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七章葫蘆夫妻

魏武聞見那乾屍上散發著一股濃烈的藥味,應該是死者生前服用了大量保持屍身不腐的藥物。

讓魏武欣喜的是,那裸露的乾屍身上,也有一隻和他之前得到的那個幾乎一模一樣的葫蘆,隻是這個葫蘆是青黃色的,用一根不知什麼材質的絲帶繫著在乾屍的腰間。

這個葫蘆比魏武此前得到的那個顯得略微“胖”一些,也稍微高一點,氣息極為相似,不過比先前那個要更加偏向陽性,所以它應該是那個葫蘆的“老公”,它們很可能是一對“失散多年的夫妻”。

魏武心中狂喜,他之所以冒險爬過來,就是為的這個。

魏武伸手正準備解下那個葫蘆,想了想還是縮回了手,然後走到乾屍的正前方,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

不管怎樣,這個人也是個前輩,自己想要他的東西,又無法征得人家同意,磕幾個頭也是應該的。

魏武鄭重地磕了三個頭,為了表示誠意,每一次都是把頭重重的磕在地上。

磕完頭剛剛爬起來,便聽到“哢”的一聲,緊接著從乾屍身下的石板邊緣射出了無數細如牛毛的小針,同時還有一股異香散發出來。

魏武急忙退了兩步,屏住了呼吸,仔細分辨了一下,便知道這是一種極少見的金邊溶血草的汁液。

此毒見血封喉,隻需幾秒鐘就會喪命,端的霸道無比,雖有藥可解,但配製解藥需要的幾味藥比金邊溶血草還要難得,若是中毒以後再設法配製解藥,絕對來不及。

魏武暗自慶幸,若不是剛剛磕了幾個頭,此時怕是已經毒發身完了。

於是他更加小心了,仔細觀察了一遍周邊環境,見再無危險,便走過去解下了葫蘆。

那人的頭髮很長,垂到了腰下,魏武解下葫蘆,然後打開葫蘆上麵的木塞,就聞到一股嗆鼻的酒味直沖鼻腔。

酒是藥酒,還是特彆霸道的藥酒,藥是好藥,都是堪稱天材地寶的奇藥。

許是藥力太厲害,亦或是酒泡的時間太久了,那氣味太過濃烈,聞著就能把人醉倒。

魏武趕緊把木塞塞上,決定出去後再研究,便在雙肩包裡找出一個包乾糧用的保鮮袋,把葫蘆包裹起來,裝進了揹包。

接下來魏武打算把那具乾屍裝進石棺,畢竟自己得了人家的好處,給他收殮一下屍骨也是應該的。

於是他帶上手套,伸手把棺蓋推開,使縫隙足以放進屍骨,然後輕手輕腳地把屍骨提了起來。

那屍骨僵硬,即使提了起來也仍然保持著盤坐的姿勢,除非折斷他,否則無法放平。

魏武隻好就這樣把它盤坐著放到石棺裡靠前的位置,好在石棺夠高,屍骨的頭頂比石棺略低,並不影響蓋棺。

放好屍骨後,魏武便拉動棺蓋準備給他蓋上,發現竟然拉不動,應該是從前麵曲著身子不好用力,於是便轉身準備到另一側去推。

這時才發現剛剛屍骨盤坐的石板上有一個突出的正方形石塊,像是一個機關的按鈕,也有可能是石塊下藏了什麼東西。

魏武心中好奇,有心掀開看看,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合上棺蓋再說。

他走到石棺的另一邊,雙手推動棺蓋,這回就輕鬆多了,稍微用點力,棺蓋便緩緩移動並嚴絲合縫地合上了。

就在棺蓋合上的瞬間,就聽到“嘎吱吱”一陣響聲,就見剛纔看到的那個正方形小石塊緩緩上升,隨後石棺下麵的地麵緩緩下降。

魏武趕緊跳到了一邊,就見石棺及四周約三四米的地方正越降越低,形成了一個長方形的墓室,約**米深,從上麵看下去,可以看到下麵的空間更大。

墓室旁邊還有一條長長的台階,直通下麵的墓穴。

遏製不住好奇,魏武便小心地緩步沿著台階下去,一路並未發現異常,順利來到洞底。

底下光線很暗,但魏武有夜視能力,看得很清楚。

下麵應該有兩個籃球場大小,呈正方形,此時他和石棺處在正中間。

環顧四周,除了石棺,再也冇有任何東西,地麵和頭頂也冇有異常,隻是墓室的四壁居然是乳白色的,似乎還隱約閃爍著玉質的光澤。

走近對麵的石壁一看,隻見那石壁似乎真的是玉石材質,手感非常光滑細膩,湊近仔細一看,果然是一塊塊的玉石堆砌而成,隻是因為打磨的十分光滑,所以幾乎看不到縫隙。

玉璧上刻滿了字跡和圖案,字像是篆體字,隻是結構比普通的篆體字還要繁雜得多,魏武不認識。

圖案有人形,也要植物花草,人像有立姿也有坐姿,分明是練氣行功和拳腳套路的圖解,另外還有很多標註著無數人體穴位的圖案,上麵標註的穴位明顯比魏武知道的要多得多。

魏武忙拿出手機,仔細地把所有文字和圖案按順序拍了下來,準備回去慢慢研究。

翟老爺子送的這個手機功能很強大,閃光燈特彆給力,每一張照片都拍得非常清晰。

足足拍了幾百張照片,才把四周全部拍完了,回過頭來,魏武再次衝棺材磕了三個頭,站起身時再次聽到“嘎嘎”的響動。

魏武吃了一驚,慌忙順著台階跑到上麵,剛剛站定,就見原本盤坐著屍骨的石塊上麵掉下來一塊巨石,把下麵的石塊砸的粉碎,同時那個墓室的洞口也緩緩合攏,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等灰塵散儘,魏武來到碎石前仔細的翻找,剛剛掉下石頭的瞬間,他看到地上似乎有一根很短的棍子。

仔細翻找後,找到一根二十多公分長,一頭尖細,類似長針一樣的東西。

仔細辨認後,魏武估計是那人的髮簪,據說人死後頭髮還會繼續生長,應該是髮簪被生長的頭髮裹在一起,先前魏武冇有發現,後來搬動屍骨的時候掉下來的。

那髮簪非金非玉,顏色青綠,入手卻是異常沉重,估計不下三十斤。

魏武微微咂舌,就算是純金打造,也應該冇有這麼重,也不知是什麼東西做的。

現在那石棺和洞穴都消失不見,自然無法把髮簪送到棺材裡,於是他隻好把髮簪塞進了揹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