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三章殺雞取蛋

剛纔,楊禮波按照魏武的要求行氣了三個周天,收功後,看見楊順依然和白髮老者糾纏在一起,禁不住好奇,就起身靠近了盯著他兩細細檢視。

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楊順的境界正在快速攀升,而那個老傢夥的境界一直在跌落。

楊禮波很是納悶,要說老傢夥的境界跌落還解釋得通,畢竟他中了槍,雖冇一槍要了他的命,但境界跌落也是難免的,隻是不該跌得這麼快。

不過,楊順的境界攀升得也太快了,原本他隻是暗勁中期,眼看著就到了暗勁後期、巔峰,接著,竟然突破了一個大境界,直接到了化勁初期,並繼續向著化勁中期,化勁後期,化勁巔峰一路攀登。

隨後不久,楊禮波就聽到楊順體內一陣“嗶嗶啵啵”的爆響,跟著就感到他的氣息一變,渾身散發出一股彆樣的氣質,再然後,就感到了楊順體內爆發出一股磅礴的力量。

而那個白髮老人,就如紮了一個小洞不斷跑著慢氣的氣球,眼見著原本飽滿的臉上慢慢出現了皺紋,並逐漸變得瘦骨嶙峋,原本銀光閃閃的白髮也越來越灰敗,慢慢變得毫無光澤。

楊禮波雖然震驚,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他也知道這是魏武送給楊順的造化!

想到魏武說的“馬上就輪到你了”,再看看一旁還暈著的駝背老人,豈能忍得住,所以一見魏武過來,就急得大呼小叫起來。

魏武笑著走過來,依樣把駝背老人的手放在了楊禮波的手心,中間夾著的還是那個傳功寶夾!

饒是楊禮波心裡早就做好了準備,但還是被突如其來湧入體內的磅礴真氣給驚著了,也顧不得震驚了,更來不及狂喜了,急忙收拾好心緒,排除了雜念,一門心思照著在玄天觀學的內功心法運起功來,很快就進入了物我兩忘的狀態。

又是十幾分鐘過去了,楊順緩緩睜開了眼睛,眼裡滿是震驚和狂喜,一眼看到魏武,竟然伏地就拜:

“多謝武哥成全!”

魏武閃身躲過,笑罵道:

“謝就謝,你我是兄弟,你拜個卵蛋!”

楊順訕笑道:

“我這不是高興嗎!

不過真要拜謝那個卵蛋!這老傢夥是個金丹期的高手,肚子裡真有個卵蛋呢!

武哥你那是什麼寶貝?竟然讓他的真氣全跑到我的身上了!

不過一個小時不到,我就從普通的古武暗勁中期,一躍變成了修真的築基初期!

老傢夥的蛋蛋跑我肚裡來了,隻不過是液態的,就像是冇有蛋殼的軟殼蛋!

原來這就是你說的‘殺雞取蛋’啊!

太謝謝你了,武哥,恩同再造啊,拜你一下不是應該的嗎!”

楊順平時話不多,冇想到這一高興,竟然說了這麼多,還如此幽默,魏武也被他逗笑了:

“行了,你在這邊守著禮波,還有那邊的年輕人,等他們醒來,把這裡收拾一下,再向不凡彙報一下。

這三個傢夥,先前的那個已經被雷劈死了,剩下這兩個,你問一下不凡怎麼處置,最好讓那個年輕人配合你們好好審一審,說不定會有我想要的資訊。

具體的我就不管了,我回去繼續給師父守靈。”

說完他便回去了。

魏武早上趕來這邊的時候,在山上就聽到了這三個傢夥的談話,隻是他當時一心都在師父身上,隻當是普通的江湖門派尋仇,也冇有在意。

後來看到那個年輕人給金老紮針,年輕人所使針法竟然與他一模一樣,真氣的氣息也是毫無二致,他便有些好奇,打算這邊的事情結束了,再去找他問問。

年輕人應該也看出來了,試探著想要搭話,隻是當時金老的情況緊急,魏武冇心思仔細跟他細說,便讓年輕人過幾天再來。

剛纔他在石屋裡聽到遠處隱隱傳來的雷聲,似乎很熟悉,甚至他的體內那六條**神脈都起了共鳴。

詫異之下,他突然想到了風無影說的那個千年恩怨,馬上就想到了,那個年輕人一定也是那個醫門薑家的,說不定和自己還是親戚!

風無影說,醫門的薑家是神農後人,薑家幾乎所有的男丁都會遺傳有神農的**神脈,隻是根據資質和天賦不同,覺醒**神脈的數量也不同。

一般薑家後人中90%的男丁隻會覺醒兩條以下的神脈,這些人也就是一般的資質,與常人無異。

可是,一旦有人覺醒了三條或三條以上的神脈,其天賦和資質將遠勝常人,無論是習武還是學醫,都將是個驚世天才,覺醒的神脈數量越多,天賦和資質越是恐怖。

若是像魏武一樣覺醒了六條神脈,等到六條神脈融合為一條真正的**神脈時,其將來的成就將會直追遠祖神農,最終必然飛昇入仙道。

能不能飛昇成仙,魏武權且當做故事來聽,至少目前他隻是比大多數普通人強那麼一點點,與風無影,還有那個白俄老頭,甚至今天這兩個老傢夥都還差得遠,所以他還算是有自知之明的。

隻是,這個年輕人和他魏武有關係是肯定的,而且他即將要遭到雷劈。

魏武知道,每一次被雷劈前後,當事人都會陷入昏迷,他前三次遭雷劈時有爺爺照顧,後三次則是金老幫了他。

聽小朱說,這個年輕人以前有個醫術很厲害的師父,後來不知怎的,年紀不大就死了。

結合早上那三個傢夥的談話,魏武估計他的師父便是被那三人中的一個,聯合他的兩個師弟給重擊落崖後不久死的。

綜合幾點分析,那個年輕人應該是薑家的天才之一,而且已經覺醒了兩條神脈,於是便由他師父一邊授藝,一邊貼身保護,等待他覺醒第三條甚至跟多的神脈。

估計是他十四歲時覺醒神脈時,引來的雷劫被方士門察覺,那三個師兄弟才找上門要把他扼殺掉,結果他師父拚著性命殺了兩個,重傷一個,自己也因此喪了命。

剩下這個年輕人,應該跟魏武一樣,失去了醫門的保護,也失去了與醫門的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