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二章調試藥方

事實上,魏武並不太擔心藥方泄密,首先,每種藥方裡麵至少有三味以上的藥材,彆人不知道是什麼,也無法找到,就算找到一兩株也無濟於事。

而其次,這一次試製新藥,使用的都是純野生藥材,還都是30年以上的,所以纔會有這樣的藥效。

今後大規模生產時,那裡會有那麼多的野生藥材,要是用種植藥材,就必須得加進去千味紫藤才行。

而千味紫藤,全世界也隻有他一個人有。

等今後利用種植藥材大規模生產的時候,魏武也安排了後手,他把千味紫藤的藥劑放到最後一道工序加進去,冇有它,藥效會下降近百倍。

這樣做,也算是有備無患了。

給林依然的方子他同樣會做一些類似的安排,這倒不完全是不相信自己的合作夥伴,而是魏武知道現在商業間諜太過厲害,他們有辦法讓絕大多數人為他們所用。

還有類似老畢說的那個境外勢力,能讓那麼多大佬為他所用,必定有不一般的手段。

所以,他打算等正式生產的時候,除了普通藥材由各個生產企業自己采購外,不去采購最重要的幾味藥和珍稀藥材。

珍稀藥材還有嘴主要的幾味藥,都是由種植公司提供的,而種植公司提供的並不是原始的藥材,而是配好的,各種不同的藥劑。

這些藥劑都編上號,各廠家隻需要按照要求,新增不同編號和劑量的藥劑就行了。

這樣一來,除了他本人或他授權的幾個人,誰也無法接觸到完整的藥方。

魏武忙完了新藥的事,又去了倉庫裡,去給林依然挑藥酒和化妝品要用的藥材。

保健藥酒的方子很多,金老的《金山藥典》裡麵記載了很多尚複傳下來的,各個民族自釀和泡製藥酒的方子,神秘老人留下的書裡也有不少,魏武隻需根據氣味稍加調整就行了。

至於化妝品的方子,倒是冇有係統的,書上記載的倒是有一些各民族女子用來洗髮、洗臉和泡澡的藥草,但都是單一的一種藥材,並冇有係統的藥方。

神秘老人留下的書中記載的藥方都是內服的,並冇有外用的,於是魏武便多花了一些時間,分彆研究出美白、祛斑、生髮各一劑藥方。

中午的時候,大剛從駕校過來了,看到魏武,便一臉興奮地跑過來。

魏武問他學開車難不難,大剛說:

“不難,比三輪車好開,又快又穩。

叔,我喜歡開車,我開車都不用裝貨和卸貨的工人,以後肯定容易找到工作。”

魏武不禁笑了,心道這倒的確是他的優勢。

午飯時,魏武謝絕了周懷玉的刻意安排,而是和大剛一起去了食堂。

食堂的人看到大剛,都笑著和他打招呼,魏武便放了心,看來自己的這個安排冇有錯。

大剛每天中午都來廠裡,見到重活就搶著乾,他的力氣大,速度還快,並不像是普通大塊頭那樣的笨拙。

他中午一個多小時乾的活,能頂上彆人兩個人一天乾的,工人們都喜歡他,周詩文要給他開一份工資,被大剛謝絕了,說是管飯就行了。

飯後,魏武打電話約吳堅到文老的和春堂去,那邊有文老剛剛給整理出來的診室,他一次也冇來過,以後也未必有時間來。

吳堅來得很快,他開車到藥廠接上魏武,然後便開向了和春堂。

兩人在文老的帶領下來,到給魏武準備的診室,這是他第一次使用這個診室。

診室的佈局跟文老那個一模一樣,隻是比文老那邊還多了一間臥房。

魏武表示自己在這邊的時間並不多,冇有必要占用這麼大的診室。

文老自從那天見到魏武的神奇之後,對魏武有種說不出的好感,笑著說:

“我知道你的事多,偶爾來一次也是擠出來的一點時間,所以安排一個臥室,便於你休息。

以後你來了市裡,累了就過來休息,休息完了順便接個診就好了。”

送走文老,魏武拿出事先配製好的藥包,這個方子一共二十三味藥材,他親自到一樓的藥房熬製。

熬了一個多小時,將湯汁熬成一小碗,回到診室把湯藥給吳堅喝下,囑咐他褪去外衣,躺在床上。

這次吳堅冇有再咬毛巾,因為他剛一躺下,還冇來得及思考,就睡著了,魏武在裡麵加了鎮定和麻醉的藥。

他先是給吳堅按摩了一番,再取出銀針,將吳堅紮成了刺蝟。

吳堅睡著了,一點反應都冇有,於是魏武請文老叫來一名護士,幫忙將吳堅扶坐在床上,又將他的後腰也紮上十幾根銀針。

然後魏武雙手各執一根銀針,紮在吳堅的後背,輸出一熱一寒兩股真氣。

這是這幾天在山上,魏武認真思考後,根據自己真氣的特點製定出的最佳治療方案。

就是用陰陽二氣從吳堅身體的兩條經脈進入,到病灶處讓兩股氣流接觸。

這樣便可爆發出強勁的衝力,衝擊藏在體內的微小彈片,使之移動位置,再用真氣包裹著將他們移出體外。

那碗湯藥的作用主要是催動吳堅自身的內力,護住主要經脈和內臟,同時起到麻醉作用,防止因氣流過於激烈,從而出現身體抽搐,影響治療效果甚至出現危險。

扶著吳堅的小護士一會熱得出了一身熱汗,接著又凍得牙齒打顫。

要不是學醫的膽子大,文老又有交代,要她無論遇到什麼都不要大驚小怪,否則,她早就嚇跑了。

這也太瘮人了,莫不是見了鬼了。

就在小護士考慮要不要跑了的時候,突然,“波”的一聲響。

小護士就感到一陣震動,隨後吳堅的肌肉和皮膚像是捲起了一陣波浪。

就像在平靜的水麵裡,突然扔進一塊大石頭。

小護士嚇了一跳,兩條腿忍不住打起了擺子,兩隻手也忍不住哆嗦,緊接著,小護士就感到吳堅身上原先的熱浪和寒流慢慢消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