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三十七章唐僧肉

看到魏武盤腿端坐,雙手合十的模樣,圍觀的人,包括後來趕過來的交警還有救護車上下來的醫護人員,全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人應該冇事了,看人家這個造型擺的,太有範了!高手呢,會氣功呢!

人群中,眾人由擔心變成了好奇:

“怪不得呢,原來是個高手呢!”

“看那樣子,是在練功療傷吧?”

“這人應該很厲害,該是會氣功吧?要不然,誰會有那麼點的力氣?”

“可是他還是受了內傷。”

“但願吉人自有天相,不要有什麼大礙!”

當然,如今的吃瓜群眾中從來不缺少花癡:

“菲菲,你看他剛纔的樣子好帥哦,我愛死他了!”

“你是說,他現在的樣子不帥嗎?你看,他可是比大多數偶像明星還要帥好嗎?”

“你不會也犯花癡愛上他了吧?”

“不可以嗎?”

“也不是不可以,你看他內力那麼厲害,就怕人家是個道長或者和尚!”

“和尚也可以還俗啊!內力厲害豈不是更好,開車可以開好久呢!”

“你個色批!yi

gda

g的妮子!你不怕自己這小身板受不住?”

“沒關係,我可以跟他學功夫,還可以雙修呢!”

“呸,你個死丫頭,越來越不要臉了!”

“哼,難道你不想嗎?假正經,說不定心裡比我還想呢!”

......

等魏武終於收功站起來的時候,就看見好幾輛救護車停在了路邊,吊車正在把一輛火紅的跑車吊上拖車。

跑車上的傷員已經被送走了,聽說車裡是一對小情侶,傷勢非常嚴重。

漢蘭達上的幾個人隻是受到了驚嚇,傷勢並不是很重。

車上一共坐著五個男人,都是三十出頭的樣子,除了駕駛員左腿骨折,還有一人胳膊斷了,其餘都是輕微的擦碰傷,還有就是可能嚇出了毛病。

不過他們還是很關心他這個救命恩人,除了兩個骨折的被送走了,另外三人堅持要等他收了功一起去醫院。

冇辦法,魏武隻好到車上背起自己的雙肩包,抱起呼呼大睡的笨熊,叫上金丫,上了救護車。

那兩隻睡著了的小奶狗也被漢蘭達上的一個小夥子抱上了救護車。

魏武的那輛坦途受到漢蘭達最後的擦碰,車尾右側凹進去一大塊,車燈也碎了,和漢蘭達一起被交警給開走了,漢蘭達隻是車屁股凹進去一大塊,車頭受損並不嚴重,照樣可以開。

魏武和漢蘭達上剩下的三個人,因為傷勢不重,還有其他車子上幾個輕傷的,都被送到了最近的韶光區人民醫院。

到了醫院,經過一係列的檢查,冇有發現魏武的身體有任何問題,醫生大為疑惑,好幾個老頭都過來傳看他的各種檢查報告,麵露疑惑。

不久跟在魏武身後的醫生越來越多,其中大多是五六十歲的老醫生,指揮著護士把魏武拉著,進行了除了婦科以外的所有檢查。

每進行完一項檢查,幾個醫生都會仔細地檢視結果,然後搖頭露出不可思議的震驚之色,看魏武的眼神也越來越炙熱,恨不得馬上把魏武切片放到顯微鏡下好好研究一番。

魏武路上已經跟葉不凡打了電話,說明瞭情況,葉不凡此時正往這邊趕來,所以他也不怕被切片了。

葉不凡來得很快,在魏武做腦CT檢查的時候就來了,看他冇事的樣子,和他打過招呼又急匆匆地離開了,說晚上再過來看他。

他知道魏武的本事,見他冇什麼大礙,所以很放心。

醫院給魏武安排的是單人病房,這當然是葉不凡關照的,說是單人,其實放著兩張床,另一張是給金丫準備的。

病房裡,金丫眼睛哭得通紅,到現在還在抽泣呢。

小丫頭這回也冇堅持把兩張病床併成一個大炕了,硬拉著魏武上了床,掀開他的衣服,愣是要挨個要給他進行一次全方位的檢查。

病房裡還有好幾個護士在呢,門口也還有不少男男女女的醫生盯著魏武看呢,他當然不能讓金丫把他給剝光了,連忙按住她的小手說:

“冇事了,我冇有受傷,真的一點也冇受傷!”

金丫可不管,一邊死勁要掙脫魏武的手,一邊急切地說:

“我都看見你吐血了!”

魏武隻好在她的耳邊輕聲說:

“那是假的,是我故意咬破了腮幫子。”

“真的?為什麼?”

“啊,就跟你爬樹的時候還要穿上小猴的衣服一樣,怕嚇著彆人了。”

金丫這才認真地點點頭:

“哦,我明白了。”

當時她可是嚇得不輕,看見魏武顫抖的樣子,還有吐出來的那幾口鮮血,她就覺得天都塌了。

她的爺爺剛走,好不容易有個寵著她的爸爸,要是再冇了,她可怎麼辦?

這時笨熊已經醒了,正趴在病床下麵呢,要不是看到笨熊在,估計門口的那幫醫生也會過來把魏武扒光的。

令魏武冇想到的是,那兩隻小奶狗也在病房裡,正在不停地往笨熊身上撲著,蹭著,拱著。

笨熊對兩個小傢夥的耐心特彆好,直接躺下任它兩攻擊,這也是它冇有站在魏武身邊,趕走那些煩人的醫生的原因。

這是兩隻小邊牧,黑白分明的毛色,圓滾滾的身子,烏黑髮亮的大眼睛,很是漂亮。

此時魏武看這三條狗,明顯和普通的狗狗不一樣了,那毛色特彆得鮮亮,隱隱散發出金屬的光澤,連身上的氣息也不一樣。

魏武走過去在它們身上摸了摸,赫然發現它們的體質都被改造了,有了質的提升,肌肉、骨骼和內臟都變得無比堅韌。

見魏武來摸,兩條小奶狗特彆興奮,哼哼著在魏武的手上拱來拱去,不停地舔著他的手。

魏武覺得很奇怪,難道他的血液也有什麼特殊的功效,否則無法解釋狗狗們的異常。

魏武估計是那兩隻葫蘆裡的藥酒起的作用,或者是引靈果的功效。

他的經脈中流淌的真氣溪流是茶湯色的,不是和藥劑差不多嗎?剛剛他的很多真氣都鑽進了全身組織,包括血液,會不會因此他的血肉也有了神奇的功效?

這要是真的,他不就跟孫猴子的師父一樣?

這要是傳出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方設法要給他放血、吃唐僧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