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武哥發達了

老畢聽說魏武要去東北采藥,沉吟了一下說:

“也好,即然這樣,要不就把這100人都帶到東北去,協助你采藥?”

“暫時冇必要,采藥這種事,他們幫不上忙,最多也就是把采好的藥往外運。

要不這樣,近段時間,物流公司可以多接一下跑東北的運輸業務,到時候我采的數量夠了,讓他們往回拉倒是可以。

都是珍稀藥材,普通的物流托運我還真有點不放心。”

“好的,我明天就安排。

還有,我過兩天就回西南了,你配的藥我會帶回去,等藥吃得差不多了再過來,上次就說把老方留給你,你看怎麼安排他。”

“嗯,這樣吧,種植公司這邊我打算用我村裡的一般小兄弟,但他們冇見過世麵,更不懂經營管理,老方明天一早去我家找我,我把你介紹給他們。

你負責把他們帶出來,讓他們很快地成長起來,將來的種植公司應該還會擴大,公司內部的藥材粗加工也會擴大規模,這些我不打算交給其他人,所以你要好好教他們。”

老方點頭道:

“好的,我聽先生的。

還有,上次老闆讓我監視你們村新建房子的那個工地,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冇有動靜。

好像他們家出了什麼事,工程徹底停工了,除了一個看材料的老人偶爾去轉轉,有時好幾天都看不到人影。

您看還有冇有必要繼續監視下去。”

魏武這纔想起參精雪靈芝,這要是他們家房子不修了,豈不是永無見天之日?

就算是他們家繼續修房子,發現了下麵的墓葬,恐怕也輪不到他,要麼被四狗子得了,要麼就是讓文物部門拿走了。

魏武有些糾結,要是偷著去挖,那可是盜墓的大罪,雖然那雪靈芝不是文物,可你必須得打開墓室啊,還得打開棺槨,不是盜墓又是什麼?

要是就這麼算了,又實在是心癢難禁。

於是魏武便把心中的難題跟老畢兩人說了,看他們有什麼辦法。

老畢沉吟了半晌,說:

“這個好辦,我來想辦法,保證讓你不費吹灰之力得到參精雪靈芝,這盜墓的罪名還得落到四狗子他們身上。”

“哦?什麼辦法?”

“借雞下蛋、借力打力!”

魏武從老畢那裡回到家後不久,玉昆幾人包括大剛都陸續來了。

魏武拿出上次冇用完的香菸,一人甩了一包,又給他們泡了今天剛在鎮上買的茶葉,隨後就打開了話匣:

“哥幾個,今天叫大家來是有些事跟大傢夥商量,我也不廢話,直接說正題。

上次在我家吃飯的時候,大家說的租地種藥材的事情,我後來好好合計了一下,覺得可行。

你們知道我在監獄學了不少本事,特彆是中醫方麵的知識,所以我打算接受你們的建議,今後就往中醫方向發展。

於是我就托市裡的劉市長打聽情況,冇想到市裡很支援。

今天已經把種植基地落實下來了,一共是23000畝,規劃、立項、批覆都弄好了,營業執照也領到手了。”

魏武拿出營業執照給他們看,大家都有些懵比。

二順“噌”地一下就站起來了:

“媽呀,武哥發達了!”

魏國吃驚地說:

“武叔,咋弄這麼多,吃得下嗎?這得多少錢啊?”

大毛死勁揉了揉眼睛說:

“是啊,武哥,你這是要乾票大的?”

魏武不等其他人發問,接著說:

“除了這個,我今天還和人簽了合作開中藥廠的合同。

至於錢嗎,我現在籌集到了足夠的啟動資金,有一個多億。

而且不是向銀行貸的,不需要支付利息。

接下來我還要辦保健酒廠和化妝品廠,還要自己開醫院。

所以我現在非常缺人手,尤其是像哥幾個這樣的貼心的。

過些日子我打算去東北長白山采藥種,咱這基地需要很多的藥種,特彆是珍稀藥材的種子,而且要野生的,隻能我自己去采。

這樣一來,家裡的事我就顧不上了,明天開始工程隊就要來了,要蓋辦公樓、倉庫和車間,還有23000畝地要翻。

所以我希望哥幾個能幫我,我打算把公司的辦公地點就放在咱村口的水庫埂附近。

這樣以後也方便,不過還要等明天一個風水先生看了再決定,地點定下來以後,辦公樓、廠房和倉庫都要開建,還要修一條路。

這些今天規劃部門都已經同意了,就等設計圖出來,報批一下就可以施工了。

再就是這23000多畝荒山荒地要翻,基地內離水庫遠一點的地方還得利用山穀挖一些池塘,便於儲水灌溉。

這些都由我一個朋友介紹交給工程隊了,但還是需要人管理和對接。

還有就是我種的大多是珍稀藥材,為了防止動物糟蹋還有偷竊,要在村裡和周邊村子多找一些老人把這17000多畝地都圍起來。

我打算用高速路邊上的那種防護網,利用樹木做支撐,圍成圍牆,高度不低於兩米,以後再在防護網兩邊栽上一些帶刺的藤蔓植物,等這些長大了,就是一道帶刺的圍牆。

我這次去東北大山裡采集藥種,可能需要好幾個月,回來時至少十月中下旬,到時候正好種藥。

這麼多的事情要做,而我還不得不出去采藥種,所以我非常需要你們來幫我,今後就跟我乾了。

你們要是過來,就是公司元老,目前公司剛剛啟動,給你們每個月發6000的工資加社保,另外年底獎金不低於兩萬。

願意的就跟我乾,不願意也沒關係。

另外,你們有冇有熟悉的可靠的,能夠吃苦耐勞的,也可以介紹給我。

女的也可以,反正就是爬爬山,指使工人怎麼施工,不用多少力氣。

再給我找個可靠的出納會計,在我回來之前把事乾起來,底肥也要施下去,等我回來就把藥材種下去。”

幾人聽了都有些發呆。

他們做夢也冇想到那天他們吃飯時隨便說的話,竟被魏武當了真,而且弄了這麼大的攤子。

但讓他們馬上辭職跟著魏武乾,他們也還有些顧慮,雖然魏武開出的條件非常誘人,但他們也怕魏武的經濟實力和能力不夠。

要是公司的效益不好,工資發不出,他們也不好意思跟魏武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