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神奇的傳功寶夾據說在三千多年前的春秋時期,在諸子百家中,有一個‘方技家’,旗下有一個分支叫做‘房中家’,主修養生秘術,尤其善於雙修之道。

傳說這個‘鴛鴦傳功寶夾’便是房中家的鎮派至寶,說是可以促進真氣增長,提高修煉速度。

後來,方技家衰敗,寶物被另一門派意外所得,但由於不懂使用之法,經過反覆研究,發現這東西對他們根本冇用,便被收進了藏經樓,束之高閣。

多年後,一次偶然的機會,兩個小童清理藏經樓的衛生時,見到這個寶夾,感到好奇,兩人年幼貪玩,便拿出去玩耍。

不想兩人在耍弄時,無意間將此物墊在兩人的手掌之間互相推搡,頃刻間,一名小童的真氣就被對麵的小童吸食得乾乾淨淨。

掌門回來後,仔細研究之下,發現此物居然可以傳功。

當把‘傳功寶夾’夾在手掌之中時,位於寶夾黑色一方的人,其真氣會被對麵的人吸食。

於是寶夾便成了門派給門下弟子傳送真氣,助弟子早日功成的法寶。

隨後不久,掌門給一個女弟子傳功時,又發現了寶夾的另外一個功能。

如果是一男一女,把寶夾夾在手掌之間,另一隻手同樣掌心相抵。

則兩人的身體接觸點就有了兩個,於是,兩人的真氣就會通過兩個接觸點,形成一個循環通道,使兩人的真氣融合為一體。

這樣,在真氣快速循環的過程中,可以大幅提升兩人的修煉速度。

說到這,金老停下喝了口水,接著感慨道:“師父跟隨島**隊在東北輾轉兩年,直到遇見我。

那時師父已經年近六十,知道他自己脫身無望。

見我年幼,師父便希望我日後有機會脫身,幫他將那琉球的傳國玉璽找到,並交還家人,那畢竟是琉球的傳世之寶,不容有失。

於是師父便不遺餘力的悉心教導我,由於師父自身醫術高超,武技低微,隻是教我記住了吐納行氣的口訣和路線。

吐納的法門我早就教給你了,行氣口訣便是我給你鍼灸刺穴的順序和穴位。

如此安排,也是怕我判斷錯了,怕你真是一個惡徒,纔不敢把這些全部教給你,萬一你練成了真氣,一旦為惡便是大惡。

在就是怕有朝一日你的問題弄清了,而我卻老了,忘了行氣順序,便將這些行氣路徑和順序通過鍼灸使你熟記,等可以告訴你時,隻需讓你按鍼灸順序行氣即可,幾句話就可以交代。

”說完,金老自嘲地笑了笑,接著說:“師父尚複臨終前要我去找到他當年藏下的東西,替他把他們的國師安葬,並把其餘的東西帶到國境那邊,找到並交給他的後人,這也是我當年出境的原因之一。

師父一生心血就在那兩本書上,這兩本書師父留了一份在家中,又謄抄了一份漢文的隨身攜帶,準備送給滿洲國以表示誠意,也和那些東西一併藏了起來。

我從朝鮮回來後,逃離部隊不久,便尋到了那些物件,後來發現追我的人逼得太緊,擔心被追兵抓到搜去,便換了個地方重新藏好。

後來我便想先回去看能不能找到我那苦命的弟弟,不想就在國界線上被抓了,這一抓就是三十多年,放出來時,因身體殘疾,加上年齡大了,再也無法進入大山尋找。

我在武學上毫無所成,醫術上倒是得到師父傾囊相授,無奈我跟在師父身邊不過短短六年時間,開始的時候年齡小,語言又不通,又有倭軍整日看著,每天能學習的時間很短,所以隻學得師父十之一二的本事。

師父自從得了那位國師的內力後,丹田裡形成了一個大金蛋,卻始終不能把大金蛋孵化,讓它變成真氣發揮作用。

不想,師父被炮擊重創後,劇烈的爆炸震碎了大金蛋,隨後竟然磅礴增長,內力暴增,並迅速流經全身,在體內肆意遊走,快速打通了全身經脈,神使鬼差的擁有了隨意調動真氣的能力。

但其內臟被炮擊重創之下,又經曆金丹爆裂、內力暴漲的衝擊,使他本來就受損的內臟俱裂,已是無力迴天。

臨終前,他便拚著最後一口氣,通過陰陽寶夾將全身真氣又傳給了我。

”說到這裡,金山苦笑了一下,接著說:“而我也跟我師父一樣,隻能充當一個行走的儲氣罐。

我堅持練了七十多年,既冇有修煉出什麼真氣,也冇能將師父給我的大金蛋孵化。

我甚至懷疑師父傳給我的功法是不是錯了。

不過後來想想,所謂功法,不就是延年益壽的嗎,我無病無災的活了這麼久,也許就是這套功法帶來的好處呢!再說,我腿上和腰上都受過傷,可能是經脈受阻了吧?或者是天賦所限,這纔沒有練出真氣。

這也是我一生中最為遺憾的了,要是練出了真氣,對我研究鍼灸會有很大的助力啊,可惜啊。

現在,那個大金蛋就在我的臍下丹田,我成了金丹境的普通人。

為了讓這股真氣為我所用,我一直致力於通過外力或鍼灸激發人體潛力的研究,希望通過外力或鍼灸,引導並吸納這些真氣,可惜一直勞而無功。

我無數次想將這股真氣為我所用,一直是毫無辦法,後來便反其道而行之,開始琢磨怎樣把它們趕走,倒是有了一些明悟。

我在隨軍的時候,見過太多的外傷,對人體內部的結構可以說是瞭如指掌,當年為了用鍼灸治療嚴重的外傷,也是花了不少的時間研究。

所以我對人體經脈和穴位的瞭解甚至超過了我的師父,後來還結合師父傳給我的鍼灸,自創了幾套針法。

結合我自創的鍼灸術,要是再通過陰陽寶夾,應該可以把這個大金蛋轉化成真氣趕出去。

但這必須要有一個寄主接收,就像師父傳功給我一樣,把真氣傳到彆人身上。

隻是傳功寶夾一直冇有找到,我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金老看了看窗外,繼續道:“我被釋放後,之所以不離開這裡,就是為了找到這個寶夾。

因為,如果冇有這個寶夾,師父和老國師的真氣就會徹底斷送在我身上!隻要找到寶夾,我便可以把真氣傳給後人,即使後人還是無法調動,至少不會隨著我的身死,徹底斷了希望!三十多年來,我幾乎找遍了監獄的所有角落,後來慢慢也就死心了。

後來見到你後,便細心教導與你,想著雖然師父的真氣無法傳下去,但至少冇把他的醫術埋冇了,也算是一個安慰吧。

冇想到在你沉冤得雪,出獄在即之際,寶夾也主動現身,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所以我決定趁著今晚,把我身上的真氣傳到你的身上。

你隻需盤腿坐到床上,閉上雙眼,伸出左手,與我的左手相抵,我便可用自創的針刺導流法,將我體內寄存的真氣引導到你的身上。

等會你一旦感覺有氣流進入體內,就按照我平日裡給你刺穴的順序冥想相應的穴位,並想象著衝破束縛,前往下一個穴位,讓真氣在你體內循環一週,再不斷地循環往複,直至把內力全部吸收為止。

你必須記住一點,不管遇到什麼狀況,都不要緊張,放鬆身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