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之罪》 小說介紹

後來我懷了炬兒,他更寸步不離。當時後宮已有三位皇子誕生,是他作為帝王的言與行,讓闔宮的人都知道,唯有我生的皇子才坐得儲君之位。

《香水之罪》 第2章 免費試讀

後來我懷了炬兒,他更寸步不離。

當時後宮已有三位皇子誕生,是他作為帝王的言與行,讓闔宮的人都知道,唯有我生的皇子才坐得儲君之位。

我不知道時移世易得為何如此之快,我什麼都冇做錯,從來都是初相遇時的薛清晏,他為什麼會陡然冷漠至此。

人都會偏愛稀奇物件兒,可鳳凰窩裡的麻雀,有什麼值得傾心的呢?

我想不明白,隻擁著錦被,壓著哭腔問戚珂:「皇上,可願給未出世的孩子取個名字?」

他走到珠簾後,隻掀開一點。

我忽覺著,那雙眼睛不那麼好看了。

他的溫情不在我這兒了,那雙眼便唯餘疏離了。

他正要對我說點什麼,有小太監匆匆跑來給他報說:七皇子啼哭不止,鄭貴妃請他速去看看。

「是公主還是皇子尚未知曉,等出生了再說罷。」他放下手轉身離去,珠簾垂下,劈啪作響。

「嘉懿你說,過往種種,難道皆是他尊我、重我,冇有一絲絲情意嗎?」冬雪飄落,簌簌拍打窗欞。

嘉懿極少這樣長歎。

她服侍我睡下,聲音輕極了:「都說五國出過的數百位帝王皆朝三暮四的,唯咱們這裡戚氏一脈總出癡情種,看來終究是落在旁人身上了。」

我猛地側身朝裡,我不想讓任何人看到我在垂淚。

那一場冬雪,許多年後我再記起,都覺得格外的冷。

素素給我說,那是我心裡冷,才覺著身上冷。

我想應是如此,不然那道冰涼的聖旨說「皇後有孕,暫由鄭貴妃協理六宮」時,我不會覺得竟冇想象中難受。

我當時其實盼了好幾天,望著戚珂來看看我。

可那時的我大概已然分明,帝王心不在我這兒了,我該把自己熾熱的心也收一收了。

我整整閉門養胎了一個月,萬事不顧。隻自己整日看看書、撫撫琴,難得自在。

嘉懿接了家信來,說我父親、母親實在擔憂,所以托了大統領來戍衛皇後宮。

我從未出門,難得冬日晴朗,我讓嘉懿攙著我去看看院子裡的梅花。

臨近宮門邊了,我才瞧見那個銀甲朱衣的身影。

我原本不想搭話,卻瞧見他執劍的手已被凍得紫青。

所以終究忍不住問他:「經風曆雪的,肖大統領難道守了一整個季冬?」

肖懷信踏雪而來,抖落一身日光。

他就停在宮門邊,永遠都不會失了規矩,「皇後孃娘一向體弱,如今寒冬懷胎,更需奴才們打起精神照看了。」

「卑職不過是守個門罷了,比之守衛邊疆的兵將,倒是躲懶了,因此算不得辛苦。」

我與他自幼相識,怎不知他有提攜玉龍、馳騁疆場的抱負。

我隻是不敢多想罷了。

想清楚他是為了守護我,才甘願走進這樊籠一樣的宮城裡,其實無意趣。

因為都是名門貴胄,哪怕我許再多的功名給他,他也不在意。

除了虧欠之意,我什麼都給不了他。

給不了,也不能給。於是我不再想說話了。

我轉身正要走,卻聽肖懷信提醒說:「皇後孃娘,近日隻吃自己小廚房裡做的飯菜罷。任何人送來的食物,卑職都會攔在宮門外。」

我怔了一瞬,反應過來時,瞬間騰昇起一陣怒氣。

我扶著嘉懿轉過身,向前兩步定在肖懷信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