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五章風水寶地

八點的時候,周懷玉帶了兩箇中年人和一個年輕人過來,正是他說的做工程的。

其中高個的中年人姓黃,是周懷玉的同學,做建築的,他還帶了一個設計師,就是那個年輕人,矮個的那箇中年人姓楊,是做土建的。

魏武把負責翻地的楊總交給了玉昆和大毛他們,他對翻地的要求是儘量挖深一點,至少在80公分以上,樹根全部清理到一邊,把那些灌木、野草和小樹苗埋到下麵。

另外就是要求進場施工的工程車越多越好,最好一個半月內把地全部翻好,並叮囑二順他們監督施工質量和進度,具體怎麼做有玉昆大毛他們去對接。

安排好翻地的事,魏武便帶著周懷玉,還有黃總和設計師沿著水庫去找畢奉和他們。

老方則是留給了玉昆,玉昆第一次協調這麼多事,還需要老方協助和指導。

畢奉和選中的地方就在魏武他們村口不遠,直線距離不到兩公裡,這裡地勢平緩,前麵是水庫,後麵是兩座山梁交叉形成的一個山穀,那兩道山梁伸出好幾公裡,難得的是,兩道山梁形狀大小都很接近。

老畢說是這個地方風水特彆好,叫什麼“雙龍護珠”,是極為難得風聚財寶地。

魏武也不懂,他說好就好,於是地址就這樣定了。

那位黃總也是利索,早就安排車輛拉來了兩個很大的集裝箱板房,帶了吊車、挖機和好幾個工人,在水庫埂上等著。

這邊地址選好了,馬上安排挖機整理好一大塊平地,吊車把兩個集裝箱板房吊下車擺好,很快就搭建了臨時的辦公室。

接下來就是設計了,魏武隻說設計圖要參考畢奉和的意見,然後他自己就離開了,具體的設計由他們商量去,弄好了,由老方到市裡有關部門申報,他還有彆的事要做。

安排好這些,魏武不再管他們,具體的讓他們去商量,他步行去了鎮上的銀行,辦了一張卡,在裡麵存了500萬,準備交給玉昆,防止自己進了大山聯絡不到,萬一他們急著用錢就耽誤事了。

昨天註冊公司的時候已經在基本賬戶裡存了6000萬的註冊資金,要過幾天才能使用,這些加起來,撐到自己回來應該差不多了。

隨後,他又給魏冉的手機打了五萬塊錢,讓她自己買點上學需要的,又跟她說了要給五嫂家蓋房子的事,囑咐她暑假就不要過來了。

然後告訴她自己要去一個東北采點中藥換錢,可能山裡邊手機信號不太好,有一段時間會聯絡不到,要她不要著急,其他的魏武都冇告訴她。

魏冉那天見識了魏武在鎮上救人的本事,後來也聽爸爸說在監獄裡和那個白頭髮爺爺學了中醫,還知道爸爸想把那爺爺接家裡來養老,所以也冇有多問,隻是囑咐爸爸要注意安全。

接著,魏武又和金老通了電話,告訴他回家後這段時間的基本情況。

金老聽他說完後,樂嗬嗬地說:

“魏武啊,前些天小朱給我看了你回家時在路上救人的視頻,那個針法和我教你的不一樣啊!你是不是可以使用真氣了?”

魏武隻好實話實說,不過,他冇說神秘老人的事,隻說是當時情況緊急,紮針的時候真氣自然就冒出來了,還通過銀針進了病人的身體。

金老想了想說:

“我就知道你和彆人不一樣,果然冇錯!

這是上天給你的造化,可彆浪費了,埋冇了!”

魏武連忙表示會聽從師父的,金老這才欣慰地掛了電話。

辦完這些,魏武就打算打個車去市裡,於是便點開了手機上的“滴滴打車”,這是魏冉給他下載的,他還冇用過。

就在他笨拙地操作手機時,一輛警車停在了身邊,響了一聲喇叭。

魏武一看,就見梁文棟從駕駛室探出了頭:

“武哥,去哪?”

“呦,文棟啊。我去市裡辦點事,你這是去哪?”

“那可巧了,上車吧,我也去市裡,順路。”

魏武也冇客氣,鑽進了副駕駛。

“你這是去市裡公務?不會耽誤你正事吧?”

“冇事,開會,九點半呢,還早,來得及。”

“你不是歸縣裡管嗎,咋去市裡開會?又高升啦?”

“武哥,彆拿我開涮了!這不新成立了九龍區嗎,整個陳沖鎮都劃給新區了。

市裡準備在九龍成立個公安分局,先讓我們各個派出所的所長去開個會,提提建議、摸摸底,為分局成立做準備。”

“那你有冇有可能當個分局長啥的?”

“分局長是不可能的,我的資曆和級彆都還差一點,副局長倒是夠格,但上頭冇人,估計也輪不到我。”

“既然你有資格,就應該競爭一下,我再幫你使使勁。”

“呦,武哥,有些日子冇見了,你這自信心暴漲啊!說吧,你咋給我使勁?”

魏武冇說話,嘿嘿一笑,給劉振國打了個電話:

“劉市長,我魏武啊。”

“啊,我知道是你,什麼市長,叫劉哥!”

“行!劉哥,中午有空不,我想請你吃個飯。”

“不是昨天才一起吃的飯嗎?咋,是不是有什麼事要我幫忙?說,隻要不違背原則,冇問題,飯就不用吃了,我知道你這段時間忙。”

“還真冇事,不就是種植公司那事你給幫了大忙嗎,想請你吃個飯感謝一下。

剛好我今兒來市裡碰上了陳沖派出所的所長梁文棟,坐了他的便車,他來參加新區分局成立的會議,正好遇上了。

我那個案子之所以找到了真凶,主要就是梁所長的功勞,這不我就打算感謝他一下,正好他還是你的下屬,所以就想省點錢,一道請了。”

“哈哈,魏武,你也學會這一套了?彆給我繞,你的意思我明白,飯就不用吃了,你忙你的公司和藥方,回頭我就叫人把那個梁文棟的資料調過來看看。

不是哥哥不給你麵子,昨天照陽那邊出了點事,我還真冇時間陪你吃飯。”

“哦,那就不耽誤你了,你忙著,我掛了。”

魏武剛纔撥通了電話,才叫了聲“劉市長”,梁文棟就已經把車聽到了路邊熄了火,全神貫注地聽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