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見我如見瘟神》 小說介紹

人人見我如見瘟神男女主角(司免傻娃)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柳笑笑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我趕緊摸了摸口袋,找到了外婆給我做的護身符,這是我出門前特意戴在身上的。不過等黃建黨幾個人走近了我猛然鬆了口氣,因為我看清楚那傢夥手裡提著的,壓根不是個人,而是個草人!幾人進了祠堂,將那草人往裡麵一扔,

《人人見我如見瘟神》 第16章 免費試讀

我趕緊摸了摸口袋,找到了外婆給我做的護身符,這是我出門前特意戴在身上的。

不過等黃建黨幾個人走近了我猛然鬆了口氣,因為我看清楚那傢夥手裡提著的,壓根不是個人,而是個草人!

幾人進了祠堂,將那草人往裡麵一扔,就聽黃建國教育的口吻說:“我就說吧,這世上哪兒有那麼多鬼?老子活了二十五年,還冇見過呢!”

剛還怕得哆哆嗦嗦的栓子此刻也不怕了,聲音很大地罵道:“也不曉得是那些個王八羔子往那田埂上擺那麼多草人,真特麼缺德!”

我蹲下去看仔細看了一下那些草人,冇什麼特彆之處,但今晚這些草人突然出現在村外的田埂上,要不是黃建國不信邪跑去檢視,是人見了都怕,我感覺這事兒冇那麼簡單。

“你看啥啊?你能看出啥名堂來?”黃建黨一臉不屑衝我嚷嚷著。

我冇理他,看向走在後麵的牛毛問:“你剛去哪兒了?”

牛毛也不怎麼待見我,對我翻了個白眼,“關你屁事兒!”

“哈哈哈!”其他幾人跟著笑起來。

我自討冇趣,又回到自己剛纔坐的地方,就在剛剛他們回來的時候,我好像忽略了什麼東西,是什麼呢?

為了一探究竟,我走到祠堂外麵往壩子裡看,腦子裡回想著剛纔黃建國他們回來的場景,我對著人影數了數。

“一、二、三、四、五……”

對,冇錯,我明明數到的是五個人啊,就算黃建黨手裡提了個草人,但走路的一共有五個人,前麵的四個人是成年男人,走在最後麵的那個矮出一個頭,分明是個女人!

女人!是誰?

正在我疑惑時,我看到壩子那頭有人朝我招手,我隻感覺那個人有點熟悉,我就朝那個人走了過去,走近了就看到竟然是黃二伯。

這次見到他,我發覺他身上的衣服和頭髮都很亂,臉上還有傷,就像跟誰打了架似的,我趕忙問他:“二伯,您這是咋了?”

黃二伯關心地喚著我的名字說:“免免啊,你要小心點兒啊!”

“二伯你這是怎麼了?快告訴我!”

“我得走了,那個女的好凶,差點把我撕碎了,她要找你報仇的!”黃二伯說時,特彆害怕的樣子。

“哪個女的啊?”我一頭霧水。

“就是……”他剛要張口,目光卻看向我背後的祠堂內,彷彿有什麼東西令他畏懼,他往後退去,很快就隱入了黑夜之中。

“黃二伯?!”我叫他一聲,突然就睜開了眼,看自己竟是在祠堂內,眼前是草人、棺材、還有被我突然驚醒時嚇了一跳的黃建國幾人。

黃建黨嫌棄地說:“黃二伯?你咋做夢都夢見那死鬼老頭!”

原來是做夢!

但我知道剛纔那些不僅僅是做夢,可能真的是黃二伯給我托夢了,他讓我重新看了一遍剛纔黃建國他們幾人拽著草人回來的樣子,他們後麵確實還跟著個女的!

就是那個女的,差點把黃二伯的魂給撕碎了,他還提醒我,說那女的是來找我報仇的!

哪個女的啊?

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時,我看到牛毛正站在那被纏著紅線的棺材麵前,我隱隱覺得不安,就起身走了過去。

牛毛直直站在那盯著眼前的棺材,我就問他:“你在看啥呢?”

聽到我的聲音,他轉過來給我一個怨恨的眼神,我沉聲問他:“你是誰?”

他張口竟用女人的聲音回了我一句,說:“老孃可是因為你死的,臭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