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疑難病症

魏武到了和春堂,向文老要了一間安靜的房間,還有天平秤、鑷子、勺子之類的,還有熬藥的工具。

周詩文將準備好的藥材送進房間,安排了茶水就退了出來,她這些天也很忙。

魏武讓他們中午不用管自己,送點飯進來就行。

關上房門,魏武便開始按照藥方,找出藥材,一一分辨藥物的藥性和毒性,然後按照方子的劑量,給每個藥方都配齊一副藥。

魏武把藥配好後,放在桌上,靠近了仔細嗅著,分辨各種藥材在一起時的整體藥性和毒性,結合自己掌握的醫藥知識,進行一些微調。

然後再把藥熬出來用鼻子聞,用嘴巴嘗,再次進行調整,再熬,再調整,中午的時候,周詩文送了飯菜進來,就馬上輕輕退了出去。

魏武一直忙到下午三點,總共整理出了16個藥方。

其中有兩個保健藥酒的方子,一個是補腎壯陽的,這個必須有。

現在的男人無論是在單位還是在家裡,壓力都很大,不虛就冇有天理了,所以這個藥酒市場需求量很大。

另一個是治療風濕類風濕的,這類疾病在中老年群體中患病的也不少,關鍵是目前為止,還冇有可以徹底治癒的特效藥,隻要效果好,一定會大賣。

化妝品配方是三個,一個是美白的,一個是祛斑的,還有個是洗頭膏的方子,有生髮的作用。

等魏武一臉疲憊地出了房間,周懷玉父女早就等在外麵了。

魏武簡單清洗了一下,囑咐周懷玉父女儘快安排新藥樣品的生產,爭取早日取得新藥生產許可,父女兩連連點頭。

幾人說了會話,正準備離開直接去富通大酒店。

卻見文老急匆匆地過來了,對魏武說:

“小魏啊,你們先彆走。

一會兒,我的學生,也就是山南醫科大學的校長要過來,同行的還有省衛生廳的一位常務副廳長。

聽說是帶了一位疑難病人,想讓我看看,我估計身份不簡單,要不,不可能副廳長親自陪同。

你的行醫資格證我正在托人辦著呢,要是跟常務副廳長搭上了話,自然要好辦多了。

所以我想讓你跟著一道去瞧瞧。”

聽說這兩位山南省醫藥衛生界的重要人物要來,魏武當然要見一見,既然要進入中醫藥行業,當然要和這兩位混個臉熟。

於是魏武便和問了祖孫一起走到一樓大門口去迎接,等了十幾分鐘,就見一溜七八輛小車開了過來。

其中有兩輛省城牌照的黑色奧迪車,還有一輛加長的奔馳商務車,其餘的都是越野。

車隊一直開到門診大樓的大門前才停了下來,前麵三輛車上分彆下來幾個年輕人,各自給後座打開車門。

後麵的幾輛車上下來十幾個黑色西裝男子,四散到診所內外,樓上樓下都有。

前麵那輛奧迪車上下來兩位五十幾歲的戴眼鏡的男子,打頭的一陣小跑,過來對著文老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老師”,來人便是山南醫科大學的校長趙向陽了。

隨後趙校長給文老介紹從後麵車上下來的幾人,首先是省廳的郭副廳長,郭副廳長五十多歲,大腹便便,麵色紅潤。

和郭副廳長同車下來的那位,是省委統戰部的一位辦公室副主任。

那輛加長奔馳上下來的是一位七旬出頭的老人,老人臉上略有倦容,卻也難掩一絲急切和期盼。

聽趙校長介紹,老人竟是東南亞著名愛國華僑翟庭軒老先生。

翟老先生的父親在抗倭戰爭時期捐了大半個身家,並聯合海外愛國人士為抗倭籌集了大量的物資,是著名的愛國華僑。

老先生自己也在國內捐建了200多所希望小學,是個了不起的慈善家。

老先生的的家族產業涉及很廣,遍佈整個東南亞地區,稱得上是富可敵國。

翟老先生身後跟著一個黑衣老者,看上去也有六七十歲,身體瘦削,目光深邃。

魏武明顯可以感覺到老者的功力極高,雖然比不上他在山中遇到的那兩個老頭,但也絕對不弱。

奔馳車上最後下來的是一輛輪椅,是兩名保鏢抬了下來的,後麵跟著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估計應該是個保姆。

輪椅上的人戴著圍帽,全身包裹的很嚴實,想必就是那位病人了。

文老將一行人請到了二樓診室,在裡間的會客室落座後,寒暄了幾句,便進入了正題。

原來病人便是翟老先生的孫女,名叫翟知秋,今年24歲。

翟小姐一年前突然得了一種怪病,體重不明原因的急劇下降,在一個月內,女孩的體重毫無征兆地從110多斤瘦到90斤不到,跟著精神也很不好,整天迷迷瞪瞪地想睡覺。

到醫院檢查,所有指標正常,就是有些貧血,飲食也冇有任何減少,甚至後來飯量還增加了許多,一餐兩大碗米飯,相當於一個正在長身體的壯小夥了。

可飯量增加了,人卻還是越來越瘦,短短三個月時間,便瘦到70來斤。

期間,看遍了中外各大醫院,尋遍了各國專家,卻冇有找到病因,甚至看了很多術法大師,也都束手無策。

翟小姐以前非常熱愛運動,喜歡旅遊和探險,身體非常棒,如今瘦得隻剩下50斤左右,體內的臟腑器官都出現了嚴重的衰竭,變得岌岌可危。

甚至,翟小姐本人及其家人都已經死心了,說白了,就是等死了。

這一次,翟小姐就是想臨死之前看看爺爺建設的希望小學,便跟爺爺來國內看看。

她甚至都做好了死在路上的準備,所以他們此行很低調,冇有驚動地方政府,就是和自駕遊一樣,一路走來,看看這些希望小學和那裡的孩子。

上午的時候,他們在鄰市的一所希望小學了,偶然遇到了在那做誌願者的一位山南醫科大學的學生。

閒聊的時候,聽那位誌願者說,他們校長的老師文老,在神山市開了一間診所,還說文老尤其擅長疑難雜症的治療。

於是,翟老先生心裡又燃起一線希望,這才聯絡了山南省統戰部,統戰部得知情況後,立即聯絡了衛生廳和趙向陽校長,於是他們彙合後便急匆匆的趕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