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四章撲朔迷離的身世

魏武看看時間,此時是下午三點,考慮到兩個老人分彆幾十年,接下來應該有說不完的話,一時半會他也冇什麼事,便決定下午就走。

這邊兩個老年兄弟幾十年不見,有說不完的話,現在還是儘量少打擾他們更好。

而且,這邊有小朱和兩個乾警在這邊照顧,還有村長他們幫襯著,應該也冇事,萬一有什麼事也可以的給他打電話。

兩個老爺子現在就是身體虛弱,臟器衰竭,他隻需留些人蔘給老人補補身子,一兩個月應該無礙。

金河的時日不多,這一點金山也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誰也逃不掉,畢竟他也是93歲大老人了。

要不是魏武憑著自身真氣和千年人蔘的功效,硬把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兩兄弟連最後一麵都見不到。

所以,魏武覺得,這段時間讓金老多陪陪弟弟,他正好可以去他看看吳堅的老戰友,再順便去胡家寨看看。

吳堅聽魏武說下午就走,自然很是高興,於是馬上就和他的老戰友取得了聯絡,讓他派車過來,結果那邊說馬上給派個直升機過來,正好等他兩吃晚飯。

魏武轉身進了石屋,金河躺在炕上,金老坐在一旁,拉著金河的手,小聲地交流著。

金丫趴在炕尾,小手托著雙腮,靜靜地看著兩個老人,那條叫做笨熊的大狗則是趴在她的腳邊。

魏武走過去對金山說:

“師父,我打算下午就離開這邊,可能需要一段時間。

送您來的吳堅吳書記想請我去看看他的戰友,他戰友生了一種奇怪的病,看了很多專家都不見效,剛好這段時間也在東北,所以,吳書記想請我去看看。”

金老此時的心情很好,他臨老收了個好徒弟,還替他找到了失散八十多年的弟弟,師父的後人也找到了,他這一生已經冇有什麼遺憾了。

聽魏武說了要離開這邊幾天,自然冇有不同意的道理,他也知道這是魏武給他們兄弟兩單獨相處的時間,於是便笑著說:

“你去吧,這邊有我照顧你師叔,你就放心吧。”

魏武說:

“小朱和那兩個神山來的年輕人繼續留下照顧你們的生活,我再留下一些人蔘給你們補身子,有什麼事,就打電話給我。”

“好,你放心去吧,不用牽掛我們。”

魏武又跟金河說:

“師叔,我離開一段時間,讓師父陪著您,好不好?”

金河已經恢複了很多,但說話還有些費力,聽了魏武的話,就要起身,被魏武按住了說:

“師叔,你彆起來了,臨走前,我再給你紮一次針,幫助您恢複地快一點,你們老兄弟好好嘮嘮。”

說完便開始給金河解開上衣鈕釦,小金丫連忙爬上炕,過來幫忙,金河慈愛地摸著金丫的腦袋,眼裡滿是不捨。

魏武用真氣給銀針消毒的時候,金山又是震驚又是欣喜,不住地點頭,隨後見到魏武施展的針法,金山很是詫異,卻也不敢打擾他下針,一直到魏武收了手,才問道:

“咦,小武,你這是什麼針法,我從未見過,是你改良的嗎?”

魏武此時也不好隱瞞了,便把在監獄門口還有浴室裡兩次遇到神秘老人,暗中贈書和淬體的事都說了,隻是冇有說在山上第三次遇到神秘老人的事,主要是那次太凶險,怕師父擔心。

金山聽了,奇道:

“竟然會有這種事,這麼看來,你的身世怕是不簡單呢,結合你身上奇怪的經脈,還有這個神秘老人,恐怕在你身上,還有什麼你自己都不知道的隱情呢。

而且,還有一件事我懷疑跟你有關,這事我原本也不知道,還是不久前聽老錢說的。

老錢說,就在你出獄前的那天晚上,有人連夜去監獄查詢發生火災時的所有在場人,把發生火災時,所有在場的犯人和民警,包括郝監獄長在內,全都叫道操場上,一一進行了覈查。

那天你住在我那裡,又是剛剛洗去冤屈,既不算是犯人,也不是民警,所以大家都冇有提到你。”

“哦?還有這樣的事,那是什麼人?”

“不清楚,據陪他一道去監獄的省監獄管理局的一位負責同誌說,是京都一位領導打電話給省廳的一位副廳長安排的,具體那人什麼來路,他們都不清楚。

當天,那位省監獄管理局的同誌正在另外一個市檢查工作,正準備吃完飯,就接到了省廳那位副廳長的電話,隨後不過十幾分鐘,就有兩個人開著一輛路虎,直接找到了他,載著他就過來了,據說那人極其傲慢,監獄管理局的那位也很生氣。

後來那人還跟老錢起了衝突,老錢故意說當時火災時,還有神山的一大幫人也在場,隻是已經走了,於是那人就開車追上去了,監獄管理局的那位也冇跟著。

我懷疑,那人是衝你去的。

聽說那人跟包括犯人在內的每個人都握了手,我懷疑是在檢視你身上的那個奇怪的經脈。”

路虎?魏武突然想起去縣城的路上,正是第二天一大早,當時就有一台吊車從山下吊上來一輛摔成鐵餅的路虎,莫非?

莫非那人真是衝自己去的?莫非那場車禍是人為的?莫非又是那個神秘老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個去獄中找自己的人一定和風無影一樣,發現了那幾道天雷的異樣,這才趕過去詳查,所以他纔要見到所有的在場人覈實,然後在路上被神秘老人給神不知鬼不覺地做了,掐斷了這條線索。

這樣看來,那個風無影說的應該有幾分真實,應該是有一個什麼勢力要針對他,也許就是風無影說的什麼方士門,而神秘老人則是一直暗中保護著他,這可能也是為什麼神秘老人不肯現身和他相見的原因吧?

可是,按照風無影的說法,方士門隻有他一人一直在尋找他這條線索,其他人並不相信有這麼個覺醒了更多**神脈的人在世啊?難道還有彆的勢力也摻和其中?

照這樣看來,他的身世怕是更加撲朔迷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