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口無遮掩的丫頭

等掛了電話上了車,魏武纔想起給林依然的保健品和化妝品的藥方還冇給她,於是就打電話問她在不在酒店。

林依然說在,而且她正要找魏武呢。

於是,魏武便讓她稍等,然後和吳堅一起去了富通大酒店。

兩人跟著服務員進了林依然的辦公室,林依然正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等著呢。

吳堅笑著說:

“唉,依然,我看今天富通的生意格外地好,外麵和地下停車場都停滿了車。

你怎麼有空坐辦公室裡喝茶?”

林依然一邊給兩人泡茶,一邊道:

“我辭職了,正在準備辦移交呢,以後我就跟著魏大哥了。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魏大哥說啥就啥。”

吳堅哈哈大笑道:

“丫頭,你想嫁給你魏大哥?”

林依然的臉“騰”地一下,就紅到了邊,跺著腳道:

“吳叔叔,吳書記!

不帶這樣欺負人的,我那話就是一個比喻,意思是以後就跟著魏大哥混了。

不是你想的那樣!”

說完,還紅著臉瞟了魏武一眼。

魏武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這才笑著問道:

“你辭職了?那酒店怎麼辦?”

“我老弟回國了,我解脫了!

他在落日國學的就是酒店管理,又在歐洲的大酒店工作了兩年,在酒店經營方麵比我強多了。

正好我也不喜歡這些吃吃喝喝的事,就跟著你創業了。

我可是把自個赤條條地交給你了,你可彆甩了我。”

這句話說完,林依然才意識到了這話太曖昧,再次漲紅了臉跺腳道:

“呸,呸,不是,不是那個意思,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啦!”

吳堅笑著打趣道:

“不是我想的哪樣啊?我什麼也冇想啊。”

林依然這回是真的社死了,急忙打岔道:

“哥,你那配方弄好了冇,我和我爸死磨硬泡了好久,他才答應讓我試試,同意把那兩個廠子暫時交給我管理。

我已經給酒廠,還有化妝品廠都開了中層以上的領導會議,讓他們這些天全力以赴地清理衛生、檢查設備,隨時做好生產的準備。

新產品審批的事我讓廠裡安排了專人負責,已經開始前期工作了。”

魏武不由得啞然失笑,冇料到這丫頭性子急,說話冇遮擋,乾事更是雷厲風行。

幸虧他有所準備,冇有拖後腿。

於是,他從雙肩包裡拿出十幾個塑料瓶,一一擺在茶幾上。

林依然立即大呼小叫起來:

“這就弄好了?魏大哥,你太厲害了,我愛死你了。”

說著再次漲紅了臉,羞得雙手捂住臉,再也不敢開口了。

吳堅再次笑著說:

“你這口不擇言的丫頭,說話就不能慢點,冇人跟你搶。”

魏武也鬨了個大紅臉,也不多話,再老闆桌上找了支記號筆,在瓶上寫了編號,一起交給她,說:

“這裡一共是五個方子,這些是藥酒的,剩下的是化妝品的。

你按照我這個編號的順序分幾次新增,新增時要注意避開廠裡的人還有監控,彆讓有心人摸走了配方。

這些隻是生產審批用的樣品,等批覆下來後正式生產了,再給你正式的方子和原料。”

林依然認真點了點頭,表示試生產的時候多帶幾個人過去,叫她老爸把保鏢也帶上。

林依然告訴魏武,說這兩個企業目前基本是停工狀態,工廠裡冇幾個人。

酒廠目前也就是生產一些低端酒,滿足本地一些低端人群的習慣性消費,化妝品公司則完全靠代工生存。

所以兩個廠現在的生產規模都很小,大多數生產線和設備都好長時間冇有用了,隻有少數設備正常運轉。

人員也很少,但都是老員工,生產樣品倒是正好。

如果樣品出來後效果好,需要大量生產的話,現有的設備和生產線,還有人員,恐怕都無法滿足生產需要。

好在她爸已經答應,如果樣品經過試用,顧客的反映好,他同意投資購買全新的生產線,就是為了讓寶貝女兒有個自己喜歡的事情做。

林依然已經在著手聯絡廠裡的老員工了,尤其是一些骨乾人員。

當然,即使是現有的老員工以老帶新也是可以的,但林依然還是希望能找到更多的老員工回來。

另外,由於兩家企業很長時間都冇有真正的生產過屬於自己的產品,所以銷售渠道幾乎冇有。

不過她爸的產業較多,可以通過這些企業的相關渠道幫忙,儘快打開局麵。

林依然清楚,魏武雖然醫術超群,但化妝品和保健品畢竟是第一次接觸,純粹是被她自己逼出來的。

所以她心中難免有些忐忑,不清楚產品的效果到底如何,既不敢放開手腳大張旗鼓地乾,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往前走。

於是她試著問魏武,是不是現在就開始全麵招聘員工,並全力佈局營銷和推廣渠道。

魏武為了打消她的顧慮,安慰她說:

“你就放心的乾吧,這幾款產品我是有把握的。

隻要批文下來,好不好賣,什麼時候會大賣,完全取決於你的推廣和宣傳,效果絕對是冇問題的。”

聽他這樣一說,林依然才放了心。

魏武跟著又說道:

“不過,因為是酒類和化妝品,功效固然重要,但口味和香味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要是酒的口感太差,化妝品的香味不對,就算是功效再好,也賣不動的。

最開始的時候,這兩個環節可能比功效更重要,這是消費者是否接受的最重要指標。”

“放心啦,我早就想到了,我爸已經托人在幫我找這方麵的人才了。

我爸說,他們接觸了幾個,都是相關方麵的頂級專家,甚至都談得差不多了。

不過,人家聽說是做保健酒和有治療作用的化妝品,都有了顧慮。

說是一方麵要看待遇,更看重的是看藥效。

按照他們的說法,要是產品本身的藥效不好,就浪費了他們在行業裡的赫赫威名。

所以,他們的意思是,先試製出產品,哪怕粗製濫造也不要緊。

產品試製出來後,他們要自己找人試用。

隻要試過之後,藥效真的好,後麵的事就可以交給他們了,哪怕待遇少點都行。”

魏武笑著給了她一顆放心丸:

“那就冇問題了,你現在就可以讓他們找好誌願者了,藥效我可以打包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