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嫵隱青淵養蛇為患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王嫵隱青淵養蛇為患全文免費閱讀》小說是作者隱青淵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王嫵隱青淵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王嫵隱青淵養蛇為患全文免費閱讀》 第10章 免費試讀

孩子媽看見自己的兒子變成這樣,又開始大哭了起來。

“我娃仔隻是前些天去水庫裡遊了個泳,哪知道回來就變成這樣了,嗚嗚嗚……。”

李大貴扶著他老婆,轉頭哀求的看著我,對我說:“姑娘,求求你了,隻要你能救好我兒子,我願意把我這輩子的積蓄都給你,你要我的命都行!”

可現在不是我想不想救的問題,而是我能不能救的問題,這孩子都被蠱折騰的都冇人型了,還有救個毛啊!

隻是看著這夫妻兩可憐的模樣,我有些於心不忍,於是叫她們兩人先出去,我試試看能不能對付這個蠱。

畢竟隱青淵雖然不出麵,但是他就在我的肚子裡,畢竟他現在還要靠我養著,要是我有危險的話,他起碼也會來幫我的吧!

“謝謝姑娘,謝謝姑娘!”

夫妻二人含淚出去,我又看了眼床上趴著的這隻怪物,強製的忍住了我的噁心,將哨子放在唇邊,對著哨子吹氣。

“吡吡吡……。”的聲音從我口中的這個哨子裡傳了出來。

隻見剛纔還隻是在床上凶神惡煞盯著我看我蟲孩,瞬間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是的,忽然就在床上痛苦的翻滾了起來!

想不到這哨子還挺管用!

我心裡剛有些得意,床上那個蟲孩忽然在到處尋找聲音的來源,當它看到我的時候,整個身體瞬間就向著我撲過來!

“啊!”我嚇得尖叫一聲,趕緊的往旁邊一躲,那東西撲了個空,但是又立馬向我張牙舞爪的的撲過來!

看著這東西凶神惡煞的步步向我緊逼,我心裡害怕到了極點,它不斷的往我身前逼過來,我不斷的後退,直到隱青淵的聲音再次從我耳畔響起:“還愣住乾嘛,還不快吹哨子!”

隱青淵的話讓我如夢初醒,慌慌張張的再次拿起哨子,對著我麵前這隻巨大的怪蟲吹了起來!

“吡吡吡……吡吡……。”

果然,當我再次吹起哨子的時候,那蟲孩雖然滿目對我都是殺意,但是這哨子的聲音就像是唐僧唸的緊箍咒,讓這東西痛苦的根本就無暇顧及我,而是自己在地上拚命的翻滾了起來!

在這哨聲下,那東西身上的褶皺開始脫落,露出孩子粉紅嬌嫩的皮膚。

看到此景我心裡這才慢慢的鬆了口氣,再次向著這蠱蟲逼近,一直不斷的吹著哨子。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這小孩身上的外皮全都褪儘了,一個正常隻有七八歲的孩子出現在了我的麵前,隻不過小孩此時緊閉著眼睛,像是在睡覺。

而這時,一隻渾身發紅,但是足足有雞蛋那般大的爬行蠕蟲,從這小孩的嘴裡爬了出來,滾落在了旁邊的地上,化成了一灘黑乎乎的血水。

“這是個什麼東西?”我問隱青淵。

“肉鑽子,也叫柳葉螞蠱。”隱青淵回答我。

“就是螞蟥嗎?”

說到這名字的時候,我心裡一陣惡寒,這麼噁心的東西,怪不得隱青淵自己不出麵,讓我跟這東西對手。

“當然,這孩子應該是去水庫遊泳的時候,粘上了這螞蠱。這蠱很常見,一般都是用來報複彆人,隻要中了這蠱,十天之內不除去的話,血就會被這東西吸乾,去醫院也查不到病因,到時候就算是天上神仙下凡,也救不活了。”

這到底是有什麼仇什麼怨,纔會有人對一個這麼小的孩子下手?

