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三十四章兩個閨女的第一次交流

魏武這纔想起這事還冇跟魏冉說呢,自從進了東北,事情一件接一件,除了采藥治病,就是金老離世,再就是尚複師祖的遺願,然後就是為了考慮金丫的感受,完全把這茬給忘了!

於是他趕忙說:

“是這樣的,魏冉,這段時間遇到了很多事,你又要參加軍訓,我都來不及告訴你。

你金爺爺過世了,這是他弟弟金河的孫女,兄弟兩一起走了,就把孩子托付給我了,今後她以後就是你妹妹了。”

魏冉一下就驚住了,抽泣著哭了起來:

“金爺爺過世了?怎麼會呢?他老人家吃了一輩子苦,對你還那麼好,我還想好好孝敬他呢!

我還打算讓你早點接他來家裡呢,咱家房子也修好了,老爸你也出息了,咋地他老人家就走了呢?

不能讓他過幾年好日子再走嗎?”

魏冉的哭聲感染了這邊的金丫,金丫突然就嚎啕大哭起來:

“爺爺也冇過上好日子,都冇讓我孝敬他,他就死了。

啊-啊-啊......”

金河去世快一個星期了,金丫除了離開胡家寨那天哭了一次,愣是硬撐著不哭。

主要是身邊突然冇了熟悉的大人可以依靠,雖然爺爺把她托付給了魏武,可她畢竟和魏武剛剛認識,在一起的時間都冇小朱多,所以她硬撐著裝大人呢。

魏武一直很擔心她,怕她小小的年紀撐不住,說不定以後的性格就變得內向甚至孤僻了,弄不好還會自閉。

此時,小丫頭聽到魏冉一哭,憋了很久的悲傷終於爆發了,再也止不住了!

魏武把金丫抱在懷裡,一隻手緊緊摟著她,一手拿過電話,關了擴音,把如何在撫鬆人蔘批發市場得到金河的訊息,又如何找到金河並延續了他的生命,接來金老讓兄弟重逢,還有金丫的身世、金河托孤、金老兄弟兩雙雙離世一一說給魏冉聽。

魏冉冇想到金丫的身世如此淒苦,自小被父母遺棄,竟然被猴群收養,好不容易遇到個疼愛她的爺爺又離世了,比她小時後還要可伶得多。

魏冉一時忍不住,也嚎啕大哭起來,魏武乾脆又開了擴音,讓兩姐妹遠隔千裡用哭聲完成了第一次交流。

結果,兩人就這樣足足“交流”了將近半個小時,還是魏冉先開了口:

“爸,你開微信視頻吧,我要和妹妹說話。”

於是魏武掛了電話,開了微信視頻。

金丫是第一次發現打電話還能看到對麵的人,既好奇又有些害羞,手忙腳亂地抹著眼淚,也不好意思直盯著魏冉看,心裡卻又想看清楚點,於是低著頭,藍色的大眼睛朝上瞟著。

魏冉的心一下子被她萌化了:

“哇!金丫妹妹太漂亮了!

魏武老爸,你太威武了,咋就給我找了這麼漂亮的妹妹,我太喜歡了!

金丫妹妹,姐姐愛死你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見到你了。”

彷彿太陽鑽出了烏雲,金丫的心情一下子好起來了,一把從魏武手裡搶過了手機,跑到了後座上,也不再躲閃鏡頭了,對著螢幕上的魏冉說:

“姐姐,你也好漂亮呢。”

“嗯,姐姐謝謝你啦,早點回家,姐姐太想見到你啦!”

“嗯,我也想早點回家看看。

笨熊,快來,快來看姐姐。”

魏冉又是一愣,咋還有一個?弟弟?笨,笨熊?咋叫這麼土的名字?

接著她就看到了一張狗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魏冉的接納和開朗的性格讓金丫徹底卸下了防護的外衣,魏武看出來小丫頭放鬆了很多,藍色的大眼睛變得晶亮晶亮的,冇有了先前的躲閃和偽裝。

魏武想湊過去和兩姐妹一起聊聊,魏冉說:

“爸,你彆湊過來啦,讓我和妹妹說說話。”

金丫也揮揮手說:

“嗯,你帶笨熊下去轉轉吧,我給姐姐看我的小猴。

姐姐,我有好多的小猴。”

“是嗎?快給我看看。”

於是,魏武隻好下了車,一直等著姐妹兩結束了二十多分鐘的通話,這才上車趕路。

接下來的路上,金丫一路擺弄著子母金絲猴,嘴裡還不停地哼唱著。

傍晚的時候,魏武把車開進了另一家服務區,兩人一狗在餐廳用了晚飯。

吃飯的時候,他的電話響了,是葉不凡。

金丫見他打電話,幾口就扒完了飯,說:

“我去車上等你。”

說完接過鑰匙帶著笨熊先走了。

葉不凡和楊順他們一直保持著聯絡,從他們那裡知道了魏武的行蹤,按時間推算,估計他離京不遠了,便邀他無論如何去家裡一趟,說向靈芷要當麵感謝他,另外,他的父親葉勝天也想見他。

魏武怕見到葉牧雲,吞吞吐吐地不敢答應,那邊向靈芝似有察覺,不過她也隻是懷疑那次兩人鬨得不愉快,怕見麵尷尬。

於是,向靈芷接過電話,邀請他上門作客的同時,還隱晦地提起葉牧雲還在基地訓練。

魏武這才放下心,答應順道過去一趟。

說完就掛了電話,想了想,趁著金丫不在,又給魏冉打了個電話,跟她說,金丫和她通了電話後心情好多了,並囑咐她好好對待金丫。

魏冉說:

“放心吧,威武老爸,我很喜歡這個妹妹。

你彆擔心,我不會有想法的,我還想著依然和詩文兩個姐姐每人給我生兩個弟弟妹妹呢!”

“去,彆胡鬨了,有這麼拿老爸開刷的嗎?好好唸書,你讀的是中醫大學,我從事的也是中醫方麵的工作,你可不能給我丟臉哦!”

“爸,你說到這個,我也想起來了,你的醫術那麼好,是不是可以給我開點小灶?”

“嗯,有空的時候,是可以教教你。

哦,對了,這幾天,有三個人送藥材去神山,其中有個叫遲驚雷的,應該是我們的本家,這事回神山我再跟你細說。

他的中醫基礎不錯,而且和我學的是同一個傳承,我打算收他做徒弟,回頭我跟他說,這些天讓他先教教你,包括中醫理論,還有基礎的練氣功法。”

“真的?我可以練氣功啦?”

“嗯,練氣是鍼灸治病的基礎,你是我魏武的女兒,必須要掌握!”

“好啊,太好了!我很期待呢。

哦,對啦,金丫說她遇到兩個人,也想做我們的後媽,是不是啊?老爸,你可真威武!”

威武笑罵道:

“滾,不跟你聊了,老爸要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