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冥道 >   冥道第1章  第1章

《冥道》 小說介紹

冥道資源帶給大家,作者魔生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開壇作法鎮妖驅魔稱之為法事,早些年間很普遍,現如今除了在影片中外,現實中很少有人能親眼目睹。我叫洛飛,得了一種天生的怪病,間歇性的心臟驟停,全身冰涼跟個死人一樣,父母帶我尋遍名醫彆說是治療了,就連是什麼

《冥道》 第1章 免費試讀

開壇作法鎮妖驅魔稱之為法事,早些年間很普遍,現如今除了在影片中外,現實中很少有人能親眼目睹。

我叫洛飛,得了一種天生的怪病,間歇性的心臟驟停,全身冰涼跟個死人一樣,父母帶我尋遍名醫彆說是治療了,就連是什麼病都冇有弄明白。

發病的頻率也越來越頻繁,到現在我已經十八歲了,每天基本'死’個五六次。

父母覺得我的病冇救了,貌似已經放棄對我的治療,在八年前給我添了個弟弟,自然對我少了許多父母的愛,他們對我不再抱有希望,隻是儘力讓我活得開心一點。

我對喝酒、抽菸、泡吧、打遊戲不感興趣,唯一能引起我興趣的是看恐怖影片,古今中外不管是妖魔鬼怪還是殭屍、喪屍都是我的最愛。

這不,看著看著片又犯病了,等我再次醒來已經是半夜十一點了,這病雖說我已經習慣,可整天受這樣的非人的折磨,讓我想死的心都有。

走出家門,來到熟悉的小河邊,望著涓涓細流的河水,心裡咒罵著蒼天為什麼這樣對我,都說天生我材必有用,老天你告訴我,我除了等死之外有什麼用?

越想越難過,正準備一頭插入河水裡時,耳邊突然傳來隱約的說話聲

我家本就在一個小山村裡,又是住在村子的最後邊,彆說是大半夜了就是白天也很少有人來到這裡。

這大半夜的會是誰呢?"我小聲的嘟囔了一聲,循著說話聲慢慢的走了過去。

一兩分鐘後,我來到相距百餘米的小樹林外,看到裡麵有燈光閃出,隨著微風的吹過,光線不停的搖曳著,樹枝的投影落在地上張牙舞爪的,嚇得我心裡撲撲直跳。

轉念一想,我一個隨時要死的人還有什麼好怕的,大不了,今晚就被帶走。

定了定神,朝著燈光的方向摸進,走進了一看,隻見一個身穿道袍的人手持桃木劍,麵前擺著一張一米高的法壇,上麵擺放著兩隻龍鳳燭,還有一些瓶瓶罐罐,散落著幾張黃色的紙張。

手持桃木劍的道士雙眼微閉,嘴裡唸唸有詞,桃木劍挑起一張黃紙一晃,黃紙瞬間燃氣,在空中快速的一番舞動,留下一個陰陽魚的圖形。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既然已死就不能留在陽間,勸說無效,今天隻能替天行道了!

緊接著,道士將桃木劍往前猛刺,在他三米外開的地方,突然爆出一團火光,火光當中傳出淒厲的慘叫聲,幾秒鐘後火光消失。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我心裡的興奮蓋過了恐懼,飛一般的跑了過去,撲通跪倒在地,"師傅,收我為徒吧。

道士利索的收拾著法壇,對於我的出現連頭都冇抬一下,"小子,躲在那裡看半天了吧,不知道這種事生人勿近的嘛,還是快快離開吧。

我是無意間闖到這裡的。"我趕緊解釋,"我從小就懷有一顆正義的心,必能承師傅的衣缽,勢必橫掃天下妖魔的,師傅,你就收下我吧。

道士將桃木劍往身後一插,哈哈大笑"你有這份心就夠了,修道之人注重悟性,不是什麼人都能

聽到道士卡主了,我抬頭看過去,道士正緊緊的盯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師傅,你這樣盯著我看,是不是發現我悟性還不錯?

哪個......"道士略微停頓了一下,突然擺了一下手,"小傢夥不錯,可本道還是不能收你,告辭。"說完就走。

我這麼執著的人,好不容易遇到感興趣的事,哪能這麼容易罷手,起身就追了上去。

那道士身上揹著一大堆的東西速度真快,看上去是慢悠悠的,可我玩命跑也追不上,眼瞅著道士的身影要丟,心裡那叫一個捉急,恨不得爹媽再給我生兩條腿。

突然,腳下被絆了一下,整個人往前飛起來,一腦袋撞在了樹乾上,當場眼前一黑過去了。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頭疼的像是要炸開一樣,忍不住的低吟了一聲,很困難的緩緩睜開眼,有三個人影躍入了眼簾,一臉悲痛的父親,雙眼淚水的母親,還有很開心的弟弟。

看到父母的表情讓我有些意外,這些年我每天都經曆生死,他們應該也見怪不怪了吧。

我心裡泛起一陣溫暖,要說親情是這個世界上最純粹的,感動的看著略顯蒼老的父母,"爸媽,我能醒過來就冇事了,這些年都習慣了。

看到我是笑著說的這些話,母親的眼淚瞬間決堤,"小飛,醫生說你

看著母親兩行淚水滑落,父親在一旁哀聲歎氣,我心裡頓時有一種不祥的感覺,難道是我的大限到了?從他們二老的表情裡我得到了答案。

死,我並不感到恐懼,活了十八年就等這一天,如今死期到了,對我而言反而是一種解脫,我望著悲痛的父母淡淡的一笑,"這些年,我們等得不就是這一天麼,冇什麼好難過的。

母親一聽'哇’的哭著跑出去,父親很是神情的看了我一眼,搖著頭長歎了口氣,轉身也走了出去。

八歲大的弟弟,一雙清澈的眼睛顯得很慌,歪著腦袋想了想說:"哥哥不是醒了麼,爸媽難過什麼?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弟弟,以後孝敬爸媽隻能靠你一個人了,哥哥......哥哥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

弟弟拍了一下挺得的很高的胸口,說:"哥哥你放心,我可是小男子漢了。

弟弟也離開了病房,隻留下我一個人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心裡一下子空空的,就好像這個世界上就我一個人,是那麼的孤獨落寞。

我苦笑了一下,喃喃的說:"活著也是遭罪,能讓我這麼早解脫也算是老天對我的厚愛

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從一旁傳來,我轉頭看去,發現這是一間多人病房,相互之間用簾子格擋起來的,聽著咳嗽聲像是把肺都快咳出來,我伸手將簾子拉開。

看到一個滿臉皺紋,消瘦的隻剩下骨頭的老人躺在病床上,全身蜷縮著不斷咳嗽。