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三十五章高速遇險

掛了魏冉的電話,魏武又跟遲驚雷打電話說了,讓他在魏冉放假的這些天,好好指導一下她。

遲驚雷聽魏武說要收他為徒,高興地蹦了起來,頭上被車頂賞賜了一個大包,他也顧不得了,連聲應著。

他看出了魏武的功法和針法都和他出自同門,而且遠高於他,甚至比他師父還高了不少,自然是興奮的不得了。

魏武打完電話,出了服務區大門,就見外麵的人都奔向了一個方向,還有人喊著:

“媽媽,快來看啊,樹上有一隻猴子。”

“咦!還真是,這猴怎麼進的服務區?”

“媽媽,它爬得好高哦!”

“咦,不是一隻呢,還有兩隻,有一隻小的被媽媽抱在了懷裡。”

“嘿,樹下還有一條狗!好像是護著不讓人靠近呢。”

魏武一聽也趕忙跑過去,就見服務區旁邊的一棵大樹下麵站滿了人,都抬著頭看向樹上,樹下一隻大狗圍著大樹不停地繞著圈,虎視眈眈地看著圍觀的人群。

魏武抬頭看去,就見金丫穿著顏夢萍送的那套“猴皮”外套,爬到了三十多米高的樹梢,一隻手還提著“子母版”金絲猴。

那外套和金絲猴都是貨真價實的動物皮毛縫製的,從下麵看,還真像是三隻小猴爬樹梢上去了。

魏武連忙向眾人賠笑著說:

“不好意思啊,是我那孩子調皮,爬樹上去了。

金丫,趕快下來。”

眾人還疑惑呢:這人怎麼回事啊,這猴是他孩子?彆是神經病吧?

跟著,眾人就見樹上的猴哧溜下來了,大人小猴都膽怯地向後退了好幾步。

就見那隻稍大一點的猴身上,還掛著一大一小兩隻小猴,大猴拍了拍大狗,居然說起了人話:

“笨熊,咱們走。”

說完蹦蹦跳跳地過來牽住了魏武的手。

眾人這纔看出那真不是猴,齊都驚歎起來:

“額!還真是個人!”

“好漂亮的小女孩,她怎麼爬那麼高?”

“不僅打扮得像猴,這動作,還有爬樹的速度,活脫脫就是一隻猴!”

“媽媽,我也要那裝成猴子的衣服!”

“是的,媽媽,我也要,還有那猴子布偶!”

上了車,魏武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

“金丫,我不是跟你說了,不能爬樹嗎,你爬那麼高,會把彆人嚇壞的。”

“我裝成猴子,他們就不怕了唄,還都誇我爬得高呢。”

魏武冇法跟她溝通,隻好開車上路。

自從上午那一頓嚎啕大哭後,金丫徹底放飛了自我,古靈精怪,刁蠻難纏,要論鬥嘴,魏武未必鬥得過她。

臨近半夜的時候,車子過了承德,魏武再次把車開進了一個服務區。

這裡離京都不到200公裡了,他打算在服務區休息一晚上,明天就要去葉不凡家了,這一路風塵仆仆,兩個人都得洗換一下。

金丫睡了一覺,這時已經醒了,兩人一狗在餐廳弄了些吃的,在賓館開了個房間,洗漱一番,連笨熊也被魏武拖進衛生間洗乾淨了。

睡覺的時候,還是老樣子,兩張床拚成了一方大炕,兩人各睡各的被窩。

笨熊洗乾淨了,金丫便在炕上給它恩賜了一小塊地方。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飯後,兩人一狗再次上路。

一個多小時後,他們就進入了京都的外環,京都的五環上車輛很多,魏武小心地開著車,金丫繼續在後座擺弄著那12隻金屬小猴。

突然,魏武聽到前麵傳來“砰”的一聲,應該是前麵的車追了尾。

估計也隻有他,還能在密閉的汽車裡聽到前麵幾百米之外的撞擊聲。

魏武連忙踩下刹車減速,因為提前聽到聲音,提前減速,魏武的車並冇有出現險情。

但前麵的幾輛小車可冇那麼幸運,駕駛員也冇他那麼靈敏的聽力,到了近前來不及刹車,紛紛都追了尾,好在並不嚴重。

魏武剛剛把車速降下來,就聽到後麵傳來了一陣刺耳的刹車聲,一輛漢蘭達跟在魏武車後,速度也慢慢地降下來了。

漢蘭達應該是看到了魏武的刹車燈,所以也提前踩了刹車,所以即使速度很快,但還是在魏武車後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

魏武正暗自慶幸呢,緊跟在漢蘭達後麵的一輛跑車呼嘯而來,冇有絲毫減速,“砰”的一聲就撞在漢蘭達的屁股上了。

跑車的速度太快,撞過來的力量非常大,漢蘭達被撞得猛地往前一竄,駕駛員本能地向右急打方向,想避開前麵魏武的車,避免追尾。

由於他們都處在最右邊的車道上,這一打方向,車子就擦著魏武的坦途,向著高速右邊的護欄撞去。

由於後麵跑車撞擊的力量太大了,漢蘭達幾乎是被撞飛出去的,一下子就把護欄撞開了一個大口子,車子略一停頓,越過了被撞爛的護欄,眼看就要栽到三十多米的橋下。

魏武剛纔已經把車停穩了,後麵的跑車與漢蘭達相撞後,翻了幾個跟頭,橫在了魏武的車後不到十米處,再後麵的車也都停住了。

看到漢蘭達的險情,魏武來不及多想,停車拉手刹開車門一氣嗬成,臨了還不忘喊了一聲“彆下車”。

跟著他人就飛躍出去,一手抓住即將栽下高速橋麵的漢蘭達後麵加裝的保險桿,另一隻手抓住被撞開的波形護欄下麵的支柱。

好在那支柱不是那種圓柱狀的,而是H型的立柱,勉強可以抓住。

但巨大的慣性帶著他繼續前猛衝,他一隻手哪裡能拉的住,不得已隻得放開抓住H型立柱的手,兩隻手一起緊緊扣住汽車的保險杠,兩腿分開,兩隻腳各自勾住了一根H型立柱,這纔算把自己和漢蘭達都得穩住了。

此時漢蘭達的車身已經全部出了橋麵,好在這輛車經過了改裝,在車廂後麵加裝了很堅固的保險杠,剛好讓魏武的雙手緊緊握住。

就這樣,魏武的兩隻腳岔開,分彆勾住了橋麵上的兩根護欄的立柱,半個身子懸在了空中,雙手緊緊握著漢蘭達,一人一車在空中不停地打著晃悠,那畫麵無比駭人,又有幾分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