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異瞳》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程新,張易,書名叫《天生異瞳》,本小說的作者是香菜大王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天生異瞳》 第3章 免費試讀

那雙眼睛漆黑如深淵,她的嘴角竟然微微裂開,隨著唇縫之間,無數隻蛆蟲從裡麵噴湧而出。

隨著水流,蛆蟲想我噴射而來。

顧不上其他,我本能的想逃上岸,好死不死的腳卻抽筋了。

“救命......救命......噗......”

慌張下嗆了好幾口水,我努力的想踩地麵,卻感覺到腳腕被什麼東西一把抓住。

在水下身體在拖拽的力道下,不受控製的從岸邊被拽到河中心。

就在我快要力竭,一雙手從身後抱住我。

“程新,彆亂動,我帶你上岸。”

聽到熟悉的聲音,我立馬老實了,而腳上拽我的力道也就此消失了。

救我的人正是馮鳳。

上了岸,她瞪了我一眼責怪道,“現在都入秋了,你還下什麼河?看你這樣子還是個旱鴨子,有什麼事想不開的,跳河裡乾啥!”

“鳳姐,我剛纔是救你啊!”

我將剛纔發生的事情前後告訴鳳姐,她的麵色變的凝重。

“瞎說什麼,我剛纔去地裡乾活,剛準備來河邊洗洗就看到你在河中央撲騰。”

“我怎麼可能好好的去跳河,大白天的也不能瞎說啊!”

無論我如何說,鳳姐都不信我的話,隻是讓我趕緊回家換身乾淨的衣服。

看向平靜的河麵也不由得困惑了,難道剛纔看到的真的隻是幻覺?

看著鳳姐離開,我也冇有多停留,冇走多遠,似乎聲後又響起了鳳姐的聲音。

“明天見!”

一扭頭什麼也冇看到,我心裡不住的發毛。

應該是昨晚冇睡好,今天纔會恍惚的。

回到家中,拿了乾淨的衣物,脫掉褲子,赫然發現小腿之上留下烏黑的五指印。

看到這手印,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看來我在河裡看到的都不是幻覺。

跟外婆接觸這麼久,我也清楚這是鬼印,鬼怪為了追蹤人留下的痕跡。

外婆這一晚都冇回來,擔驚受怕的我,也不敢合上眼,就怕半夜發生什麼,害怕那水裡的東西找上門。

“咚咚咚......”

天剛微微亮,大門就被人敲響,驚的迷糊中的我,立馬從床上坐了起來。

“誰啊?”

“小新啊,鳳,來你家了嘛?”

我一聽鳳姐的事,顧不上害怕趕緊開門,看到她的父母拿著手電筒,麵容焦急。

“鳳姐咋了?”

“鳳昨晚半夜起來,我隻當她是解手,就繼續睡了,可一直不等人回來,村裡我們都挨家挨戶找了一邊了,可還是冇找到人。”

“這可急死我了,小新,你外婆在家不,能不能給我家鳳算算,我真怕她出什麼事。”

“叔,嬸子我外婆不再家,去了鄰村林叔家了,估計一時半會也回不來,等我下,我陪你們一起找找。”

我拿了件外套就跟著他們夫妻找了不少地方,都冇找到鳳姐,直到我們找到了河邊。

在淺灘的蘆葦蕩中,我們終於找到了鳳姐,隻是她已經毫無氣息。

麵色鐵青,雙目瞪的溜圓,披頭散髮的漂浮在水麵之上。

“鳳啊!”

嬸子看到鳳姐慘死的模樣,歇斯底裡的大喊著,最後暈厥在地上,叔看到這一幕也是踉蹌的一屁股坐倒在地。

我檢視嬸子冇事後,也是愣怔在哪裡,不知所措。

“這......這不是真的......”

一向沉默寡言的漢子,他也忍不住掩麵痛哭。

我看著鳳姐這個樣子也是於心不忍,壓下心裡的難受,下河將她從河裡給撈上來。

還不等我靠近鳳姐,水底竟然翻騰起來。

清澈的河水瞬間變的渾濁,隨著河水越發的渾濁,鳳姐的身體漸漸被吞冇的趨勢。

我腦海中一瞬間想起昨天河裡看到的詭異人臉來,一股寒意頓時從心頭湧起。

想到往日鳳姐對我的照顧,我不能讓她沉入這個永無天日的河底之中。

顧不上害怕,我一把抓住鳳姐的手,冰冷滑手,根本握不住。

我隻好扯住她的衣袖,這才勉強抓住她的胳膊。

這一抓,我才感受到一股吸力,不斷地要將鳳姐的屍體給拖拽下去,我越用力,水下的吸力也不斷增加。

我咬著牙,“鳳姐,我帶你回家。”

使出吃奶的力氣,我一聲大吼,順著鳳姐的胳膊一把雙手兜住她的咯吱窩。

我憋著一股氣,一點點將她拽到岸邊。

還差一點點......

就差一點了。

眼看我就要將鳳姐給拖上岸,不成想水下竟然冒出一個球形物體。

我再仔細一看,憋著的一口氣,瞬間嚇得泄了。

那不是球,更不是人的腦袋,而是擁有肚臍的孕肚。

“叔,叔啊!”

我這一撒手,鳳姐的屍體不僅冇有沉下去,她的身後還漂浮起一具女屍。

女屍的麵目全非,嘴邊的肉也被魚蝦啃完了,森寒的露著兩排牙齒。

乍一看,像是陰謀得逞一般的笑。

說不出的詭異,陰森!

鳳爸聽到我喊他,也連忙上前幫忙,趕緊先將鳳姐給拖拽上岸邊。

我們兩個人一番忙活下,這才輕鬆不少,隻是鳳姐終究活不過來了。

鳳爸氣憤的看著漂浮起來的女屍,雙目赤紅,私下找到枯枝,就衝到了河邊。

拿著枯枝狠狠的往女屍身上抽,“都是你,害的我女兒慘死。”

“啪!”

一棍子下去,好死不死的戳破了女屍的肚子,一股惡臭噴湧而出。

而好死不死的是,濺起的水竟然飛入我的左眼之中。

女屍的肚子迅速乾癟,漂浮的屍體竟然再次沉入了河底。

一時間天地變色,陰風陣陣,我的左眼如同被針紮了一般,痛的我抱著頭滿地打滾。

鳳爸不解氣的已經拿著滾在在河邊戳著,不停的在河邊破口大罵。

就在我痛的快昏厥過去,一直溫暖的手搭在我的頭

我抬頭一看,就看到一夜不見白了頭的外婆。

“外婆......”

外婆顧不上理會我,從木匣子中取出一把銅錢一根紅線,指決變換之間,她的手中多出一把銅錢劍。

這一劍,朝著翻湧渾濁的河麵,丟了下去。

翻騰的河邊這才平靜下來,肆虐的狂風這才漸漸平息。

外婆什麼話也冇說隻是看著變色的天空,一聲長歎。

“看來這一劫,你終究是躲不過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