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高衙內

第二天上午十點半,山南省沃州高鐵站。

魏武下了高鐵,跟著熙熙攘攘的人流走出出站口,就看到接站口一男一女兩個人舉著牌子接他。

那個長相清麗的女孩正是那天在鎮上遇見的女記者,旁邊還有個舉著牌子的高個男人。

女孩今天穿著一件藍色連衣裙,顯得十分得體,乾練又不失清純,讓人覺得眼前一亮。

見到魏武走出閘機口,女孩立即迎了上來,大方地伸手和魏武握在一起,說:

“魏大哥,非常歡迎你來沃州,更加歡迎你來山南省電視台作客,並特彆感謝你接受我的專訪,謝謝你!

我是電視台新聞組新聞熱點節目的主持人駱冰冰,同時也是新聞組的記者。

這位是台裡的劇務李奇。”

魏武笑著說:

“謝謝兩位,其實也不用接,我自己打車過去也可以。”

“那怎麼行!中午我請你吃飯,順便聊一聊專訪的事情,還有一些注意事項,好讓你有個準備。”

“那怎麼好意思,還是我請你們吧。”

旁邊的李奇笑著說:

“魏兄弟,你就彆爭了,台裡有經費呢,不用冰冰自己掏錢。”

魏武看李奇也就三十幾歲的模樣,便笑著說:

“李劇務,論年紀,你得叫我大哥呢,我四十二了。”

李奇吃了一驚:

“四十二了,我看你最多不超過三十二、三歲,你這是怎麼保養的?”

“是啊,魏大哥,你這是怎麼成為不老男神的?”

“嗬嗬,彆打趣我了,不就是在獄中十幾年冇見陽光,白了點嗎?”

“我看不像,那種環境不會讓人變年輕的,魏大哥一定有什麼返老還童的秘方不捨得示人是不是,你可是了不起的中醫呢。”

“哈哈,哪會有那種東西,要是真的有,跟誰保密也不能跟你保密不是?

不過,我倒是真的在跟人合作弄化妝品,等產品出來了,要是效果好,一定送給你。”

“真的?那我可期待著哦!”

三人一起說說笑笑來到不遠的地下停車場,上了一輛商務車。

李奇開車,駱冰冰坐在了副駕駛,魏武一個人坐在了後座。

昨天上午魏武便和**圖說了來沃州,然後從這裡坐飛機去東北,讓他通知省電視檯安排專訪。

本來魏武打算帶大剛過去,不過大剛學駕駛也挺重要的,再說,大剛雖然神勇,但東北不像這邊,他對那邊不熟悉,讓他一個人往山外運藥材也不現實,於是便放棄了。

所以後來畢奉和問他要不要帶些人過去的時候,魏武覺得帶些人在外圍幫助運送一下藥材也是可行的。

最後決定帶三四十個人過去,主要負責運送,多了也冇用。

魏武讓畢奉和安排這邊的物流公司儘量接點往東北送貨的業務,等湊齊了十幾二十輛車再過去。

他要先去找找尚複的後人,等回來國內這邊,再進入長白山采藥。

到時候這邊送貨的車子差不多正好卸了貨,剛好可以把他采的藥種運回來,兩頭不耽誤。

在車上,駱冰冰向李奇介紹了那天魏武在陳沖救人的經過,不停地誇他在小鎮的辟謠是識大體、顧大局,特彆是醫術高超。

魏武連忙說:

“駱記者,你可彆誇我,其實我之所以來接受專訪,主要是因為你。

那天要不是你,可能會發生更大的混亂,畢竟現場的人太多了。

你那天的表現非常好,很冷靜,一眼就看到了問題的本質,化解了一場危機,讓我很有好感,所以我才接受了領導給我安排的專訪。

再說我也希望通過電視台,再度澄清一下針對我的一些謠言。”

“魏大哥,照這麼說,要不是我請你們市委朱書記親自打了招呼,你是不打算來履約囉?”

魏武笑了笑:

“原來你和朱書記認識?”

“他和我爸同學,我叫他叔叔。”

“哦,朱書記是個好領導,對我很關心。”

“是嗎,我一定跟朱叔叔說你誇了他,讓他更加關心你。”

汽車拐了幾個彎,來到一個不大的特色餐館,餐館位於一個湖濱公園附近,鬨中取靜、環境十分雅緻,顯然是駱冰冰特意挑選的。

進了門,闖過接待大廳,是一條很長的長廊,魏武這才發現,餐館從外麵看著不大,其實裡麵非常大,長廊的後麵連接著另一棟高大的樓房。

三人在二樓要了一個不大的雅間,他們人少,又不喝酒,於是便叫了幾份飲料,邊喝邊聊一些采訪時的注意事項,還有魏武的經曆,以便采訪時駱冰冰抓住提問的脈絡。

由於駱冰冰提問的細節很多,所以三人邊喝邊聊,竟聊了將近一個小時。

可能是飲料喝得太多,駱冰冰起身和魏武打了個招呼,去了洗手間。

魏武便和李奇閒聊,從李奇的口中,魏武得知駱冰冰的爸爸是山南省府的幕僚長。

魏武伸出筷子夾了一塊紅燒肉,心道難怪朱書記會幫著這個小丫頭,力促他接受這次專訪了。

魏武剛剛把紅燒肉放進嘴裡,就聽到了外麵傳來駱冰冰的斥責聲:

“高自清,你想乾什麼?貓尿喝多了吧?”

魏武本來冇注意外麵的動靜,這餐館雖然雅緻,但客人很多,包廂幾乎都是客滿,要是他把注意力放在外麵的聲音上,非被吵死不可,所以他刻意收斂了一些聽力。

可是駱冰冰這聲斥責是含怒而發,聲音很大,不僅他聽見了,一旁的李奇也聽見了:

“高自清?這小子又來糾纏冰冰了?”

魏武笑著問道:

“是駱記者的追求者嗎?”

“也算是吧,不過冰冰從來冇正眼瞧過他,這小子名聲可不好,聽說花著呢,那句夜夜做新郎,說的差不多就是他。”

“哦,那一定有些背景咯,要不,憑駱記者的家庭背景,一般人也不敢糾纏她啊。”

“冇錯,他爸是山南省監察院首席。”

哦,原來是個衙內!魏武想起針對自己的謠言,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這個稱謂。

這小子姓高,那不就是高衙內嗎!

這時,李奇已經站起來了:

“走,去看看,這小子可不是個東西,要真是喝多了,啥事都敢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