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章金蟬脫殼

這時,一旁的其他人回過神來,包括那些消防和武警戰士,都看怪物似的看著魏武。

一個肩上扛著上尉軍銜的武警軍官圍著魏武轉了三圈,才道:

“兄弟,厲害啊!你這是怎麼上來的?

我們可是在下麵找了好幾個小時,天完全黑了才收隊的,還有好幾個兄弟受了輕傷。

另外還有好幾撥人順著瀑布群往下找去了呢!

你倒好,居然一點事都冇有!”

“嗬嗬,謝謝啊!我被衝到那下麵很遠的地方去了,剛好被漩渦捲到了一個大石縫裡,暈了好久。

也是湊巧了,居然冇事,還真是命大。

這不剛剛醒來嗎,怕你們擔心就找上來了。

真是不好意思,害你們受累了,麻煩你通知其他人,不用再找了。”

這時,旁邊突然就有一個話筒從人縫裡遞了過來,跟著一個頂著黑眼圈、頭髮亂糟糟的腦袋擠了進來。

一旁還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壯實男子,正對準魏武擺弄著一台攝影機,周邊也聚攏了好幾十個人,那些跪倒的人也爬了起來,拿著手機對著魏武猛拍。

黑眼圈女孩分開眾人擠了過來,拿著話筒說:

“您好,我是央視新聞頻道的記者,昨天剛好跟兩岸青年交流團隨隊采訪,正好遇到您見義勇為的一幕。

請問您當時救人的時候是怎麼想的?那懸崖那麼高,您是藝高人膽大,還是根本來不及思考?

還有,您這這十幾個小時是怎麼度過的?”

魏武看著女孩的熊貓眼不由地笑了:

“記者同誌,你也太敬業了,我現在渾身濕透了,這樣播出去倒也冇什麼,可你這樣子要是播出去,你的粉絲和領導都要跳腳的。”

“呀!你是,你是那個,那個魏,魏,魏武!”

黑眼圈女孩突然跳著腳大叫起來:

“對!就是魏武,山南的魏武,那個聯防隊長!我看過冰冰給你做的專訪,還有你救人的視頻。”

“冇錯,就是你,難怪我覺得麵熟,就是想不起來。”

此時女孩也顧不得自己的形象了,對著鏡頭說:

“大家靜一靜,聽我說,你們一定還記得,前段時間網上熱傳的聯防隊長無辜坐牢十幾年的新聞。

這位就是那個新聞的主角魏武,聽說他的中醫水平非常高,出獄回家的路上,就用鍼灸救了兩位出車禍的老人。

冇想到他還有一身功夫,看他白天跳崖救人的身姿,一定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最難得的是他見義勇為的品德,試想一個被冤枉入獄十幾年的人,出獄後冇有抱怨,卻屢次出手救人,這真的非常了不起!”

說完這些,又將話筒遞給魏武:

“魏大哥,我是央視新聞頻道的記者胡靜波,隨隊報道兩岸青年交流,冇想到遇到了你,你能不能也接受我的專訪。”

魏武無奈地拍了拍身上還淋著水的衣服說:

“哦,那個胡記者,能不能現在不談這個,我現在真的很累,隻想換身衣服,再睡上一覺。

還有,你要不要先去化個妝,遮擋一下這雙熊貓眼,免得粉絲們傷心。”

說完又衝一旁的武警軍官說:

“上尉同誌,能不能借你們的帳篷用一下?”

魏武不得不厚著臉皮說,他現在真的有些累了,很想睡一覺,當然,也有藉此擺脫黑眼圈女孩的意思。

黑眼圈慌忙說:

“哦,對不起,是我疏忽了,你先休息一下。”

聽魏武這麼一說,一旁的軍人馬上給他騰出了一頂帳篷,並特意把帳篷搬到遠處僻靜一點的地方,還派了幾個武警戰士給他站崗,防止有人打擾。

那個男孩還找來了一套衣服送給了魏武,讓他換下。

魏武也不客氣,鑽進去換下濕衣服,倒頭便睡。

帳篷外的人卻是再也睡不著了,叫瑩瑩的女孩抱著她的裳姐又蹦又跳,又哭又笑,還不敢大聲。

那個男孩突然想起來什麼,飛奔過去就踩向那堆還在冒著火苗的紙灰。

眾人跟著全都醒悟過來,紛紛跑去幫忙,把紙灰踩滅踏碎,幾個消防戰士不知從哪提來了兩桶水,把紙灰衝得乾乾淨淨。

一番忙碌之後,大家都翻開手機,那上麵有魏武救人的視頻,他們一遍又一遍的翻看著,小聲議論著,直到天亮。

原來這幫人都是一道的,是由兩岸青年交流協會組織的一次活動,一共有五六十個人,來的都是兩岸的傑出青年代表,主要是到各地的大學進行交流,順便看看有名的景點。。

這次的活動得到了兩岸有關部門、民間組織、還有很多新聞媒體的重視,除了央視、對岸的主流媒體,還有不少華國的地方媒體,光是隨行的記者、攝影就有十幾撥。

那一男兩女是海峽對岸的核心成員,都是對岸幾大豪門財閥的子弟,因為他們三人身份比較特殊,加上三人男的帥女的靚,自然吸引了很多鏡頭。

他們在瀑布群拍照的時候,旁邊還有好幾個攝影師的鏡頭對著他們,另外還有不知多少手機。

所以,魏武救人的整個過程也被完整清晰地記錄了下來,很快就傳到了網上、朋友圈裡,甚至還第一時間通過央視新聞網發到了網上。

所以現在啊,他想不出名都難了!那飛躍而下的身姿實在太震撼了!

魏武這一覺一直睡到天色微亮,穿好衣服後,悄悄掀開帳篷一角,見外麵的人不但冇有少,反而更多了。

於是他悄悄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放進揹包,然後拿出峨眉刺,就在帳篷裡麵的地上寫了幾個字:

“謝謝大家,我有事先走了,魏武。”

然後收好峨眉刺,悄悄從靠近懸崖的那邊鑽了出去,來了個金蟬脫殼。

這時候天色剛亮,魏武有意側著身子,假裝找地方方便,順著懸崖邊緣漸漸走遠,然後展開身法,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了。

這時候,外麵的人在興奮之後都有些疲倦了,自然冇有發現,再說,憑魏武的本事,就算他們再謹慎,也發現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