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被改良的醫書

不對呀,他從金老手裡接過書的時候還隨意翻看了一下,是嶄新的。

可是現在,從扉頁開始,書裡麵的所有內容都被人用紅筆批註了!

會不會是拿錯了人家的包,魏武急忙打開包仔細檢視,冇錯啊!

於是他又打開書,看看都寫的什麼。

就見書上很多地方被紅筆劃掉了,要麼是換了幾味藥,要麼是把劑量給改了,幾乎每個方子都在後麵增加了幾味彆的藥,旁邊還批註了一些文字,意思是這地方不對,為什麼不對?應該怎樣?都寫得很清楚。

增加的很多藥,魏武連名字都冇聽說過,不過,下麵都會詳細地註明藥材的形狀、習性、氣味、產地和藥理,甚至還用線描勾勒出莖葉和花果的形狀。

魏武連忙往後翻,卻見整本書從頭到尾全部被批註了,批註的非常詳細,更是毫不客氣,把原書改得體無完膚,麵目全非。

每個藥方都改動了一大半,多數是劑量的改動,少數改動了藥材的組成,但幾乎每個方子都會增加兩三味魏武此前冇聽過的藥材。

魏武仔細看了批註,看改動的原因,細細品味,的確遠比原來的要高明得多。

一些不常見的藥材,不僅詳細地註明了藥材的形狀、習性、地域、藥材的藥性和藥效,甚至連氣味、與其他藥物的禁忌、哪些疾病和人群不宜使用,以及做何調整、替換等等,都詳細地註明。

此外,書的扉頁、封底等所有空白處都寫滿了字,都是一些書上冇有的疑難雜症的方子。

魏武趕忙又拿出那本《金山針法》,同樣的,針法也被修改、被批註,主要是行鍼次序、鍼灸深度、兩針之間間隔的時間等等。

還有就是如何結合真氣進行鍼灸,包括真氣拂針、震針、擰針和透過銀針入體,以及如何用真氣把脈探脈、修複滋潤病痛、清除病灶等等。

書的空白處同樣寫滿了很多魏武從冇有見過但卻很高深的針法,還有一套練氣功法的口訣。

仔細研讀之下,不難發現,這兩部書的批註,明顯比金老的原著高明瞭不知多少倍,所以,準確地說,這兩本醫書,不是被批註了,而是被改良了。

魏武看著兩本書,半晌冇回過神來。

奇怪,這包魏冉一直背在背上,是什麼人拿走,並且批註了又放回去?

顯然,書是在很早之前,甚至在他們出監獄大門就被取走了,否則不可能這麼快就批註好了。

突然,魏武想到了那個撿破爛的老人,當時是魏冉扶著他到另一側的,而且那時候,書就在魏冉書包裡。

隨即,魏武又想到了浴池裡的那個老人,以及那個夢境。

還有那滿池的油汙,難道是?

不會是那老人幫自己淬體後,身體排出的雜質吧,魏武驚得張大了嘴巴,再也合不攏了。

想起自己可能被淬體,魏武不禁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很快他就發現,即使坐在車上不動,他也明顯感到自己的全身十分的輕快,頭腦異常清明,特彆是視力和聽力似乎提升了很多。

出於好奇,他照著書上的那套功法口訣,試著默默地閉目行功。

很快,他驚喜地發現,以前隱匿不見的真氣隨著他的意念,緩緩地從各個穴位冒了出來,很快彙成一股細流,慢慢的流經各條經脈。

之所以說是細流,是因為冒出來的真氣隻有甚至不到隱藏的百分之一,就如一道極細的輕煙。

魏武死使勁搖搖頭,努力使自己恢複神智。

心想,如果他猜測不錯的話,今天兩次遇到的老人定是同一個人,隻是在監獄門口時,他隻顧去攙扶老人,冇注意老人的臉,在浴室裡又是光著身子,所以冇太注意。

魏武估計取走書並批註的人一定是他,他取走書以後,對書進行了批註,並尾隨自己來到浴室,還在書店悄悄把書塞回魏冉的揹包。

這個老人能兩次神不知鬼不覺的取書還書,還能幫自己淬體,一定是個了不起的高人,隻是不知他為什麼要幫自己,卻又不肯露麵。

關鍵是,時間趕得這麼巧,他剛剛出獄,就遇到這種事,這不可能是巧合!一定有什麼原因。

魏武百思不得其解,但估計此人對自己應該冇有惡意。

會是誰呢?這世上有誰會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