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六章既為造福百姓,也為中醫藥正名!

魏武對這個叫胡自立的小夥子很是欣賞,便對他說:

“小胡啊,我看你也彆跟著他們去采藥了,那邊人多,也不差你一個。

你要是信得過我,從今天起,你就為我工作。

你的任務就是儘可能多的找人全程跟拍這些采藥的人,把控輿論的導向,不讓輿論被彆人帶偏了。

你是本地人,瞭解這次治病和村民自發采藥的全部經過,你來做這個最合適了。

你可以在網絡上搜一下,關於我的訊息應該不少,我之前也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捲入了一個案子中,結果被人胡亂造謠,帶偏了輿論,搞得我還有有關部門都很被動,所以我不想再重蹈覆轍。

另外,我在老家那邊成立了一個醫藥方麵的集團公司,涵蓋藥材種植、製藥、化妝品、保健品,將來還打算建中醫特色學校和中醫藥。

將來集團公司正式運營,就非常需要公關和宣傳方麵的人才,我看你很合適。

你要是願意,過完年就去神山找我,給你的工資待遇暫時就按照你以前單位的兩倍,今後根據工作量再提高,你看如何。”

胡自立高興地說:

“魏神醫,能被您看上是我的榮幸,就算是免費也行,隻要不餓著就好,工資您就按照我以前的一半給,試用期半年。

我這也荒廢了一年多了,還得慢慢找回來,試用期以後看我的工作成績再說。”

魏武被他逗樂了:

“還有給自己定試用期的?行,就按你說的辦,不過這半年的工資還是按照你以前的一樣。”

說完,便招呼楊順和楊禮波二人過來,跟他們交代了情況,讓他們這段時間就跟著胡自立,一直到這邊的村民采藥結束為止。

這時,魏武就看見從綿延的車隊裡駛過來幾輛小車,應該是先前給老胡打電話的人到了。

車到了跟前,停下後,從第一輛車裡麵下來的竟然是韓慕林,跟在後麵的大都是上次在鬆江機場見過的,另外也有幾個新麵孔,其中還有個30出頭極其清麗的女子。

韓慕林大步走過來,緊緊握住魏武的手說:

“我就知道魏先生不簡單,真不愧為當代神醫啊,短短兩天時間,就把幾百年來,無數中外專家都束手無策的世紀難題給解決了,真的了不起啊!”

後麵下來的幾人也都紛紛點頭稱是,並向老胡道賀,祝賀他們胡家終於擺脫了家族病的困擾。

隨後,韓慕林給魏武介紹了那幾個新麵孔,原來幾人是伊西市下轄的嘉峪縣政府的。

那個女的就是胡家寨所在的嘉峪縣新任縣長,叫顏夢萍,是鬆江人,不久前剛剛調過來。

昨天下午,她找韓慕林彙報嘉峪縣中醫藥產業現狀時,才知道魏武來胡家寨的訊息。

聽到魏武這個名字,顏夢萍立馬就想到了前段時間網絡上熱議的聯防隊長蒙冤的報道,還有長白山天池有人懸賞要捉拿魏武的訊息。

顏夢萍今年剛剛30多歲,平常也是手機不離手,哪怕現在當了縣長,工作再忙,睡覺前還是要翻看一遍。

年輕人的資訊渠道都很廣,辦法也多,隨便扒一扒,就把魏武的全部資訊查得一清二楚,看到魏武正在神山大力投資中醫藥產業,顏夢萍便想過來會一會他,說不定會有招商或合作的機會呢。

在兩人握手的時候,顏夢萍笑著說:

“魏總,您可是被懸賞的人啊,冇想到被我抓到了!”

魏武也笑著說:

“冇事,那是一個半月之前了,懸賞早就過期了!再說了,又冇人給賞金啊!”

眾人好奇懸賞是怎麼回事,顏夢萍笑著把魏武在長白山救人的事蹟說了,還翻出了視頻,跟著又把魏武的所有“豐功偉績”一一道來,眾人對魏武的瞭解又加深了,也更尊敬了。

老胡將大家請進了藥廠的辦公室,把這兩天的經過詳細地說了一遍,大家紛紛稱奇。

任誰也冇想到,這個病竟是因為胡家人自小烙下的紋身,與他們這裡自釀的藥酒產生了反應造成的,說白了似乎很簡單,但之前幾百年過去了,卻誰也冇想到。

其實,這也是遇到了魏武,否則一時半會還是發現不了,主要還是他嗅覺特彆靈敏,發現了紋身以及酒裡麵含有異常的藥性,特彆是那個紋身的顏料,那種藥效類似於千味紫藤,氣味非常微弱,單獨檢測的話,幾乎檢測不出任何藥性。

那汁液是先與人血發生反應,強化了藥效,然後再與藥酒發生反應,而且,那藥酒這邊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除了胡氏一脈,其他的人喝了都冇事,也難怪那麼多專家冇發覺。

隨後大家的話題自然轉到這麼多人上山采藥的事情上,韓慕林告訴魏武和老胡,市電視台已經安排采訪組在過來的路上了,隨後又笑著說:

“魏先生這是要把整個小興安嶺搬回家啊?

不知你采這麼多的野生藥材做什麼,雖然野生藥材價值高,但現在中醫整體不被看好,如此大量的野生藥材集中出現在市場上,未必能很快銷售出去,甚至價格也會被打壓下來。”

於是魏武便說:

“不瞞韓市長和各位老總,我在老家山南省的神山市搞了一箇中藥種植公司,有兩萬多畝山地,我不想種普通的藥材,更不願意在市麵上買那些人工培植的藥種,這次來東北就是來采藥種的。

另外我和幾個朋友合夥開了幾間中藥廠和生產保健品化妝品的工廠,也需要一些藥材。”

一旁的顏夢萍說:

“魏總,我瞭解過,您在神山投入了巨資從事中醫藥產業,我有些好奇,如今中醫正在走下坡路,中藥的療效更是遠遠不如西藥,為什麼還有在這上麵投資呢?”

魏武正色道:

“眼下中醫再走下坡路不假,但這隻是暫時的!

我需要強調的是,中醫不是不如西醫,中藥的療效同樣也不比西醫差。

中醫從遠古時期神農嘗百草開始,至今已傳承了幾千近萬年,要不是中醫精髓失傳了太多,西醫豈能和中醫抗衡。

作為炎黃子孫,我既然學了中醫,自然要儘力發現和挖掘中醫精髓,既為造福百姓,也為中醫藥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