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一章醫神下凡

聽魏武這麼一說,大家紛紛點頭:

“咦,還真是啊!”

“冇錯,就是這樣,我二叔滴酒不沾,就從來冇有發過病。”

“是啊,難怪我們姓李的也有少數人發病!都是有紋身又愛喝幾杯的。”

魏武接著說:

“其實,這兩種植物單獨食用,對人體都是無害的,其中釀酒的蒿草還可以提神醒腦,對人體有益。

那紋身的汁液也一樣對人體無害,隻是它一旦進入人體,與人的血液融合後,藥性就發生了改變,這纔會發出那種幽藍的神秘光芒。

改變後的藥性同樣也檢測不出任何有毒有害的成分,但它與提神的藥物放在一起的話,就會大大強化提神醒腦的藥效。

而且提高的幅度非常驚人,能夠達到幾百倍,而且藥效持久,可以長達50年。

由於它隻針對醒腦類藥物起作用,對其他藥物無效,所以很難發現異常。

而且,它的藥效可以長期儲存,這也是你們祖先選擇它作為紋身顏料的原因吧,因為它幾乎永不退色。

因此,這個折磨了你們幾百年的癲癇病的成因就是:

你們平常最愛喝的酒裡麵含有提神醒腦作用的蒿草,而提神的藥效被紋身的藥物加強了幾百倍,這樣一來,就會使大腦受到非常強烈的刺激。

由於這種刺激太過強烈,使得大腦產生了病變,慢慢便形成了腫塊,從而壓製大腦,就出現了癲癇的症狀。

這也是為什麼發病的都是男性,而且還要到十六七歲纔開始發病的原因,因為女子都冇有這種紋身,男孩子成年之前,基本上也都不喝酒。

而年齡大了之後,酒喝得少了,而且,當紋身達到50年以後,藥效基本都喪失了,發病的次數自然就少了。

目前中醫和各民族傳統醫藥中都冇有這兩種藥材的記載,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隻是由於我的嗅覺遠遠比常人靈敏,這才分辨出他們的藥效。

有人一定會問,昨天晚上我為什麼冇有說出來呢?

因為當時我雖然判斷出此病的成因,也明白隻要今後換一種紋身的顏料,或者紋身的人不再喝這種新增了醒腦類藥物的酒,也不服用其他補腦的藥物,就不會再出現這種症狀。

但是,當時我還冇找到對症的藥物,現有的藥物最多可以緩解,卻是無法徹底消除紋身的那種藥物的藥性,而且還必須配合鍼灸治療。

寨子裡發病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我不可能,更冇有時間幫你們用鍼灸一一治療。

我們知道,大自然創造世界萬物,往往都是相生相剋的。

一般生長劇毒藥物的附近,必然有它的解藥,有時是一種,有時是很多種。

所以我估計,生長這種樹葉的附近,必然也有壓製它的藥物,於是今天一早我就去山上尋找,所幸被我找到了,並且是好幾種。

現在這個湯藥的配方是我經過多次辨彆調整,並新增了很多其他藥材製成的,去除了所有對人體有害的藥性。

不管病情多麼嚴重,隻要堅持服藥,最多二十幾副,就可以徹底治癒,當然,今後不要再用這種顏料紋身了;已經紋過的,就不要再碰醒腦類的藥物了,酒可以喝,但不能再喝這種了。”

魏武的話音剛落,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陣歡呼,還有抽泣聲夾在其中,甚至不少大娘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鐵柱上前就給魏武跪下了,魏武趕緊閃到一邊拉他起來,鐵柱嘶聲道:

“魏醫生,魏神醫,對不起了,鐵柱我有眼無珠,不識真神,還請你大人大量,千萬莫要怪罪。”

“是啊,昨天我們都是有眼無珠了!”

“當時大家都覺得,那麼多的中外專家都找不出原因,您看上去又這麼年輕,這纔看輕了您呢。”

“而且,您那個手段也太匪夷所思了!簡直是神仙手段呐,也不怪我們懷疑呢!”

這時老胡樂嗬嗬地插話道:

“魏醫生何止醫術神奇,你們看他不過三十歲對吧,那是人家駐顏有術,同樣是神仙手段!

事實上,魏醫生已經四十多了,他閨女都已經上大學了!”

於是,人群再次爆發出一陣驚歎:

“真的?怕是真的活神仙呢!”

“當然是神仙啦!是醫神下凡呢!神醫可冇這個手段!”

“對!對!對!幾百年了,咱胡家請來的神醫還少嗎?不都是一點辦法冇有?這回是醫神出馬,才找到了辦法!”

“對!是醫神!”

魏武連忙擺手,笑著說:

“大家千萬彆這麼說,會招人記恨的!這要是傳出去,我以後就寸步難行了,走到哪都有人找我比試。

其實,我真冇有生氣,因為我能夠理解你們,失望的次數太多了,便對希望產生了懷疑,是不是?”

老胡感歎道:

“是啊,不關是失望的次數太多了,大家都絕望了!

近些年,胡家成了整個伊西甚至東北的笑話,男人們都不思進取,混吃等死!好多大學生也都回到村裡賴著。”

“是啊,上班上得好好的,突然就倒地上抽抽了,哪個公司敢錄用你?

留在學校也隻會成為同學們的笑話,所有人都躲著你,還不如回家賴著呢!”

魏武點頭道:

“好了,現在冇事了,上午上山的時候,我特意帶了很多人,所有的藥材都采了很多,足夠寨子裡的人用了,方子我也會留下,至於在外地工作的,你們可以自己配藥,郵寄給他們就行了。

不過為了慎重起見,請今天試藥的人,明天再來檢查一下,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了,然後再向所有胡家子弟推廣。”

晚飯魏武是在老胡家中吃的,幾個寨子中管事的老人都在,還有老胡的幾個子侄。

整個寨子都對魏武越發恭敬,壓在他們族人心頭幾百年的石頭被搬開了,胡家有救了!他們怎能不高興。

這餐飯吃的賓主儘歡,幾個老人還在席上宣佈說,遵照老一輩的承諾,胡家寨決定把族中曆代珍藏的珍稀藥材全部捐獻給魏武。

魏武連忙推辭,說他是過來采藥種的,隻要能派出一些人幫助采點野生藥種就行了,那些珍藏了幾百年的寶貝,他萬萬不敢動那貪念。

幾位老人表示采藥種的事冇有問題,答應過的珍藏藥材也一定要收下,最後魏武答應會在他們珍藏的寶貝中,挑選一些自己冇有的才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