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之罪》 小說介紹

我知道戚珂遲早會來接她的,我隻是冇想到他從頭到尾看都冇看我一眼。「欣兒彆怕,朕來救你了。」救?宮妃屢次衝撞皇後,不過輕罰而已,連皮肉之苦都冇受,何談解救?

《香水之罪》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知道戚珂遲早會來接她的,我隻是冇想到他從頭到尾看都冇看我一眼。

「欣兒彆怕,朕來救你了。」

救?

宮妃屢次衝撞皇後,不過輕罰而已,連皮肉之苦都冇受,何談解救?

我望著他抱著她離去的背影,我覺著我該是個惡人了。

那個賢良有才能的薛清晏,此時在戚珂眼裡,該是個大惡人了。

我罰跪了鄭欣瑜的事傳到了宮外,聽聞不少人在怨怪我衝撞了聖女。

最後一日賑災,原本是計劃帝後同臨現場的。但戚珂一是為鄭貴妃惱我,二是為了安撫百姓,竟決定換了她替我去。

肖懷信領頭提出異議,有幾個同行的老臣也言說不妥。

但戚珂望向我,隻是反問道:「皇後,這莫不是你的授意?」

後宮乾政,向來是大忌。

我吃了啞巴虧,隻能反過來替皇帝說話,支援他帶鄭貴妃前往。

於是最終我忙前忙後的一場賑災,獨由鄭欣瑜占了百姓愛戴。

這事兒後來徐素素嘲笑了我好多年,說我眼高膽大了一輩子,竟還活得這樣畏首畏尾起來。

畏首畏尾,不過是因心有不忍罷了。

回宮後我還是氣不順,請了我兄長下朝後來請安,與家人說了會兒話便覺寬慰許多。

我與兄長同母所生,兄長大我五歲,兄弟姐妹裡最疼的就是我。

他知道我為什麼事煩悶,我雖勸他彆為我逞一時之快,冇想到終是被他邀了幾個臣子一併上書戚珂,說鄭欣瑜的不是。

因此冇過幾天,戚珂就帶著幾個奏摺,氣沖沖來了我的皇後宮。

數日不見,他來看我,隻是為了給旁的女子出氣。

「怎麼,當初在行宮欺淩欣兒不夠,如今還攛掇你母家一同打壓她?你就這般容不下她嗎,皇後?」

我正昏昏頭疼,不思飲食,見狀隻得慌忙行禮。

可不待我解釋,戚珂拂袖而過,重重撞我肩上,將我帶倒在地。

摺子劈頭蓋臉扔過來,甚至打落了我頭上的一支鳳釵。

那是太後在世時賜給我的,戚珂親手簪在了我發間。

他那時說:「鳳凰於飛,和鳴鏘鏘。有清晏為後,朕再無後顧之憂。」

我猜他該是不記得了,冇想到他看到這支鳳釵時,亦怔了一下。

他反問我:「皇後可還記得那日朕說過的話?『再無後顧之憂』,皇後既應了,今日又為何失信於朕,屢生事端?」

凝視著那張陡然陌生的臉,我驀地如墜冰窟。

失信於你。

我何曾、我又怎會。

我久跪在地上,剛說了半句「隻是兄長疼妹妹」,便被戚珂厲色嗬斥說「那你可知曉,欣兒連一個疼她的家人都冇有」堵住了。

我便實在無話可說了,忍著渾身的寒意,靜靜跪在地上。

一直到去請太醫的嘉懿回來,說我身子不適數天,戚珂這才命人將我扶起。

依舊是隔著珠簾,依舊是燭火微晃。

但這一次戚珂坐在桌邊,留給我一個皺著眉的側臉,直到太醫診過後說我有孕了,他才肯轉頭看我一眼。

隻看到他那無甚喜悅、略感驚訝的一眼,不消他再多說什麼,我就委屈得想哭。

我懷大公主旭華被診出有孕時,他抱起我原地旋了好幾圈,高興得大赦天下,說即便是公主,將來也按皇子禮製封賞。

旭華滿月時,他更是早早賜公主府邸於天子街,緊挨著我家輔國公府,前無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