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七章蠱毒

葉不凡聽了吳堅的介紹,連忙站起身來,握住魏武的手:

“哦?魏老弟,太感謝你了!

老吳的傷可不那麼好治,看了無數的醫生,都說彈片的碎屑進入肺部和脊髓,根本無法手術,隻能保守治療。

聽說你是箇中醫,難得咱傳統的中醫竟然可以壓製住這種病痛,不知以後還會不會複發?”

一旁的吳堅接道:

“老葉,第一次是壓製,當時主要是給我調理身體,讓我痛快地喝一次酒,再加上魏老弟手邊冇有對症的藥材,這才做的保守治療。

第二次的時候,魏老弟直接把我肺裡的三個碎屑,還有後腰脊柱上的兩顆全給弄出來了,也冇開刀,就用鍼灸就解決了。

我這兄弟,可是有著神奇手段的!”

說完,吳堅從褲兜裡掏出來一個很小的玻璃瓶,裡麵正是上次魏武給拍出來的彈片碎屑。

吳堅舉著玻璃瓶,獻寶似的展示給葉不凡道:

“呶,你看,這五枚軍功章,是敵人頒給我的,也是頒給魏老弟的。”

葉不凡接過去道:

“還真是!真的冇動手術?冇動手術怎麼就出來了呢?”

吳堅湊近葉不凡,壓低聲音道:

“是真氣,明白了吧?”

“是嗎?那倒是真正的高人了!”

葉不凡頓時就對魏武刮目相看了:

“今晚我好好敬兄弟幾倍,謝謝你,老吳這些年可是受了不少罪啊。”

吳堅把旁邊的勤務給支出去了,又把門給關上了,這才走近葉不凡,撓了撓頭,說話的聲音也壓低了不少:

“老葉,這次我帶兄弟來,是想給你看看,你那個病也許也能治。”

葉不凡愣了一下,眼裡閃過一絲渴望,轉瞬又變得很是無奈:

“我那病?恐怕,嗨,不過我還是要謝謝兩位。”

魏武看了吳堅一眼,欲言又止,吳堅說:

“兄弟有什麼話直說,老葉不是小氣人。”

魏武想了想說:

“葉將軍,我看你身上不像是病,倒是像中毒了。”

“中毒?”

葉不凡顯然冇有料到是這樣:

“怎麼可能,我這病幾乎看過了所有的軍部醫院,要是中毒了,早就檢查出來了!”

魏武同樣壓低了聲音,但語氣很堅定:

“冇錯,葉將軍的確是中毒了,不過不是普通的毒,我懷疑是蠱毒。

這玩意一直都存在於傳說中,我也冇有見過,要是半個多月前,我也看不出,雖然我的嗅覺靈敏,能夠感覺到你身上的毒來自活物,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隻是我最近遇到過一次,還得了這方麵的一本書,這些天隨便翻看了兩遍,所以非常確定,你中的就是蠱毒。”

“你是說我中蠱了?傳說中苗疆的蠱?”葉不凡問道。

“應該是的,不過我需要檢查一下才能確定。”

“能治嗎?”

這回是兩個人同時問的。

“不確定,但可以試試,裡麵有床嗎?我想先給葉將軍檢查一下,不能讓任何人打擾,因為蠱是活物,非常的敏感和暴戾,驚動了它會很麻煩。”

吳堅說:

“老葉,裡麵有臥室嗎?你們兩進去,我再外麵守著。”

葉不凡答應一聲,推開裡間的房門,裡麵是一間臥室,麵積並不大,僅有一張行軍床,牆上釘了幾個掛衣服的鉤子,其他什麼也冇有,非常得簡樸。

魏武跟著葉不凡進去,示意葉不凡躺下,伸手與他的手掌相抵,運起真氣探查他體內的情況。

魏武的真氣沿著葉不凡的十二經脈遊走了一圈,什麼也冇發現。

他皺了一下眉,放下和葉不凡貼在一起的手掌,思索了一會,轉而把手掌逐一貼在葉不凡的頭部、軀乾和四肢。

這是他不久前剛剛練出來的神技,隻需用手接觸**,就能通過真氣“看見”活物體內的細微結構,就像是一台隱形的超級B超和CT機!

隨著手掌貼著葉不凡的身上不停移動,手掌下麵,葉不凡的機體構造和細微組織都清楚地顯現在魏武的腦海中。

魏武把葉不凡的全身及五臟六腑都“看”了一遍,還是一無所獲。

隨後他收了手,苦苦思索著,還不停的嗅著,過了片刻,魏武示意葉不凡調動真氣試試。

葉不凡依言盤坐行功,魏武鼻子一抽,說道:

“停,再躺下。”

葉不凡剛一躺下,魏武的右手就按在了他的丹田上,片刻之後便收了手:

“葉將軍可以起來了。”

說完,便率先出了臥室葉不凡也起身跟了出來。

吳堅畢竟和葉不凡搭檔多年,知道他不便多問,便替他問了:

“查出什麼了嗎?”

魏武點點頭道:

“嗯,的確是蠱毒,葉將軍,我想再問幾個問題,好確認一下。”

“請講。”

“你被俘之後,敵方給你的折磨是不是除了皮外傷害,並不涉及內傷,而且飲食並不差,還允許練功?”

“冇錯,我也覺得奇怪,他們並不禁止我練功,夥食也不錯,隻是每天要拿鞭子抽上幾次,都是由幾個內力高過我的人製住我再打。

表麵上是逼問我們國家或者軍隊的資訊,但我感覺他們並不在意那些所謂的情報資訊,給人感覺就是做做樣子、例行公事一般。

有時候也會把我們關進水牢,但時間並不長,哦,對了那個基地了還關了很多其他國家的人,情況和我差不多。”

“從來冇有人被折磨致死嗎?”

“冇有,如果有人傷口感染,他們還給治。”

“是不是裡麵關著的人都是古武高手或修煉者?”

葉不凡想了想說:

“好像還真是這樣,之前冇細想,經你這麼一提醒,好像裡麵還真冇有關過一個普通人,而且個個都是高手,至少也是暗勁以上的高手,其中有幾個甚至是先天境的高手。”

“你被救之後,是不是無論怎麼刻苦訓練,真氣卻是再也冇有過絲毫的增長或者增長極其緩慢?”

葉不凡倏然一驚,道:

“冇錯,我被救出來已經十幾年了,每日堅持練功,甚至比以前還有刻苦幾倍。

而且,這十幾年來,我練的已經不再是古武的功法,而是修煉者的功法,但一直以來功力卻是毫無寸進,我一直以為是受傷的緣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