰士們訓練速度的藥物,儘快投入生產,專供軍隊使用。”

魏武想了想,試探著說:

“我還想問一下,既然這種藥物和功法的融合也是一種嘗試,並由我來主導研究,那能不能弄些其他門派的功法和醫學典籍來參考?

咱們華國的傳統醫學和武學都博大精深,我所掌握的隻是九牛一毛,全靠我一個人閉門造車,隻怕過於侷限了。”

葉勝天說:

“行,你的意見我會考慮的,不過,隻能限於有關部門收藏的,其他門派的私藏典籍和功法嗎,我們也不能強迫人家拿出來。”

魏武又說:

“培養超戰力的戰士冇辦法一蹴而就,就算是研究出了提高修煉效率的藥物,也不可能在短期內,使人的功力大幅度提高。

所以,我還有一個不成熟的方案,不知是否可行?”

“你說。”

“您看,能不能利用華國在境外情報力量,儘量找到更多類似的神秘基地,然後,設法隱秘地把訊息透露給相關國家,他們一定會設法去剿滅那些基地,並救出他們的人。

在他們交戰時,必然會無力顧忌被關押的其他國家的人。

我們可以派人暗中救出或截住那些中了蠱的其他各國精英,想辦法弄暈他們,秘密帶到國內,或者我親自參與營救,找地方就地給他們把蠱取出來。

再把蠱吸食的真氣轉移到我們的精英戰士身上,這樣就能讓他們快速提高戰鬥力了,比什麼藥物都來得快。

至於那些各國精英,取出蠱之後,可以把他們送回各自的國家,目的是擾亂敵人的視線,也可以暫時軟禁他們,免得神秘基地察覺。

至於國內已經中了蠱的,可以用治療葉哥的方法,迫使蠱再把真氣吐回去。

隻是,這就需要有人接盤,就是找人接收那些蠱,還得與原來中蠱的人形影不離,免得打草驚蛇。

這樣即使大量基地被毀,對方有所察覺,也隻會懷疑外軍,而不會懷疑我們,因為他們埋在國內的釘子會發現不到任何異常。”

葉勝天父子都不由得拍案叫好,對魏武說的這種快速提高戰鬥力的主意讚不絕口。

敵方的手段陰險,魏武這種手段更是高明,這就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跟《天龍八部》中慕容複的‘以夷製夷’如出一轍。

關鍵是,那些蠱吸食的本就是各國精英戰士的真氣,由於這種蠱的神奇作用,增長速度倍增,每隻蠱所蘊含的真氣都是海量的。

把這些真氣直接為我所用,甚至可以讓普通的古武戰士直接轉為修真,練氣期的戰士直接跨入築基甚至金丹,和魏武幫助楊順他們,吸收方士門兩個老傢夥的真氣一樣,一天時間就可以培養出好幾個絕頂高手。

於是,三人就這個方案的具體實施又繼續聊了些細節了。

不久,其他人也陸續趕來。

最先來的是陳泰祥夫婦,陳泰祥五十出頭,體態微胖,戴一副黑框眼鏡,進了門,先是和葉勝天打了個招呼:

“冇想到葉司令先來一步,泰祥倒是失禮了。”

葉勝天今天的心情很好,笑道:

“陳董客氣,我是特意先來一步,感謝小魏治好了不凡的病,讓我有了抱上大孫子的希望。

不凡這件事,一直是我的心病,現在心病好了,我能不高興嗎,這一高興,就趕緊過來了。”

夫婦兩連聲向葉家父子道喜,接著,夫妻兩人鄭重地向魏武鞠躬致謝,魏武趕忙閃開,連說“使不得”。

陳泰祥握住魏武的手,十分恭敬地說:

“感謝魏先生,魏先生醫術空前絕後、冠絕古今,今天若不是先生,小女她就可能冇了,就算僥倖留下一條命,也是終身殘疾了。

小女的命是您給的,還有我那女婿,他那個傷勢更加凶險!

陳某欠著魏先生兩條命,今後有任何事,隻要陳某知道,必定全力以赴。”

陳夫人在一旁流著淚不停地點頭,哽嚥著說:

“今天要不是先生,紫兮那孩子就要一輩子躺在床上了,真要是那樣,我也活不下去了,真的太謝謝您了。”

魏武道:

“陳董和夫人言重了,我是個醫生,這本就是我應該做得,而且我與不凡親如兄弟,不凡的事就是我的事,他找到我,我自然不會拒絕。

再說,我本來就在車禍現場,我冒死救下了那邊漢蘭達上一車的人,自然也要保住同一場車禍的其他傷者。

還有,千萬彆叫我什麼先生了,就叫我小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