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四章好事連連

出來快一個月了,也不知道金老兄弟的情況如何,魏武便撥通了金山的電話,詢問師父和金河的身體情況。

金山的心情很好,說話的中期中氣也很足,金老說他們兩兄弟的身體都很好,有那麼多的人照顧著,一切都很好,兄弟倆每天都在村頭村尾散散步,讓魏武放心做自己的事,不用擔心他們。

魏武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兩人的年紀太大了,於是他又給小朱打了電話。

小朱說的和金老差不多,這段時間,小朱每天都給兩個老人熬人蔘粥喝,兩人的精神都不錯,經常相互攙著在村裡轉悠。

聽了小朱的話,魏武才放了心。

和小朱通電話時,魏武通過聽筒聽到金丫的呼吸聲很近,知道她正湊近了聽著呢,便故意問道:

“金丫這段時間怎麼樣?聽不聽話,是不是整天爬樹,弄得臟兮兮的?”

小朱吃吃笑著,冇說話,魏武正要繼續逗金丫,冷不防金丫發出了一聲氣鼓鼓的聲音:

“我冇不聽話!乾淨著呢!”

過了片刻,又道:

“你什麼時候回來,大爺爺想你了。”

魏武聽出來小金丫有些依戀他了,笑著說:

“我過幾天就回,你好好聽話,回來我給你帶飛機玩具。”

金丫的聲音馬上大了起來:

“嗯!你早點回。”

隨後,小朱告訴魏武,金丫這段時間除了愛爬樹的毛病冇改,總得來說表現還不錯。

就算是爬樹,也會很注意儘量不讓衣服蹭到樹上,怕弄臟了衣服,還會央求小朱,讓她不要跟魏武說。

說到這裡,魏武明顯聽到一旁偷聽的金丫呼吸變粗了,心裡不免有些父愛氾濫了。

掛了電話,魏武又給周、林兩個丫頭還有周懷玉打了電話。

周懷玉這段時間非常地忙,藥廠那邊有六種新藥已經批準生產,藥效都好到了驚人的地步。

很多大醫院和醫藥公司都派人到藥廠搶著要貨,訂單已經排到年後了,周詩文整天忙得昏天黑地,幾次吵著要收購幾家藥廠。

林依然那邊也是好訊息不斷,她把幾個化妝品和保健藥酒的配方都生產出來了。

這些產品的審批要簡單許多,所以都已經生產出了成品,效果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

經過一個多月的多人次試用,包括最權威的機構檢測,不僅效果驚人,而且完全冇有後遺症。

原先那幾個觀望的化妝品和保健品的專家看到這樣的療效,紛紛主動過來聯絡,要加入公司,但卻都提出了要占有大量的股份。

最後,胖子高自清出麵,分彆和這些人談了之後,把這些人全都排除出去,高胖子親自組建了一個團隊,負責化妝品和保健品的技術攻關。

冇想到胖子還真有幾把刷子,一週前,幾款化妝品和保健酒都正式生產出了成品,無論是化妝品的效果、香味,還是保健品的口感都不遜那些國際大牌。

這些天,客商都直接開著貨車提著現金過來,林依然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胖子已經成了她的高級助理,連她老爸也給拉上了。

見產品的銷售這麼好,她老爸也是大讚林依然的眼光好,同時也迫切地想要新建更大的廠子。

就在周懷玉和林天明兩隊父女思考擴大生產規模的檔口,恰好**圖書記派人找他們談往九龍生物產業園搬遷廠子的事,他們兩對父女一合計,便打算在產業園拿下大片土地。

他們打算新建一個大型生產基地,把中藥廠和林依然那邊的兩個廠都搬遷過去,並擴大生產規模,他們正準備打電話跟魏武商量呢,剛好魏武的電話打過去了。

魏武便把他和吳堅說的計劃跟周懷玉又說了一遍,並委托他去和**圖書記接洽,爭取拿到不少於10平方公裡的場地,用來建設一個大型的中醫藥公司,一個化妝品公司和一個保健品公司,並預留足夠的發展空間。

魏武讓周懷玉告訴周詩文和林依然,目前現有這三個廠的任務不是生產,而是試製並申請更多的新藥和新產品。

所以,眼下最多隻能拿出一半的產能用於生產,其餘的力量要集中在新藥和新產品的試製和審批上麵。

等新的生產基地建好了,新藥和新產品也批下來更多,到那時就可以開足所有的流水線進行全麵生產了。

周懷玉說他已經把西藥廠和醫藥公司的員工全部抽調給周詩文了,現在也冇什麼事,正好全力以赴地去爭取新生產基地的事。

魏武跟他說,估計地的事情市裡很快就會批給他,所以現在就要準備廠房的規劃工作了。

魏武讓他一邊繼續和市裡區裡對接,一邊和林依然老爸一起,聯絡專業機構對生產基地進行規劃和設計,並瞭解相關生產線的情況,做好充足的準備。

另外,魏武還讓周懷玉幫忙找市裡申請,將藥材種植公司這邊的廠房和倉庫的建設規模再擴大三倍,一旦市裡批了,就立即開始建設,並做好相關設備的遴選工作。

胡家寨的老胡聽說魏武這些天就過去,比中了大獎都高興,鬆江機場一彆快兩個月了,他還以為魏武已經回去了,又不好電話詢問。

也許人家知道他們家族這個病不好治,當時答應下來本來就是敷衍他的,要是急著去問反而不好。

現在聽說魏武真的要過去,他當然高興,就算魏武查不出病因,但在飛機上那一幕,說明魏武是完全有能力治好單個病症的。

就算是魏武冇時間給寨子裡所有的人治病,但他老胡的兒孫們總有機會讓魏武親自看一看吧。

放下電話,老胡便開始聯絡在外工作或讀書的兒孫們趕緊回家,還給幾個弟弟以及關係特彆好的族弟打了電話,讓他們聯絡孩子們回家。

雖然這樣做有些不地道,可也是冇有法子的事,這個病太折磨人了。

而且,這個病已經影響到胡家男丁結婚成家找媳婦了,試想,誰會願意嫁給一個患有重度癲癇病的男人?關鍵是這病還遺傳!

大不了多付些診療費給魏武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