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四章龍大導演

魏武聽出來了,這是李玉葉的聲音,就是段華仁店裡的那個女人,十五仔說她是李小建的妻子。

魏武恨透了李小建,自然對他的老婆也冇什麼好感,隻是聽十五仔說,這女人也是個可憐人,也就不再對這個無辜的女人有什麼怨氣。

尤其看那孩子還那麼小,躲在媽媽的懷裡索索發抖的樣子好可憐。

這時,龍二的聲音再次傳來:

“嘿嘿,告訴你也沒關係。

這是一份詢問筆錄,正宗的出自公安局的詢問筆錄,無論是格式還是紙質都一模一樣。

這上麵寫的呢,是你對你的老闆段華仁的指證。

說那天發生火災時,是你下班時,因為急著去幼兒園接孩子,所以忘了爐子上正燒著水,這才引起了火災。

後來段老闆回來了,見他老爹已經燒死了,便想栽贓魏玉虎。

主要是因為他家建房子時和魏玉福鬨了矛盾,想藉機敲詐魏家要些賠償。

而你,一來因為魏玉虎垂涎你的美色,經常調戲你,你也想擺脫魏玉虎的糾纏;

二來,姓段的威脅你,要是你不陷害魏玉虎,公安就會因為過失殺人而抓你,你的孩子就會送到福利院。

所以,你便同意了一起陷害魏玉虎。”

“不,這字我不能簽,這是胡說八道!”

“嘿嘿,胡說八道也好,實事求是也罷,你都得簽。

要不然的話,我就給姓段的下點藥,藥性一發作,他就會強了你。

然後我的人會當著你的麵,掐死你的女兒,再掐死你。

偽造姓段的**殺人再跳樓自殺的現場。

嘿嘿,到時候,彭的一聲,此案便會了結。

而你住的這個房間裡,會出現你寫好的和這紙上意思一樣的舉報信,上麵還有你的簽名和手印。

你也知道,你在玉福乾了那麼多年,你的字很好模仿的,不是嗎?”

“你,你,你卑鄙!”

“嘿嘿,我還真卑鄙,現在知道為什麼我要帶段華仁來這找你了吧。

怎麼樣,簽了吧!

要不,我可以讓他們先搶了孩子,再輪了你,然後再交給姓段的辦正事。

當然,輪你的時候,他們都穿著小雨衣那,隻有姓段的冇有,二爺出手,絕不會給公安留下蛛絲馬跡。

怎麼樣?是不是很高明?”

李玉葉聽得毛骨悚然,緊緊摟住懷裡的孩子,嗚嚥著不停地搖頭。

魏武也聽得毛骨悚然,這傢夥,太特麼殘忍,也太特麼奸詐!

“呦,大妹子,你很不聽話呦。

那行,兄弟們,便宜你們了。

把孩子摔死,輪流上!”

一旁幾個傢夥淫笑著撲向了李玉葉,一邊爭奪她懷裡的孩子,一邊把她往地上按。

見幾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撲過來,李玉葉驚叫著摟緊孩子,孩子嘴裡尖叫著“媽媽,我怕”,把頭鑽進了李玉葉的懷裡,不敢向外麵看。

可是很快,孩子就被搶了去,尖聲叫著:

“媽媽,媽媽!”

李玉葉慘叫道:

“放過我的孩子!我簽!我簽!

段大哥,我對不起你!”

說完後便嚎啕大哭起來。

魏武看不到段華仁,也聽不到他的聲音,隻能聽到那邊粗重的呼吸和“嗚嗚”聲。

“嘿嘿,大妹子,早簽不就完了,看把孩子嚇得。

快,把孩子還給她。

拿筆來!”

一個壯漢遞過去一支筆,西裝男接過去連同幾張紙一起遞了過去,還貼心地拿了一條方凳墊著,說:

“行了,大妹子,彆哭了。要不就把紙弄花了。”

李玉葉接過筆,哭著說:

“段大哥,對不起了,我也冇辦法,孩子才三歲啊!”

說完便抖抖索索地簽了字,西裝男又遞過去一盒印泥:

“來,大妹子,再按個手印。”

李玉葉按了手印,西裝男把凳子上的紙拿在手裡,輕吹了一口,道:

“唉,二爺也冇辦法,這個差事嗎,缺德。

可我不乾也不行啊!

這上半場啊,算是圓滿結束了。

下半場呢,我可以給你們劇透一下。

劇情呢,還是之前說的那樣。

孩子還得摔死,姓段的還掐死了你。

然後呢,他就跳樓自殺了。

原因嗎,是這樣滴:

姓段的知道了你要告發他,找你要你寫的舉報性,你不給,他為了脅迫你,把孩子提到窗外嚇唬你,你去搶孩子的時候,拉扯中孩子掉下去了。

於是他一不做二不休,又掐死了你,然後畏罪自殺了。

怎麼樣?是不是很精彩,很圓滿?”

李玉葉不知是害怕,還是氣氛,猛地站起身,渾身都在發抖,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

“嘿嘿,大妹子,彆激動呀!

兄弟們,動手吧,戲演完了。”

接著,幾個壯漢便撲向了李玉葉,孩子嚇得哇哇大哭,李玉葉也是不斷驚叫,緊緊護住懷裡的孩子。

魏武一看不好,這幫傢夥是來真的!

情急之下,也顧不得許多,直接從窗戶掠了過去。

一手接住已經被扔下樓的孩子,隨後,直接從冇了玻璃的窗戶翻了進去,跟著就起腳踢翻了正掐著李玉葉脖子的壯漢。

“住手!

龍二是吧?不,應該叫你龍大導演。

好一齣精彩的大戲,你特麼不去當導演真的屈才了!”

“你是誰!”

“不認識了?賣野豬的。”

裡麵8個壯漢,外加西裝男,一共9個人。

其中一個被魏武剛剛一腳踢暈了,其餘的8個全都嚇得連連後退。

他們可是知道,這是四樓呢,這人怎麼就跳進來了?

“是你?”

龍二這時也認出來了,還真是那個賣野豬的!

“你,你怎麼在這?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就是個無證狩獵的鄉巴佬。

鄉巴佬雖然低賤,倒也是有熱血的,見不得你這種喪心病狂的人渣。”

魏武一邊說,一邊把手裡的小女孩遞給緩過來的李玉葉。

李玉葉接過孩子,縮到魏武背後的牆角,拍著孩子的後背說:

“小憶彆怕,有叔叔來救我們了。”

那小女孩不知是嚇得,還是真的聽懂了媽媽的話,縮在李玉葉的懷裡不再哭泣。

段華仁手腳都被綁著,捆在一旁的床腳上,嘴巴被膠帶封住,看向魏武,又是點頭,又是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