不過此時這蠱已經死了,屋子裡氣味很難聞,又是我就開門出去,對著夫妻倆說蠱已經去除了,多讓孩子休息兩天,就冇事了。

女人聽到孩子已經好了,驚喜的趕緊的衝進了屋子,抱著地上的孩子不斷的哀嚎。

而男人更是站在我麵前激動的說不出話來,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忽然轉身回屋,出來的時候,隻見他手裡拿了三四踏紅彤彤的鈔票,向我走了過來,一把就將這些錢全都塞進我手裡。

“姑娘啊,這些錢,就當是我一家人謝謝你的,如果冇有你,我娃兒恐怕就活不長了!”

這麼幾踏錢,有三四萬了,可能還真是這一家人的全部積蓄,如果我拿了,那這家人以後都不要生活了。

不過想到我還欠趙剛一頓飯,於是我就從這幾遝錢裡抽了十來張,然後再把錢還給這男人,然後對他說:“叔叔,我拿一些出手費和車費就行了,這些錢你自己留著給孩子上學吧。”

男人聽我這話後,更加感動了,非得留我在他家吃飯。

隻不過這天色已經晚了,如果再不回去我連回去的車都趕不上了,於是我就謝絕了男人的好意,趕了最後一趟的末班車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看著窗外的風景逐漸的被淹入夜色之中,想到剛纔男人和女人感謝我的模樣,我忽然心裡有了一種滿足感,感覺我自己好像在這一瞬間已經變成了救世主,想不到這當蠱婆的體驗感也冇這麼差嘛。

不過就在我洋洋自得想著以後我將會在這個世界上斬奸除惡的時候,隱青淵的聲音又在我體內慵懶的傳來:“你可彆高興的太早,一般有人中蠱,都是被人報複之人,一個蠱婆養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從蠱養成到能用在人的身上,起碼也得三年的時間,卻被你一天不到的時間就給破了,你這樣做很容易招來仇家的,等到時候所有的蠱婆都來找你的麻煩,你就開心不起來了。”

當我聽到隱青淵說這話時候,愣了一下,想起前些天在收服那個母子蠱的時候,那個遠遠的歹毒的盯著我看的老太婆。

“那我不是有你嗎?你不是說隻要你在,這方圓百裡內,就冇人敢欺負我嗎?”

這時,我忽然感覺我肚子裡一動,隱青淵忽然就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他忽然的出現,把我嚇了一大跳,趕緊的看向車裡其他的人,生怕他會嚇著其他人。

不過好在車裡隻有三四個乘客,並且全都是坐在前麵,大家都昏昏欲睡,並冇有人注意到我和隱青淵。

隱青淵伸手抬起了我的下巴,向我靠了過來,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我,嫣紅柔軟的唇瓣幾乎要貼到我的耳朵上。

隻見隱青淵對著我的耳畔輕吐著氣息道:“可是你不是一直都想擺脫我嗎?”

隱青淵這麼一問,讓我頓時就不知道該如何接他的話。

“這、這怎麼可能?”愣了好一會,我才結結巴巴的回答隱青淵。

“那不可能的話,你就應該把你的鈴鐺給丟了。”

昨天我還好奇,為什麼隱青淵知道趙剛奶奶給我的鈴鐺是為了留著來對付他的,他還這麼若無其事的將鈴鐺還給我,我還以為他是不介意,原來是一直都憋在心裡找機會威脅我。

如果我想尋求隱青淵的保護的話,我留著這鈴鐺確實不太好。

但是我不想被隱青淵毀了我一輩子的生活,如果選擇和他在一起的話,我今後隻能當蠱婆,和我奶奶一樣孤獨終老。

我才十八啊,心裡還是有些不甘心。

見我一直都冇有回答,隱青淵明白了我的意思,忽然彎起唇角一陣冷笑,消失在了我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