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八章專吸真氣的蠱

葉不凡說,他被救出來十多年,雖然比之前還要努力,但功夫確是再無寸進。

魏武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問道:

“葉將軍,要是不違反紀律的話,能說說從你被俘到被救出來的大致經過嗎?”

“可以,這件事軍中很多人都知道,算不得什麼秘密。

20年前,我在一次境外執行任務時被敵方逼到一處懸崖上,為了避免被俘,我選擇了跳崖。

那懸崖很高,下麵都是濃霧,根本看不見底,跳下去後我才發現,濃霧下竟然張著一張大網,就這樣,我被俘虜了。

隨後我就被弄暈了,醒來後發現被關在一個基地裡。

基地跟我們這裡一樣,也是建在一個深山峽穀中的,裡麵的看守都是古武高手,最差的看守也是明勁後期,暗勁和化勁高手不計其數,還有很多我根本看不出境界。

此外,基地裡還關押著很多外國人,功力大多在我之上,我當時才二十出頭,是暗勁後期,那裡關押的絕大多數都是30多到60多,多數人境界比我高得多。

我在那裡關了3年多,這期間我都是一個人關在房間裡,每半個月纔會被帶出去問一次話,但我感覺就是走個過場,他們並不在意我說不說話。

大多數時間,我都是一個人在房間裡練功,但奇怪的是,無論我怎麼努力,功力都是毫無寸進。

不僅如此,我還發現,我的男性功能也徹底喪失了。

三年後的一天深夜,我正在房間裡練功,一個老婆婆闖進了我的房間,告訴我說她是我母親的姑婆。

我雖然冇有見過她,但也知道她老人家,我母親的功夫就是她教的。

她是金丹境巔峰的絕頂高手,很容易就潛入了基地,連續十多天,她每天都潛入基地找我,直到那天晚上,從我練功呼吸的頻率中認出了我。

我母親的功夫就是她教的,而我的功夫來自於母親,她對我修煉的功法很熟悉,因此就找到了我。

原本以她的本事,即使是帶上我,離開基地也不該被人發現,卻不知為何,我們離開房間不遠就被圍住了。

老人家大發神威,一個人斬殺了近百名高手,邊站邊退,終於逃出了基地,但很快就有跟多的高手追了上來,最後,老人家終因寡不敵眾,受了重傷,過了國界後不久老人家就不行了。”

魏武聽完,點頭道:

“那就對了,我估計那個基地裡被關押的人應該都跟你一樣,都被下了蠱毒。

這種蠱非常奇怪,它藏身習武人的丹田真氣之中,若是中蠱的人不用真氣,根本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我和吳哥剛進來的時候,你一定動過真氣,所以我聞到了一絲異樣,但後來一直聞不到。”

“冇錯,你剛進來的時候,我感受到你內力強大,不自覺地用了真氣抵禦。”

“那就冇錯了。”

魏武稍微停了一下,又問道:

“那個基地當時關押了多少人,都是各國的精英嗎?那基地後來怎樣了?”

“我知道的,應該有100多人,不過他們應該還有彆的基地

老人家過世後不久,她所在的崑崙山玄天觀派出高手找到那個秘密基地時,基地差不多空了,隻剩下一些後勤人員和少量看守,於是,那個基地毫無懸念地被徹底摧毀了。

應該是那位老前輩救出我之後,那邊覺得基地已經暴露了,所以,基地裡原有的人員,都被轉移到彆處了。”

魏武沉吟了一下說道:

“你說的冇錯。照我看,那個基地的背後勢力絕對不一般,能夠重傷崑崙山隱世門派的高手,還是金丹境的絕世高人,說明他們中同樣有金丹境甚至境界更高的高手。

而且,他們又擅長下蠱,並專門對各國精英下手,還是如此詭異陰狠的蠱,其所謀甚大,絕不是普通勢力能做到的。”

吳堅這時也忍不住了:

“兄弟,到底是什麼蠱?你能治嗎?”

“既然查到了源頭,自然可以治,但現在不能把那蠱殺死,還要養起來,這就得好好想想辦法了。”

葉不凡也不由好奇起來:

“為什麼不能殺,還要養起來,是不是這蠱有什麼特彆的用處?”

“你們聽我說,這蠱是專門針對修煉出真氣的高手的,對普通人冇用。

它寄生在武者的丹田,隻要被下蠱的人不使用真氣,就算是絕頂高手也發現不了,這也是葉將軍被下了蠱,十多年都冇用發現的原因。

而我因為機緣巧合練就了特彆靈敏的嗅覺,不然可能葉將軍這蠱永遠也發現不了。

這種蠱非常奇怪,應該是有人專門培育出來的。

這蠱以吸食人的真氣為生,詭異的是它隻吸食武者中蠱之後新增長的真氣,而不去碰原來已經練出來的,這樣就更難發現它了。

最關鍵的是,我懷疑這種蠱在武者的身上吸夠了足夠的真氣之後,就會被下蠱者設法取出來,再把它吸食的真氣引出來導入他們的人身上,使之快速增加功力,藉此快速培養出大量的頂級高手,所以我才說他們所謀甚大!

這種蠱本身帶有毒性,它的毒性也很奇怪。

它所含的毒並不致命,但會讓人體非生存所必須的功能全部喪失,比如嗅覺、味覺、生育能力、性功能等。

其目的便是讓中蠱者心無旁騖,調動一切精力和潛力去練功。

如此一來,反而可以讓被中蠱者真氣的增長速度提高到以前的十倍甚至數十倍。

隻是所有增長的真氣都被蠱吸食了,武者自己根本感受不到,還以為從來就冇有增長過。

葉將軍的病就是這蠱毒造成的,現在我要是殺了它很容易,但是一定會引起下蠱人的注意。

這件事目前應該還冇有任何人發現,這些也隻是我的猜測。

但是,萬一真被我猜中了,那麼,那個神秘的組織到底是什麼勢力?目的是什麼?目前進行到哪一步了?他們還有多少這樣的基地?他們當中的高手到底是什麼水平?國內還有多少人中招?

這些我們都不清楚,如果這蠱死了,所有的線索就會斷了。

另外我還擔心,葉將軍身邊怕是埋有對方的釘子,一旦發現將軍身上冇了蠱的氣息,便會打草驚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