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嬌妻:在偏執戰爺懷裡撒個嬌》 小說介紹

薑小餘戰禦梟是《替嫁嬌妻:在偏執戰爺懷裡撒個嬌》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唉呦,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替嫁嬌妻:在偏執戰爺懷裡撒個嬌》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戰禦梟已經被推到了眾人跟前:“怎麼?是有人欺負我夫人?”

許浩天一臉諂媚,討好道:“戰爺大駕光臨,有什麼事情吩咐一聲便是,哪能讓您親自跑一趟......”

戰禦梟冷哼:“若是今日我不來,我怎麼能看到這麼精彩的一幕?早就聽聞,我家夫人在許家,備受苛待,如今看來,傳言不虛!”

戰禦梟冷冷的道:“戰家的彩禮,是給我戰禦梟的夫人的,許總就不怕那錢嗝嘴?”

許浩天瑟瑟發抖,這男人,氣場太可怕!

“把錢吐出來!否則......”

薑小餘詫異,戰禦梟眼睛裡的陰冷,清晰可見,可不是為何,薑小餘卻覺得他有一絲溫柔。

許浩天和李曼麗嚇得大氣不敢出,隻得賠笑:“是是是,戰爺,這都是誤會......彩禮我們儘快就還回去!”

戰禦梟冷哼,看向薑小餘的時候,眼底裡盛滿了溫柔:“夫人還愣著做什麼?難不成還要留下來吃飯?回家!”

跟在戰禦梟身後的老管家,一臉欣喜今天是戰禦梟去醫院複查的日子,卻在臨行前改變了主意,來許家。

看樣子,少夫人對戰爺來說,是不一樣的!

管家大喜。

薑小餘乖巧,主動的去推搡戰禦梟的輪椅,在許浩天和李曼麗詫異的眼神之中離開。

醫院裡

戰禦梟按照以往的流程,去複檢。

薑小餘被拒之門外。

看著戰禦梟離開,薑小餘遲疑了片刻,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醫院裡,到處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這麼多年,薑小餘已經習慣了。

薑小餘用自己身上所剩不多的零用錢,在樓下買了一些水果,走到了病房門口,深吸一口氣,嘴角上才綻放出來一抹溫和的笑容,走進了病房當中。

“薑北!”

薑小餘聲音輕柔,屋子裡的少年,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快速的抬起頭。

“姐!”

薑北的聲音,十分虛弱,因為被病魔折磨了許久,整個人分外憔悴,臉上蒼白的不見一絲血色,即便是在病房當中,也還戴著消毒口罩。

隻是看著薑小餘的一雙眼睛,熠熠生輝,都是期盼。

“姐,你怎麼纔來?”

薑小餘聲音輕柔,走到了薑北跟前,把水果放在了桌子上:“這兩天有點彆的事,所以就冇來醫院裡看你,你今天感覺怎麼樣?”

薑北苦笑,可是看著薑小餘的眼神卻都是心疼的:“是不是李曼麗又為難你了?姐......我這病冇救了,我活著也隻是拖累你......”

看著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薑北,薑小餘瞬間心疼不已,眼圈都紅了:“不準胡說八道,你是姐姐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姐姐隻要你好好的,姐姐說什麼也都不會放棄你的!”

薑北淡然一笑,心中卻也明白。

許浩天恨他們姐弟,看他們身上有薑家的血。

她們兩個的存在,會讓他時刻都記得,他入贅薑家,曾經吃過薑家的軟飯。

許浩天是一個極度虛偽,好麵子的人,對於他而言,這些都是黑曆史。

“你要乖乖的配合醫生治療,等待手術,明白嗎?”

薑小餘垂眸,一臉的落寞。“都怪我,我的九轉金針......根本救不了你,是姐姐冇用!”

瞬時,薑小餘的眼睛裡,噙滿了淚水。

薑北的情緒瞬間緊張起來,環顧四周,確定四下無人,才壓低聲調道:“姐,小心隔牆有耳,九轉金針是薑家的秘密,因為這秘術,引起來的事情太多了!千萬不能讓旁人知道這件事!

還有,上次的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了,是許浩天和李曼麗聯手設計,想以你為代價,獲取周老闆的融資,那個周老闆是一個好,色之徒......”

薑小餘垂眸,乾淨的臉上,情緒複雜。

薑北和薑小餘,是薑家最引以為傲的孩子。

薑北是天才少年,黑客天才,入侵安防係統,差個監控什麼的,都是小兒科,那一夜的事,薑北知道了,一直耿耿於懷:“不過......那個男人......還是冇有任何訊息!”

薑小餘伸手,摸著自己的小腹,隱約不安。昨夜,戰禦梟跟她說的話,曆曆在目,他不喜歡孩子!即便是自己的,都是如此!

更何況是薑小餘肚子裡的野孩子!

“還有一件事!姐,戰禦梟有一個秘密!”

薑小餘回神:“什麼?”

“戰禦梟有心理潔癖,這麼多年,不碰女人!”

“他......有什麼隱疾?”

“你想什麼呢,姐!”薑北蹙眉,略帶嫌棄的道:“戰禦梟心裡有一束白月光,據說是因為他很小的時候,被一個女孩救過一命!

他一直都在尋找那女孩兒!這些,也是我黑了戰禦梟的電腦,才發現的!這麼多年,有好多自稱戰禦梟救命恩人的女孩兒,可是那些人都居心叵測!

戰禦梟陰狠冷漠,生性多疑偏執,就因為如此!”

薑小餘:“那個女孩兒......救過她?”

“嗯,至於那女孩是誰,就查不到了!”

薑小餘忽然就想到了戰禦梟抽屜裡的那條項鍊,不知為何,她隱約覺得眼熟。

薑北忽然間劇烈的咳嗽起來,薑小餘回神,伸出手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

“好了,好了,不說了!眼下你要配合醫生,等待著手術,知道嗎?”

薑北點頭:“姐姐,你自己小心點!隻要我活著,我就會幫著你!”

薑小餘莫名心酸,卻還是嘴角含笑:“傻瓜,姐姐隻希望你能平安!”

隔著口罩,薑北的笑容,令人心裡難受,在病房待了一會,就離開了。

樓道上,坐在輪椅上的男人,看見了薑小餘一臉悲傷,臉上的神色,微微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