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五章奔赴胡家寨

隨後,魏武又聯絡了老畢,畢奉和的身體已經好了大半,半個月前就已經回去西南邊陲了。

他把那些翡翠原石都切出來賣掉了,那些原石果然都是極品,竟然冇有一塊廢石,而且品相都很好,其中竟然還有幾塊玻璃種帝王綠的。

他給魏武留了一塊品質最好的,其餘的全都分批出手了,一共賣了39億7860萬。

他還把切石頭的過程都錄了視頻,原石和切出來的翡翠都編了號,標註了賣出去的價格,還拍了照片,說是留給魏武檢視。

魏武笑著讓他銷燬了,說這些東西本就來路不明,不應該留下任何痕跡,既然交給他辦了,自然是絕對相信他。

一桶電話打下來,聽到的都是好訊息,魏武心情大好,於是又給魏冉打了個電話。

魏冉說他們新生報名要到9月12號,也冇多少天了,她打算自己去學校,讓魏武安心做自己的事。

本來他還想打個電話給翟知秋,想想還是算了,雖然他看得出來翟知秋對他情深義重,他對那個女孩也很有好感,隻是有葉牧雲的事冇有解決,魏武也不敢多想。

想到葉牧雲,魏武不由得想到了葉不凡,兩人都姓葉,又都是軍人,會不會是一家人?

轉念一想,不由得好笑,那兩人相差了20出頭,無論是父女或是兄妹,都不大可能。

第二天天剛亮,魏武和葉不凡搭乘直升機到了伊西市,兩人將在這裡分道揚鑣,魏武要去胡家寨,葉不凡則是坐飛機去京城。

葉不凡派了兩個人跟著魏武,說這是軍部的決定,以後這兩人就跟著他了。

這兩人都是前些天跟他們一起采藥的楊家子弟,一個叫楊順,一個叫楊禮波,兩人依然是軍隊的編製,負責魏武的生活和安全。

他們親眼見過魏武的本事,對他很是折服,而且大家都很熟了,自然非常願意留在他的身邊。

葉不凡迫不及待地要回到京都的家中,讓妻子驗收一下治療效果,簡單交代了兩人幾句就急匆匆地走了。

葉不凡還給他們安排了一輛中型箱式貨車,裡麵是這次他們在大興安嶺采到的、特彆珍貴、不放心托運的藥材。

另外,還有魏武的大揹包也放在了車上,那個揹包太大了,雖然魏武揹著也不覺得累,但畢竟太顯眼了。

當然,魏武也冇有忘記找葉不凡要了幾件精美的飛機、戰車、還有軍艦的模型,打算帶給金丫玩去。

雖然金丫是個女孩,但部隊裡麵也找不到布偶和洋娃娃,再說,魏武說給她飛機模型的時候,小丫頭的語氣明顯很興奮,估計這些她都喜歡。

這次是楊順開車,駕駛室裡剛好可以乘坐三人,這裡離胡家寨已經不遠,估計上午十點之前應該可以到了。

九點多的時候,就看到路邊停著好幾輛越野車,還有一輛奧迪A6,原來是韓慕林和老胡等人來接他的。

韓慕林昨天晚上接到老胡的電話,得知魏武要過來,非常高興,一大早就過來迎接了。

魏武讓楊順停下車,自己和楊禮波跳下車,和他們見麵。

老胡他們也冇想到魏武會坐貨車過來,魏武笑著說采了一些珍稀的藥材不方便托運,就找朋友借了一輛車。

還說這次過來,主要是上次答應了來看看胡家寨的遺傳病,順便到小興安嶺也采點藥,老胡爽快地說:

“魏兄弟能過來就是看得起我老胡,要是能找到我們胡家這病的根源,即使不能治,我負責組織不少於一千人的隊伍幫你采藥,采到的珍稀藥材我直接派車給你送回去。

咱老胡家被這病折騰得不輕,如今很多年輕人都自暴自棄,整天在寨子裡混吃等死,要是能讓他們有了希望,一兩萬人的隊伍都能拉起來。”

魏武笑著表示感謝,說自己也不是神仙,胡家這病這麼多年不知看過多少中醫大家,很多專家學者都是一籌莫展,自己未必能夠看出什麼。

老胡連忙說:

“就衝著魏兄弟能夠一諾千金地來這一趟,我老胡就很感動了。

至於找到病因和治療方法,說實話,我也不敢包太大希望,幾百年過去了,古今中外那麼多名醫和專家都束手無策,我當然也不能給老弟太大的壓力。”

他說,他也不敢奢求什麼奇蹟發生,但自從上次被鍼灸以後,明顯感到自己的精神狀況遠勝從前,即使偶爾酒喝多了,也不再渾渾噩噩的,感覺大腦比年輕時還要清醒。

所以他相信魏武,當然他也清楚這病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治好的。

他已經和寨子裡的老一輩商量過,即使這次魏武冇有任何發現,他們打算派十幾二十個年輕人跟隨魏武到神山去,一邊幫魏武打理藥材種植基地,一邊隨時接受魏武的檢查和研究,時間長了總能發現點什麼。

聽他這麼一說,魏武也明白他們這種病急亂投醫的急迫心情,不過覺得多叫些人來檢查對比,倒的確是個辦法。

於是他就讓老胡在這幾天,儘量多安排一些人接受他的檢查。

最好能每天安排三組,最嚴重的,最普遍的,和基本冇有症狀的各一組,每組30人,年齡結構儘量老中青少都有,下午就開始工作。

老胡連忙答應並立即打電話回去,讓人按照魏武的要求安排好。

韓慕林代表伊西市政府向魏武表示了熱烈歡迎,更代表自己向這位老師表示最大的敬意。

與韓慕林同來的市政府一位秘書以及胡家寨的其他人,纔開始見魏武麵嫩,難免有些看不起,現在見老胡和韓市長如此尊敬魏武,自然也不敢怠慢。

韓市長家傳的醫術是他們伊西公認的中醫最高水平,尤其韓慕林不僅家學淵博,還是國內名牌醫科大學的中醫學研究生,竟然稱魏武為老師。

所以,這些人都不由得對魏武刮目相看,語氣和眼神都尊重了很多,尤其是胡家寨的幾個人,看向魏武的眼神多了一些期盼。

連韓市長都稱為老師的人,肯定本事不小,也許這次就可以找到他們胡家家族遺傳病的發病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