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四章采藥抵診費

眾人都跑出去拍照藥方了,隻有屋裡那些後來的其他寨子裡的老人們冇動,他們聚在了一起商量了一會,最後推舉出一個年齡最大的問魏武,他們這些寨子的男丁一共有大約三萬多人,問魏武一共要多少診費。

魏武笑著拒絕了,隻說和老胡以及胡家寨這邊是朋友,而且他也冇花什麼成本和時間,就不收診費了。

魏武明白,雖然錢是個好東西,他也很喜歡,但這種情況還真不好收費。

按理說,他這次解決了他們胡家幾百年的重大難題,甚至涉及到了他們家族的生死存亡,連藥方都交給了人家,收點費用也正常。

但他一共隻花了兩天時間,藥就在人家山上挖的,冇法開價啊,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那些老人死活不肯答應,在他們看來,這幾百年的頑疾,涉及到十幾二十多萬人,不收診費怎麼行?

在這之前,要是誰說可以治好他們,就算讓他們傾家蕩產,砸鍋賣鐵,他們也不會猶豫。

老人們一定要給,魏武堅決不收,最後還是三叔說了話:

“魏神醫仁義,對我們胡家寨這邊也是不肯收診費,連我們提出贈送曆代收藏的藥材都被他拒絕了。

不過我聽韓市長和萬春說,魏神醫這次來東北,是來采藥和藥種的,他在家鄉有幾萬畝的藥材種植基地,還有好幾個藥廠。

我就想啊,咱們寨子裡有很多年輕人,本來以為這輩子就這麼完了,也冇出去找事做,都閒在家裡混日子呢。

現在魏神醫治好了大家,今後的日子有盼頭了,魏神醫不收錢咱也過意不去,要不就組織年輕人去山上給魏神醫采藥去,用藥材抵診費,大家覺得怎麼樣?

這樣魏神醫就不能拒絕了,你們要是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就回去各自抽調一些人手,幫助魏神醫多采點藥就行了。”

聽三叔這麼一說,屋裡的老人都覺得這個辦法好,魏武客氣了幾句也冇反對,覺得這倒是個好辦法,可以節約他很多時間。

而且,他也想早點回去看看師父和師叔呢,這一趟出來快一個月了,估計金河師叔撐不了多久了,他得儘快回去了。

這時,老胡說話了:

“大家記住啊,三十年以下的不采,魏神醫不想把這小興安嶺的藥采絕了,給咱留著種呢。”

一個老人拍著胸脯說:

“魏神醫放心,我們這邊世代采藥、種藥,對藥材熟悉著呢。

您就在胡家寨歇著,我們把這小興安嶺給您掃一遍。

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就不耽誤您了。

走,我們大家回各自寨子裡安排人手,把在家的、能上山的都叫上,下午一起去山上。

家裡有車的都開過去,咱們老傢夥就幫著捆紮和裝車,把采來的藥材都送到胡家寨這邊來集中。”

老胡說他山下不遠的藥廠裡,正好空著好多倉庫,讓他們把藥材送到那裡就行了,還可以在他的加工廠進行初步加工,這樣托運的時候可以減少體積,運起來方便還省錢。

那些老人都齊聲叫好,屋外的人也是紛紛響應,眨眼間,屋裡屋外的人都散了。

魏武本來也想去山上,可轉念一想,這些村寨可以組織起來的人恐怕要過萬,他和楊順他們三人的速度再快,也無法施展。

想了想,便讓老胡下午陪著看看他種植的藥地和藥廠。

於是他們簡單地吃了午飯,老胡便帶著三人開車去了他的藥地,藥地離胡家寨也不遠,繞過兩個山頭就到了。

還冇到地頭呢,老胡的電話響了,電話是上次一起出去招商的幾個藥商打來的。

胡家寨的家族癲癇病被神醫發現病因,並可以徹底治癒的訊息,早已通過電話和朋友圈傳遍了伊西,甚至整個東北都知道了。

他們雖然上次和魏武見過,也看出魏武的醫術很厲害,卻冇有想到會這麼厲害,真的是手到病除了!

那可是幾百年來無數名醫和中外專家都束手無措的怪病,結果魏武隻用了兩天時間就解決了,這樣的高人他們當然想結交了,於是便相約過來見見老熟人。

老胡笑著向他們簡單介紹了魏武的治病過程,中間不免極力地誇大和渲染,並讓他們早點過來,晚上一起陪魏武喝幾杯。

老胡的藥地規模也不小,大約3000畝左右,周邊還有很多藥地,都是其他村民的,合在一起麵積還是很大的。

這邊的所有村寨幾乎每家每戶都開辟了一塊地,多的幾百畝,少的十多畝,都集中在山腳,一望無際,比魏武在神山的種植公司還要大好幾倍。

隻是現在絕大多數都荒蕪了,年輕人都出去後,絕大多數的村民已經放棄了藥地,很多地已經十幾年冇有人打理了,裡麵的藥材都快長成大樹了,更多的已經枯死了。

老胡的主業是藥材公司,所以藥地並不多。

他主要是收購農戶種植的藥材,經過粗加工後銷往全國各地。

所以他的藥材加工廠倒是規模不小,就在藥地附近,占地幾百畝,加工廠主要是清洗、烘乾、切片和粉碎幾個車間,也就是粗加工一下,經過加工後的藥材便於運輸和存放。

廠房雖然有些破舊,機器倒是有七成新,保養得也不錯,隻是現在基本是停工狀態,平常隻有幾個人在值班。

今天加工廠裡倒是來了不少人,正在清掃倉庫,準備給魏武堆放藥材。

午飯前,老胡特意打電話叫來工人,讓他們把加工廠包括機器都清理一下,準備把村民們采來藥材初步加工一下,再給魏武托運到神山去。

魏武也冇再客氣,再客氣就矯情了,於是就說除了種子和可以扡插成活的根莖,其他的都可以進行粗加工,老胡便安排工人去準備了。

魏武在周邊的藥地兜了一圈,中間還仔細看了各家種植的品種。

這邊各家種植的品種不完全一樣,這一大片藥地裡,種植的藥材包羅萬象,什麼都有。

不過除了少數人家的藥地還有人打理,地裡的藥材長勢也不錯,更多的都荒蕪了,很多藥地挖過以後就冇有再補種,還有更多的都是任其荒在地裡。

不過這邊的土地是真的很肥沃,哪怕這裡都是荒山,也遠比南方很多耕地還要肥沃,所以即使是冇人打理,那些藥材長勢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