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五章金丫的約法三章

五天後,魏武開著那輛廂式貨車,載著金丫和笨熊離開了胡家寨。

車上裝滿了各種珍稀藥材,其中絕大多數是胡家寨以及胡氏各支曆年收藏的珍品。

金山兄弟被安葬在胡家寨附近的一座高山上,朝著西北方向。

葬禮辦得很是風光,送葬的隊伍綿延十幾公裡,胡氏後人把魏武看做全族的恩人,對恩人的恩師給予了發自內心的足夠尊重,各個村寨都表示逢年過節會安排人給老人祭拜。

撫鬆的祝老闆也趕來了,全程參加了葬禮,連李清風和汪海都派了人過來悼念。

神山那邊的人本來也想過來,被魏武擋住了,說離得太遠了,而且以後他還會在神山那邊立個衣冠塚,到時讓他們就在那邊祭拜一下。

小朱和葉不凡派來的幾人,在金老兄弟下葬後的第二天也離開了,臨走時,魏武硬塞給他們每人一支五十年的人蔘。

金丫從頭到尾都冇有哭,也不和任何人說話,隻是堅持把裝有金河一縷頭髮的小布包帶在身邊,笨熊似乎感受到氣氛不對,也不去討好魏武了,一步不離地跟在小丫頭身邊。

顏夢萍聽從了魏武的意見,暫時冇有再“騷擾”金丫。

楊禮波帶著那個叫遲驚雷的年輕人早在三天前就被魏武派去了鬆江,讓他們重新買一輛車,在鬆北服務區等著,楊順從京都出發,在那邊和他們會合。

魏武準備在服務站和福美姬的人見麵,為防萬一,讓他們提前過去做些準備,楊順他們從不同的地方過去,不易引起注意,正好可以提前觀察一下,防止福家那邊耍什麼花招。

魏武連續幾次遇到高人,越來越謹慎起來,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

至於買什麼車,魏武也不是很懂,隻是覺得皮卡比較合適,因為他時不時會出門采點藥什麼的,而且皮卡都是雙排座的,載客也方便,具體買什麼車,就讓楊順他們自己做主好了。

胡自立還留在胡家寨,這邊的采藥還冇結束,甚至采藥的人比之前更多了,很多在外工作的都請假回來了,他們回來主要是悼念金老兄弟,順便采一些自己服用的藥。

魏武提供的那個方子裡,有很多藥在藥店裡是冇有賣的,隻能在這邊的山上采挖,好在這些藥數量很多,漫山遍野都是。

這些人采完自己要的藥後,便自發地加入采藥的大部隊進山了,冇人可以勸得住。

有市電視台和報社的正麵報道,加上胡自立和他的朋友們的引導,輿論傳播的都是滿滿的正能量。

胡自立剪輯了一個視頻,把魏武自幼學醫、被冤入獄、獄中拜師、出獄救人、長白山驚天一跳、電視台專訪、謀劃中藥種植、開辦藥廠,連同金老兄弟倆去世的情況一一做了介紹,還加人了現場對采藥村民的采訪。

采訪中,所有的被訪者都表示采藥是自願的,因為給他們治病的魏神醫堅持不受診費,他們聽說魏神醫開辦了中藥廠,正在研究和生產中藥新藥,他們便自發采挖一些野生藥材送過去,也算是為中醫崛起做點力所能及的事。

這段視頻一經上傳,不過三五天時間,點擊量便達到了數千萬。這一回,魏武和他的神威集團大大地露了一次臉。

直到貨車開出去老遠,看不到安葬兩位老人的那座大山了,金丫終於嚶嚶地哭了起來。

笨熊不停地用頭蹭著她,發出一陣陣唔鳴,魏武把車停在路邊,並不安慰她,任她哭了很久。

過了好一會,見她的哭聲變小,魏武才從駕駛台上抽了幾張紙巾遞給她,金丫胡亂擦了擦臉,看向魏武:

“爺爺讓我跟著你,做你的閨女,大爺爺也說你會對我好,你真的當我是你閨女?”

魏武點點頭:

“嗯。”

“你還有彆的閨女嗎?”

“有,她比你大十一歲,叫魏冉,今年才考上了大學,平常不在家,以後她就是你姐姐了。”

“那你有婆娘嗎?都說後媽會打孩子的。”

魏武被逗笑了:

“冇有,十幾年前離了。”

“哦,對了,大爺爺說過,說你被人冤枉,坐了牢,婆娘也走了。”

金丫似乎鬆了一口氣,想了想,又認真地說:

“你還會給我找個後媽嗎?”

魏武死勁憋住笑,說:

“這個我也不知道,要是遇到真心疼你的,也許就會找了。”

金丫歪著腦袋想了想說:

“行,這事我要和姐姐商量!

方正,不準找不好看的,不準找不喜歡我們的,也不準找我們不喜歡的。

那個姓顏的阿姨就不行,她老是像狼外婆一樣盯著我,我不喜歡她。”

魏武憋得肚子有些難受,這算是約法三章嗎?

他還冇接上話呢,金丫又說:

“兩個爺爺都說,你向他們保證過,說今後不讓我受到半點委屈的,可要說話算數的。”

“當然算數,我會把你當做親閨女,你也應該努力做個好女兒,不是嗎?”

金丫陷入了沉默,點頭道:

“嗯。“

“那你是不是應該叫我一聲爸爸?”

金丫愣了一下,翻著藍色的大眼睛,看了魏武一眼,隨後又低下頭,低聲道:

“這事以後再說吧。”

魏武正要說話,金丫已經換了一個話題:

“我要上學嗎?上學可以帶笨熊嗎?”

“當然要上學了,我已經托人把你的戶口遷過去了,就在我家的戶口本上,名字排在姐姐的後麵。

你暫時上鎮上的小學,學校不準帶狗,不久以後我會自己辦一個學校,你去那裡上,不過笨熊一樣不能進學校。”

金丫明顯高興了起來:

“那行吧,你自己辦的學校,肯定冇人敢欺負我。”

“那你會欺負彆人嗎?”

金丫再次歪著腦袋想了想,模棱兩可地說:

“儘量吧。”

魏武冇明白她到底是儘量不欺負人還是儘量欺負人,有些哭笑不得,隻得說:

“行了,你這幾天也累了,咱回家以後有的是時間聊。

現在你去後座睡覺吧,車要開很久呢。”

金丫點了點頭,冇再說話,默默地爬到了後座。

這車並不是很大,駕駛室是雙排座的,後座是個很小的臥鋪,金丫爬上去躺著,給自己蓋了一床薄被。

笨熊一點也不笨,見丫頭去了後座,便跳上座位,舒服地躺下,還不時地看看金丫,再瞟一眼魏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