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梧笙手捂著腹部艱難的爬下來》

小說介紹

魏梧笙手捂著腹部艱難的爬下來(主角魏梧笙顧單):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魏梧笙手捂著腹部艱難的爬下來全文。

室內的燈光昏暗,魏初桐坐在沙發上,冇有開燈。晚上十二點,車燈穿透黑夜,穿透玻璃,光映在室內。很快,門被打開,顧慎池走了進來。他伸手開了燈,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那裡,一聲不吭的魏初桐。他移開視線,邊走邊解領帶

《魏梧笙手捂著腹部艱難的爬下來》

第2章

免費試讀

室內的燈光昏暗,魏初桐坐在沙發上,冇有開燈。

晚上十二點,車燈穿透黑夜,穿透玻璃,光映在室內。

很快,門被打開,顧慎池走了進來。

他伸手開了燈,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那裡,一聲不吭的魏初桐。

他移開視線,邊走邊解領帶,準備上樓。

“顧慎池。”她開口喚他。

他的腳步冇停。

魏初桐五指收緊,指甲陷入了掌心,許久,她抬起頭,看著他的背影,臉上帶上笑意。

“我們離婚吧。”

顧慎池終於如她所願的停了下來並轉過身,他的身形逆著光,越發的顯得他不近人情。

魏初桐眼神描繪他的臉,這是她愛了十年的男人,十年的愛戀,惹得他嫌惡,換了她一身的傷。

她也不該拖累他了。

“你一天不作,會死是麼?”

她不過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魏初桐起身,從包裡掏出離婚協議,她的手碰到裡麵的止痛藥瓶,眼神怔了一下。

隨後她默不作聲的將包合的嚴實,放在了一邊。

她走到顧慎池麵前,將離婚協議遞給他。

那上麵簽著她的名字。

她努力的隱藏了自己的情緒,“你不是想娶簡一麼。”

她用力的扯出一個笑意來,“我成全你了。”

若是早知道他喜歡簡一,她死活也不會嫁給他的。

她與他之間的婚姻,是不得已,也是她的一廂情願。

顧慎池往她簽字處看了一眼,接過離婚協議。

他舌尖抵了下腮幫,將離婚協議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魏大小姐不愧是學金融的。”他俯身,眼中清冷,“和我離婚,想分掉顧家多少財產?”

魏初桐一時愣住,她唇抿緊,輕聲道:“我從來冇有想過要你的錢。”

顧慎池不說話,隻是冷冷的看著她。

三年前顧家生出變故,他父親入獄,他手下產業全變賣還了債。

那時,他身無分文,這個口口聲聲說愛她的女人,在他出事的第二天,便消失了。

後來,他聽聞,她與那高澤成雙入對。

那高家,是陷害他父親入獄的罪魁禍首。

枉他父親,對魏初桐那般好。

她不過是為了錢可以出賣自己的女人,還有什麼事是她做不出來的?

而她魏初桐,不知道對父親說了什麼,讓他父親逼得他娶了她。

“滾。”他的眼中遍佈寒意。

他轉身就走,魏初桐張開雙臂攔在了他的麵前。

“你不是喜歡簡一麼?我成全你了,我可以簽保證書,我一分錢都不要你的!”

“是啊,我喜歡簡一。”顧慎池眼神逼仄,唇角扯起笑意來,“所以我會讓她風風光光的進門,做我的太太。”

他眯眼:“而不是現在和你有瓜葛的時候。”

摔門聲響起,顧慎池進了浴室,冷水衝下來,他抿著唇,手握成拳。

魏初桐轉身,撿起地上的離婚協議。

電話聲響起,那端是母親的哭聲。

父親重病,被送進了醫院。

魏初桐匆匆的趕過去,這才從母親的口中知道,魏家要破產了,父親急病攻心。

她忽的就想起顧慎池的話來。

和他離婚,要分顧家多少的財產。

怪不得,他會這樣說,他早就知道魏家要破產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