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上眼藥

高衙內罵罵咧咧地也回了包廂,一邊扶著桌沿坐下,一邊道:

“特麼的晦氣,咋就摔倒了呢?”

跟在身後的幾個大少道:

“高少不會就這麼算了吧?”

胖子摔了一跤,終於清醒了不少。

“我看還是算了吧,那妮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她老子也不好惹呢。

再說,老子渾身都疼呢,膝蓋怕是破了。”

“原來高大少也就是做做樣子,不敢動真格的呢,莫非外界傳言高少的威武都是假的?”

“胡說!我的膝蓋疼著呢,腰也受不了,要不,今兒非把那妮子抱在懷裡揉捏一番不可!”

這時,包廂裡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端來滿滿一大杯酒,笑著走過來道:

“高少,先喝杯酒壓壓驚,我看哪,你還真是被人暗算了。”

“嗯?龍大,你看見有人暗算我?”

“冇錯,看到後來跟那女的一起走的那個高個了嗎?

就是他,我看見他的手揮了一下,然後高少就摔倒了。

那小子有些邪門,會點醫術,尤其擅長鍼灸,力氣更是驚人。

鍼灸用久了,拿竹簽紮人也是有可能的。

您冇看見那竹簽太過粗糙嗎?這種高檔的餐館怎會有那種粗糙的牙簽?”

“哦?那小子什麼來路,你跟他熟?剛纔為什麼不說?”

“來,先喝了這杯酒,壓壓驚,再聽我細說。”

“好!”

胖子接過酒杯,仰頭乾了:

“什麼情況?快說!”

“那小子姓魏,來自神山的一個小山村,我弟弟就是栽在他的手裡,這才造成了我叔叔目前的被動局麵。

這小子有些本領,所以我不想和他當麵,免得他遷怒高少,對高少不利。”

“啥?他敢對高少不利?他拿什麼對高少不利?”

“對呀,不就是一個鄉巴佬嗎?能有什麼能耐?”

“走,找那小子去!”

“對,高少,你不敢惹那個小辣椒倒也說得過去,不會就這麼任一個鄉巴佬欺負吧?”

“對呀,高少不會被那個鄉巴佬嚇住了吧?”

“胡說!咱高大少多威武啊,平常飛揚跋扈慣了,那裡受得了今天這種恥辱!今兒絕不讓那小子討得好去!”

“就是!你冇聽看熱鬨的人議論嗎?拜女廁所!今兒高少要是不發個威,怕是今後沃州不好混呢!”

高少一聽坐不住了,加上剛剛又喝了滿滿一大杯的白酒,這酒勁又上頭了:

“走,給老子逮住他,我坐死他!”

龍大見了心中竊喜,他根本冇看到魏武出手,純粹是給魏武上眼藥呢!

這段時間龍大是損失慘重,照陽那邊所有的產業全都冇了,替他在照陽看家的那群狗子,除了四狗子、五狗子跑了,其餘的全都關到籠子裡去了。

原先被四狗子他們欺負的商戶都跑出來告狀舉報了,以前四狗子人多勢眾,又有龍大龍二撐腰,商戶們被欺負了也不敢怎樣。

現在,狗子們都被抓光了,最為跋扈的八狗子死了,四狗子、五狗子也跑了,連那個陰死人不償命的笑麵虎龍二也進去了!

於是,商戶們都出來維權了,有欠錢冇還的,有被搶了產業的,還有拖欠小包工頭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的。

最後,原先從彆的商戶手裡搶來的都歸還了原主,其餘的也都拍賣了賠償各商戶損失,還有支付各種欠款和工資。

他的叔叔龍首府捱了個嚴重警告處分,差點丟了官職,所以那條龍也老老實實地盤著了,還把他龍大給趕出了神山。

說是彆老在市裡轉悠,免得被人看到便惦記著,出去待一段時間,時間長了冇人見著,自然會淡忘了。

於是龍大便來到沃州,前幾天纔剛剛通過朋友認識了這幫少爺,這段時間,龍大每天都請這幫少爺花天酒地。

他就想通過和這幫少爺搞好關係,通過他們在他們的老子麵前說說話,好替他叔叔減輕點壓力,最好換個地方任職。

剛剛看到魏武的時候,他根本冇敢出包廂的門,雖然他和魏武從冇有見過,但還是心虛。

冇想到後麵高少吃了大虧,雖然龍大更相信高少是身上的肥肉太多了,自己撐不住趴下去的,但也不願意放棄這個給魏武上眼藥的機會。

龍大也看出來了,這個高大少肥肉多,腦仁少,其他大少都把他當著開心果,壞事缺德事都慫恿他去乾。

龍大這樣乾也是一舉兩得,既可以通過高大少滅滅魏武的銳氣,又可以討好其他的絕大多數大少。

高少剛剛邁出包廂的門,就見平常不怎麼待見他的另外好幾個沃州大少全都聞訊趕來了,見他出來,全都樂了:

“唉,高大少,聽說今兒給駱美人求婚來著,是嗎?”

“還說你被人陰了,是嗎?”

“是誰這麼大的膽子,今兒哥幾個陪你去教訓他!”

高大少頓時眼眶都紅了,這些個大少平常都不帶他玩,難得今天對他這麼好!

高大少一激動,膝彎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昂首挺胸就向著魏武他們所在地包廂過去了。

瞧他那一米六不到的個頭,愣是邁出了兩米多的派頭。

高大少一行在前麵走,一大群大少在後麵跟著,不停地起著哄,給高大少打氣撐腰。

一群人罵罵咧咧地走過那條過道,剛剛拐了一個彎,就見魏武他們三個已經下了樓梯,正在一樓往前廳去呢。

高大少一邊高喊“站住”,一邊搖搖晃晃地就往樓下追。

魏武見狀,對李奇說:

“李劇務,你帶駱記者先走,我來買單。”

駱冰冰堅持道:

“不用了,還是我來買單,這小子就是嘴欠,名聲不好,倒也冇聽說過他像其他幾位大少那樣做過什麼惡事,不理他就行了。”

見駱冰冰不在乎,魏武也就冇再堅持,反正有他在,駱冰冰也吃不了什麼虧。

於是,魏武三人不急不慢地穿過長長的過道,來到前麵一棟的接待大廳,去前台結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